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眾混淆紅橙黃綠區 沙白安南不見遊客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公眾混淆紅橙黃綠區 沙白安南不見遊客 

(吉隆坡24日訊)雪州遍布紅橙黃,沙白安南縣是唯一綠縣,新增確診病例還是高居不下,而且又是有條件行動管制令的州屬,跨縣跨州須向警方申請批准信,不只是吸引外州遊客有難度,連州內遊客也未見蹤影。



根據國家安全理事會宣布的“旅遊泡泡”標準作業程序(SOP),允許民眾從疫情綠區跨州跨縣往另一個綠區旅遊,若旅遊需經黃區、橙區和紅區,必須要先向警方提呈申請,途中不能停留在黃區、橙區和紅區,公眾也禁止進入強化管制區。

旅遊景點冷清清


據悉,從衛生部、雪州衛生局,包括在“MySejahtera”中,對雪州紅橙黃綠區遍布的訊息各有不同,劃分也是以整個縣為主,讓公眾備感混淆,無法分得清雪州紅橙黃綠區的所在地。

在雪州,目前唯一綠的應只有沙白安南,瓜拉雪蘭莪和烏魯雪蘭莪縣中仍有黃區,期間曾在黃橙之間浮動,其餘是紅區。

即使是沙白安南屬於綠區,但在雪州新增確診病例還是高居不下的情況下,連本地遊客也不見蹤影。

雪州各相關領域接受詢問時,對於旅遊泡泡政策的看法各異,有者認為應開放綠區旅遊,吸引本地遊客。

有者認為目前雪州疫情嚴重,應以抗疫為前提,一些地區暫時不鼓勵遊客來到,尤其是一些紅區,也擔心遊客帶來疫情問題。

在最近數個月來,尤其是隨着雪州執行有條件行動管制令迄今,在旅遊方面是有所限制,因跨縣跨州需要提呈申請,又擔心違例接獲1000令吉的罰單,非公事出門的人數非常少。

吉膽島和五條港也還在“封島”當中,目前已進行收割稻米的適耕庄一帶,也未見本地遊客人潮,包括瓜雪、烏冷、烏雪一帶的旅遊景點,例如螢火蟲、天空之鏡、河流休閑區、熱水湖、瀑布區等,也是冷冷清清,未見有人潮。

他們認為,旅遊、藝術和文化部在推動旅遊泡泡時,應與雪州政府、雪州旅遊局和各相關行業討論,如何推動綠到綠的計劃,在推動本地旅遊上帶來實際上的效果。

有者說,雪州如今的疫情相當嚴重,尤其是其中涉及一些外勞感染群,加上目前還實施着有條件行動管制令,要推動雪州旅遊業和吸引外州遊客來到還是有一些難度。

“目前,最重要的還是當局要如何執行綠到綠旅遊的標準作業程序,尤其是在雪州遍布紅黃橙區的情況下。”

“要跨州跨縣需要向警方申請,一些公眾怕疫情也怕麻煩,又擔心不小心違例接1000令吉罰單,如今行情不好,相信也會讓不少人無心花費在旅遊上。”

武吉免登區附近一處建築工地出現確診病例而被劃為紅區,以致整個武吉免登都受到波及。 (檔案照)

許來賢:將商綠到綠旅遊泡泡政策 

掌管雪州旅遊、環境、綠色科技及原住民事務的雪州行政議員許來賢說,他將會在和旅遊、藝術和文化部舉行視訊會議時,討論從綠到綠的國內旅遊泡泡政策。

他接受《中國報》記者電訪時說,州政府贊成國內旅遊的開放,尤其是綠區到綠區,但因雪州其他地區還是屬於紅橙黃中,因此標準作業程序還是必須要嚴加執行。

他指出,目前,雪州是在有條件行動管制令的州內,因此在綠區的旅遊開放,不只是在於來自綠對綠的跨縣跨州,其中包括涉及到相關的標準作業程序。

他說,儘管當局已宣布了相關的標準作業程序,但還是有許多細節必須要進一步鑒定,包括旅遊相關領域的開放、如何執行等。

他說,在雪州的紅橙黃綠等的分布,無論是在衛生部、雪州衛生局和警方等的說詞,都會有一些差別,包括在“My Sejahtera”中也有所不同。

“衛生部或國家安全理事會等,並沒有傳達一些比較明確的訊息給民眾,相信許多人也摸不清楚紅橙黃綠區的真正所在區。”

衛生部以縣來劃分紅橙黃綠區 

雪州政府之前不贊同把整個雪州都列入執行有條件行動管制令,包括把整個縣都劃分在紅區之中。

許來賢說,儘管雪州的新增確診病例增加,但都是發生在一些感染群區,沒有散布到整個縣,情況受到控制。

他說,雪州的各縣面積相當大,不是整個縣都面對疫情問題,衛生部直接把整個縣列為紅橙黃綠,而不是以發生感染群的地區劃分。

他指出,由於當局直接以縣來劃分紅橙黃綠,也讓一些人誤以為整個縣都面對疫情問題。

“在雪州,綠區目前只是沙白安南,被列為黃的只有烏魯雪蘭莪和瓜拉雪蘭莪,其他的都是紅區。”

吉隆坡幾乎只有紅黃橙,也沒有綠區可供公眾越州越縣來旅遊。 (檔案照)

訊息不明確

適耕庄旅遊發展協會會長兼適耕庄區州議員黃瑞林

“旅遊泡泡”標準作業程序宣布不到位,沒有帶出明確的訊息給民眾,遊客也分不清雪州的紅橙黃綠所在地。

中央政府在“旅遊泡泡”的標準作業程序也是相當含糊,民眾不了解在雪州有哪一些地區屬於可旅遊的綠區。

沙白安南是雪州唯一的綠區,但中央政府在雪州執行有條件行動管制令時,也把沙白安南列入其中,以致沙白安南包括適耕庄在內,旅遊業面對限制。

適耕庄目前是稻田收割期,若是根據往年的情況,目前是當地旅遊的高峰期,也是最多遊客來到適耕庄看稻米收割的季節。

但如今來到適耕庄,也是冷冷清清,沒有見到遊客,讓許多商家感到相當無奈。

目前,許多旅遊相關的行業都要縮緊腰帶,節省開支和成本,也不知“寒冬”會維持到何時。

先努力抗疫

新古毛區州議員李繼香

雪州還是在有條件行動管制令之下,所以要跨縣跨州都要遵守標準作業程序,本地人也應該很少會出門遊玩。

我認為目前大家的焦點還是在要共同抗疫的努力上,旅遊方面的推動應延後再談,避免再出現另一波的疫情。

在管制令下,旅遊活動也無法進行,不少公眾都擔心疫情,尤其是一些人潮的來到,會引起疫情的傳播。

還有遊客來

吉膽島村長蔡全智

目前,不能說是封島,主要還是看港務局方面是否允許外島人入島。

我們目前也是對允不允許外人進島一事感到頭痛,因為在期間,還是可見到一些外來的遊客進島,有部分也是聲稱有信件允許等。

我們在這段期間是有看到一些本地遊客來到,但人數不多,也沒有住宿,在當天就離開。

一些原本居住在島上的年輕人,有者已搬到巴生一帶居住,身分證地址也更換到巴生,有者不能回島來探望父母,致電詢問我要如何是好,但這只是其中很少數。

由於巴生一帶是紅區,為了控制疫情,暫時不鼓勵居住在巴生一帶的人回島,也不鼓勵遊客來島上遊玩。

我們是認為等到疫情好轉時,才開放旅遊會更加理想。

隆只有紅黃橙區

吉隆坡幾乎只有紅黃橙,也沒有綠區可供公眾跨州跨縣來旅遊。

截至11月24日,吉隆坡區共有90宗新增確診病例,其中出現一些建築工地感染群。

根據衛生部數據,吉隆坡都是紅橙黃區,包括武吉免登區也是其中一個紅區。

各相關領域在接受詢問時,促請當局重新檢討紅橙黃綠區的劃分,應該明確列出感染群地點,不應把整個地區列在紅橙黃區中。

他們說,吉隆坡尤其是武吉免登一帶一向都是旅遊區,從3月迄今,不只是阿羅街、茨廠街一帶面對沒有遊客、冷清清的情況,市中心一帶的購物廣場也沒有人潮。

他們指出,從購物廣場到各在過去以觀光客為主的地區,商家都面對生意量削減的情況,介於60%至70%之間。

他們說,在往年的11月、12月,尤其是在學校假期,有不少外州遊客會來到吉隆坡,但如今不只是外國遊客不能來,外州遊客都沒有,連外籍人士也很少見,只能靠本地人支撐。

“即使是到了11月,本地人潮還是很少,整個市場還是慘淡,買氣和人氣還是無法提升。”

他們重申,當局宣布綠到綠的旅遊泡泡,相信吉隆坡區不會是其中受惠的地區。

“以當局目前如此的劃分紅橙黃區,也不知吉隆坡何時才會出現綠區。”

生意量狂跌

吉隆坡武吉免登小販商聯合工會主席薛富豐

在當局所宣布的旅遊泡泡計劃中,要開放吉隆坡的旅遊,幾乎是不大可能,主要是
吉隆坡幾乎都是紅區。

就好比武吉免登區,雖然最近有一些確診病例是來自於附近的一處建築工地,也有一個建築工地感染群,但當局卻把整個武吉免登區都劃為紅區,以致整個武吉免登都受到波及。

我們認為即使是在武吉免登,也不是整個地區都有確診病例,當局應該要列出真正發生的地區,而不應該把整個地區都列為紅區。

包括阿羅街、購物廣場一帶,逛街的人數已減少很多,據悉一些購物廣場的商店在晚上8點就關門。

隨着遊客的止步,阿羅街一帶從3月迄今,商家的生意量已狂跌了80%。

我曾和其中一間食肆商家閑聊時被告知,在疫情之前,其收入1天是4000令吉,如今只剩下1000令吉,生意量削減非常多。

隨着當局宣布可營業至午夜12時後目前到來光顧的人潮是有些增加,但一些商家選擇提早營業,包括做午市的生意。

隆市冷清清

吉隆坡小販商業公會主席拿督洪細弟

旅遊部早在半年前就應該要推動旅遊泡泡,現在才來推動旅遊泡泡,似乎是有一些慢半拍。

希望能早日開放旅遊,吸引一些外州遊客來到吉隆坡,但以吉隆坡現在不是紅區就是黃區的情況下,要開放綠到綠的旅遊應該是比較困難。

從10月迄今,隆市一帶都是冷冷清清,包括茨廠街、何清園、一些大型購物廣場,也不見多少逛街人潮,買氣也非常低。

由於目前經濟不景氣,許多人10月開始攤還銀行貸款,手上的現金都不大敢用在消費方面,造成市場的現金流動非常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是否贊同提高違反SOP罰款?
158 votes · 158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