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混淆红橙黄绿区 沙白安南不见游客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公众混淆红橙黄绿区 沙白安南不见游客 

(吉隆坡24日讯)雪州遍布红橙黄,沙白安南县是唯一绿县,新增确诊病例还是高居不下,而且又是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的州属,跨县跨州须向警方申请批准信,不只是吸引外州游客有难度,连州内游客也未见踪影。



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宣布的“旅游泡泡”标准作业程序(SOP),允许民众从疫情绿区跨州跨县往另一个绿区旅游,若旅游需经黄区、橙区和红区,必须要先向警方提呈申请,途中不能停留在黄区、橙区和红区,公众也禁止进入强化管制区。

旅游景点冷清清


据悉,从卫生部、雪州卫生局,包括在“MySejahtera”中,对雪州红橙黄绿区遍布的讯息各有不同,划分也是以整个县为主,让公众备感混淆,无法分得清雪州红橙黄绿区的所在地。

在雪州,目前唯一绿的应只有沙白安南,瓜拉雪兰莪和乌鲁雪兰莪县中仍有黄区,期间曾在黄橙之间浮动,其余是红区。

即使是沙白安南属于绿区,但在雪州新增确诊病例还是高居不下的情况下,连本地游客也不见踪影。

雪州各相关领域接受询问时,对于旅游泡泡政策的看法各异,有者认为应开放绿区旅游,吸引本地游客。

有者认为目前雪州疫情严重,应以抗疫为前提,一些地区暂时不鼓励游客来到,尤其是一些红区,也担心游客带来疫情问题。

在最近数个月来,尤其是随着雪州执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迄今,在旅游方面是有所限制,因跨县跨州需要提呈申请,又担心违例接获1000令吉的罚单,非公事出门的人数非常少。

吉胆岛和五条港也还在“封岛”当中,目前已进行收割稻米的适耕庄一带,也未见本地游客人潮,包括瓜雪、乌冷、乌雪一带的旅游景点,例如萤火虫、天空之镜、河流休闲区、热水湖、瀑布区等,也是冷冷清清,未见有人潮。

他们认为,旅游、艺术和文化部在推动旅游泡泡时,应与雪州政府、雪州旅游局和各相关行业讨论,如何推动绿到绿的计划,在推动本地旅游上带来实际上的效果。

有者说,雪州如今的疫情相当严重,尤其是其中涉及一些外劳感染群,加上目前还实施着有条件行动管制令,要推动雪州旅游业和吸引外州游客来到还是有一些难度。

“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当局要如何执行绿到绿旅游的标准作业程序,尤其是在雪州遍布红黄橙区的情况下。”

“要跨州跨县需要向警方申请,一些公众怕疫情也怕麻烦,又担心不小心违例接1000令吉罚单,如今行情不好,相信也会让不少人无心花费在旅游上。”

武吉免登区附近一处建筑工地出现确诊病例而被划为红区,以致整个武吉免登都受到波及。 (档案照)

许来贤:将商绿到绿旅游泡泡政策 

掌管雪州旅游、环境、绿色科技及原住民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说,他将会在和旅游、艺术和文化部举行视讯会议时,讨论从绿到绿的国内旅游泡泡政策。

他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说,州政府赞成国内旅游的开放,尤其是绿区到绿区,但因雪州其他地区还是属于红橙黄中,因此标准作业程序还是必须要严加执行。

他指出,目前,雪州是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的州内,因此在绿区的旅游开放,不只是在于来自绿对绿的跨县跨州,其中包括涉及到相关的标准作业程序。

他说,尽管当局已宣布了相关的标准作业程序,但还是有许多细节必须要进一步鉴定,包括旅游相关领域的开放、如何执行等。

他说,在雪州的红橙黄绿等的分布,无论是在卫生部、雪州卫生局和警方等的说词,都会有一些差别,包括在“My Sejahtera”中也有所不同。

“卫生部或国家安全理事会等,并没有传达一些比较明确的讯息给民众,相信许多人也摸不清楚红橙黄绿区的真正所在区。”

卫生部以县来划分红橙黄绿区 

雪州政府之前不赞同把整个雪州都列入执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包括把整个县都划分在红区之中。

许来贤说,尽管雪州的新增确诊病例增加,但都是发生在一些感染群区,没有散布到整个县,情况受到控制。

他说,雪州的各县面积相当大,不是整个县都面对疫情问题,卫生部直接把整个县列为红橙黄绿,而不是以发生感染群的地区划分。

他指出,由于当局直接以县来划分红橙黄绿,也让一些人误以为整个县都面对疫情问题。

“在雪州,绿区目前只是沙白安南,被列为黄的只有乌鲁雪兰莪和瓜拉雪兰莪,其他的都是红区。”

吉隆坡几乎只有红黄橙,也没有绿区可供公众越州越县来旅游。 (档案照)

讯息不明确

适耕庄旅游发展协会会长兼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

“旅游泡泡”标准作业程序宣布不到位,没有带出明确的讯息给民众,游客也分不清雪州的红橙黄绿所在地。

中央政府在“旅游泡泡”的标准作业程序也是相当含糊,民众不了解在雪州有哪一些地区属于可旅游的绿区。

沙白安南是雪州唯一的绿区,但中央政府在雪州执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时,也把沙白安南列入其中,以致沙白安南包括适耕庄在内,旅游业面对限制。

适耕庄目前是稻田收割期,若是根据往年的情况,目前是当地旅游的高峰期,也是最多游客来到适耕庄看稻米收割的季节。

但如今来到适耕庄,也是冷冷清清,没有见到游客,让许多商家感到相当无奈。

目前,许多旅游相关的行业都要缩紧腰带,节省开支和成本,也不知“寒冬”会维持到何时。

先努力抗疫

新古毛区州议员李继香

雪州还是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之下,所以要跨县跨州都要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本地人也应该很少会出门游玩。

我认为目前大家的焦点还是在要共同抗疫的努力上,旅游方面的推动应延后再谈,避免再出现另一波的疫情。

在管制令下,旅游活动也无法进行,不少公众都担心疫情,尤其是一些人潮的来到,会引起疫情的传播。

还有游客来

吉胆岛村长蔡全智

目前,不能说是封岛,主要还是看港务局方面是否允许外岛人入岛。

我们目前也是对允不允许外人进岛一事感到头痛,因为在期间,还是可见到一些外来的游客进岛,有部分也是声称有信件允许等。

我们在这段期间是有看到一些本地游客来到,但人数不多,也没有住宿,在当天就离开。

一些原本居住在岛上的年轻人,有者已搬到巴生一带居住,身分证地址也更换到巴生,有者不能回岛来探望父母,致电询问我要如何是好,但这只是其中很少数。

由于巴生一带是红区,为了控制疫情,暂时不鼓励居住在巴生一带的人回岛,也不鼓励游客来岛上游玩。

我们是认为等到疫情好转时,才开放旅游会更加理想。

隆只有红黄橙区

吉隆坡几乎只有红黄橙,也没有绿区可供公众跨州跨县来旅游。

截至11月24日,吉隆坡区共有90宗新增确诊病例,其中出现一些建筑工地感染群。

根据卫生部数据,吉隆坡都是红橙黄区,包括武吉免登区也是其中一个红区。

各相关领域在接受询问时,促请当局重新检讨红橙黄绿区的划分,应该明确列出感染群地点,不应把整个地区列在红橙黄区中。

他们说,吉隆坡尤其是武吉免登一带一向都是旅游区,从3月迄今,不只是阿罗街、茨厂街一带面对没有游客、冷清清的情况,市中心一带的购物广场也没有人潮。

他们指出,从购物广场到各在过去以观光客为主的地区,商家都面对生意量削减的情况,介于60%至70%之间。

他们说,在往年的11月、12月,尤其是在学校假期,有不少外州游客会来到吉隆坡,但如今不只是外国游客不能来,外州游客都没有,连外籍人士也很少见,只能靠本地人支撑。

“即使是到了11月,本地人潮还是很少,整个市场还是惨淡,买气和人气还是无法提升。”

他们重申,当局宣布绿到绿的旅游泡泡,相信吉隆坡区不会是其中受惠的地区。

“以当局目前如此的划分红橙黄区,也不知吉隆坡何时才会出现绿区。”

生意量狂跌

吉隆坡武吉免登小贩商联合工会主席薛富丰

在当局所宣布的旅游泡泡计划中,要开放吉隆坡的旅游,几乎是不大可能,主要是
吉隆坡几乎都是红区。

就好比武吉免登区,虽然最近有一些确诊病例是来自于附近的一处建筑工地,也有一个建筑工地感染群,但当局却把整个武吉免登区都划为红区,以致整个武吉免登都受到波及。

我们认为即使是在武吉免登,也不是整个地区都有确诊病例,当局应该要列出真正发生的地区,而不应该把整个地区都列为红区。

包括阿罗街、购物广场一带,逛街的人数已减少很多,据悉一些购物广场的商店在晚上8点就关门。

随着游客的止步,阿罗街一带从3月迄今,商家的生意量已狂跌了80%。

我曾和其中一间食肆商家闲聊时被告知,在疫情之前,其收入1天是4000令吉,如今只剩下1000令吉,生意量削减非常多。

随着当局宣布可营业至午夜12时后目前到来光顾的人潮是有些增加,但一些商家选择提早营业,包括做午市的生意。

隆市冷清清

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主席拿督洪细弟

旅游部早在半年前就应该要推动旅游泡泡,现在才来推动旅游泡泡,似乎是有一些慢半拍。

希望能早日开放旅游,吸引一些外州游客来到吉隆坡,但以吉隆坡现在不是红区就是黄区的情况下,要开放绿到绿的旅游应该是比较困难。

从10月迄今,隆市一带都是冷冷清清,包括茨厂街、何清园、一些大型购物广场,也不见多少逛街人潮,买气也非常低。

由于目前经济不景气,许多人10月开始摊还银行贷款,手上的现金都不大敢用在消费方面,造成市场的现金流动非常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赞同提高违反SOP罚款?
75 votes · 75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