◤奇情档案◢移花接木(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移花接木(下) 作者:雅蒙

    徐裕兴望着眼前自称是生父的赖建,不能一口否定对方搞错或说谎。只听赖建笑说:“你不要看我是老粗,我也有看报纸的,我知道现在科学厉害,检查血液就可以查出孩子是不是这个老子生的。我们可以去检查血液呀。”



    赖建很有信心眼前这年轻有为的公司老板是自己的儿子,他有证据。他想起了28年前的往事。那时不务正业的他与王丽瑶半同居,王丽瑶只是个理发女郎,收入不够他花用。

    但是他钱来自有方,因为一名漂亮的同性恋男子徐玉荣爱他,心甘情愿的给钱他花用。赖建是在下层社会长大的,恁动物本能生活,没有善恶是非观念。对他来说从一个男人身上拿到钱用是生活方式之一而已。

    这时王丽瑶怀孕了,原本他是叫她打掉的。但这时他出了事连夜逃跑,江湖谣传他死了。

    徐玉荣比王丽瑶还要伤心。本来这一男一女是“情敌”互相讨厌,但这时却同病相怜讲和了。徐玉荣多情的要为情郎留下血裔,他劝王丽瑶生下孩子,他愿意成为孩子的父亲,这也解决了他本身的苦恼——老祖母的催婚。

    他更对王丽瑶说,只要生下孩子,徐家会给她一笔钱的。如果她有意与他假结婚更好。王丽瑶也不是善类,她高兴的答应。

    徐家的老祖母相信了,高兴极了,马上择日要为他们完婚,谁料到车祸夺去了徐玉荣的命,但是老祖母决意要留下王丽瑶腹中的孩子,徐家相信这是徐玉荣的遗腹子。这一切就由徐玉荣的同胞双生姐姐徐美珠安排。王丽瑶拿了钱也就走了。

    赖建是在几个月前才与王丽瑶重逢,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久他在报纸上看到了徐裕兴结婚的消息,才知道这名送了给徐家的儿子如今很有钱。赖建大喜,认为上天给了他一条花之不尽的大财路。

    毫无血緣关系

    赖建打量徐裕兴说:“你看我们两个人的样子,就知道我们是父子。”

    徐裕兴也疑惑,但是他不知要如何解决。他立即打电话给妻子,他知道施丽比自己足智多谋。

    施丽冷静的说:“这个赖建是个坏人,他胡说八道,别相信他。不过你可以答应他,验证你与他的血液,叫他死了这条心。”

    施丽赶来,帮忙丈夫处理这件奇事。赖建在血液分析所还得意洋洋对徐裕兴说:“多几天你就会心甘情愿叫我爸爸。”

    施丽却冷笑:“你别作梦了。证明不是的话,我就报警抓你。”

    3天后,赖建没有出现在血液分析所,护士笑说:“他早就来探听了,我们再三跟他说,他与徐先生毫无血统关系,他才狼狈的走了。”

    施丽微笑对丈夫说:“你现在可以放心了,你没有这样烂的父亲。”

    7个月后,施丽生下了一名大白胖儿子,徐裕兴笑到见牙不见眼。但最高兴的是他的姑姑徐美珠。她含泪再三说:“徐家好不容易有一个男儿呀。”

    徐家大摆姜酒庆祝男婴弥月之喜。那一晚施丽对丈夫说:“我给你一样礼物,是我在生产医院叫医生为我做的。姑姑肯定是如假包换的徐家人,我就叫医生帮我分析姑姑与我们小宝贝的血液,检验书证明小宝贝与姑姑是血亲,这就证明你是徐家人,才会传下真正徐家的种,不要再瞎疑心了。”

    徐裕兴心中是高兴这铁一般的证明,感激妻子的体贴,但还是讪讪笑说:“我没有疑心,你别乱讲,叫姑姑听到不开心。嗯,这份证明书送给姑姑,她一定高兴。”

    赖建后来找到了王丽瑶,痛打她一顿,骂道:“你以前背着我偷人,还硬赖那个野种是我的!我看你跟什么人有的你都搞不清。贱货!”

    赖建与王丽瑶再也没有想到,徐裕兴不是他们的孩子,却也不是徐家的亲骨肉。为什么徐裕兴与施丽会生下真正的徐家亲骨肉,血液证明新生男婴与老姑姑是血亲。因为施丽是徐家的女儿。

    留下徐家血肉

    当徐玉荣说王丽瑶有了他的孩子,他的双生姐姐第一个不信。

    徐美珠明白弟弟是什么样的人。她严厉的盘问,软弱的徐玉荣终于坦诚一切。没想到徐玉荣会车祸去世,徐美珠更不能说破,怕老祖母伤心绝望而死。她只有将错就错叫王丽瑶生下孩子交给她。

    徐美珠比弟弟精明厉害得多,她不甘愿徐家的财产落入“野种”手中,尤其他们是成心欺骗。徐美珠想:“我也能生下徐家的后代。”这个念头愈来愈诱惑她。

    终于她想到一个大胆怪异的计划,她去找皮条客介绍男人给她,自称是丈夫不能生育的女人要借种。她心理上与弟弟一样是同性恋,但是生理上她可以生下孩子。为了留下真正的徐家血肉,性格坚强的徐美珠不惜一切完成心愿。终于由一个不知名的男人为她留下了种子。

    徐美珠的计划是如果自己生下了儿子,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换掉王丽瑶交来的儿子,相差几个月大,外人不会发现其中有诈。但事情更加复杂,王丽瑶真的生下一名儿子,但这名婴儿却夭折了,也许是生父赖建留下了先天的疾病。

    徐美珠急了,因为她还未生下孩子。她立即买了一名男婴冒充,等她生下自己的孩子才照原本计划移花接木。

    但是天不从她所愿。徐美珠生下的是女儿,就是后来的施丽。徐美珠没有办法了,她只有留下她购买回来的男婴永远当徐裕兴了。

    徐美珠不是容易认输的人,她又有计划,她让自己的密友施小姐养大施丽,然后她要徐裕兴与施丽结婚,生下的后代仍然是真正的徐家骨肉。

    徐美珠很容易说服施丽接受徐裕兴的感情。她告诉施丽真相。她说:“你是真正的徐家人,你愿意徐家偌大的家财永远落入别人手中吗?”

    施丽不愿意。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