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法官之死(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法官之死(下) 作者:雅蒙

這是一起嚴重的命案,因為死者是齊法官,一名生前得罪不少犯人的法官,甚至一些律師也討厭他。



老麥與小雷看到齊法官是死在書房的書桌前。小雷先說:“看來是熟悉人所為,死者根本沒有企圖逃走或反抗。”

老麥點點頭:“最先到現場的警察也說沒有破門而入的跡象。”


他們去找報案的齊法官的長子齊宇談話。齊宇是一名精明的年輕人,他說:“我那時還未睡,在樓上的房間上網,聽到槍聲,有點奇怪,但絕對沒有想到是有人對父親不利。我先去看弟弟,他不在房內,我是擔心他,啊——弟弟是自閉症兒。我下樓看到弟弟在書房外張望。我跑進去一看呆住了,父親倒在書桌前,我大聲叫他,又看到血,知道事情不妙,即刻先打電話給醫院,然後通知媽媽,再通知警方。”

畫出年輕女子

老麥問:“你們沒有看到兇手?”

齊宙不安的說:“弟弟說他看到,但是你知道自閉症兒有時會自己幻想,而且也不能準確的說出是誰行兇。”

老麥微笑:“讓我問問。”

老麥在齊宙的房間找到他,他靜靜的在繪畫。老麥與他談了幾句話,雖然齊宙不回答,但會搖頭或點頭。他發現齊宙完全明白髮生了什麼事。齊宙顯得難過不安,不時問:“媽媽呢,哥哥說媽媽會回來,我要媽媽。”

老麥問:“你知道齊法官發生了什麼事嗎?”

齊宙點頭:“爸爸死了,有人開槍殺他。”

老麥追問:“你看到是誰開槍嗎?”

齊宙沉默一陣,然後小聲問:“你們會怎樣?”

老麥後悔自己這樣答他:“我們會抓兇手,把他關在監獄。”

齊宙就說:“我不想再與你說話了。”

老麥只好叫齊宇來勸。終於齊宙答應把兇手的相貌繪出來。齊宇說:“這樣更好,弟弟有時說話是東一句西一句的,但他繪的人像畫如照片一樣準確。”

誰也沒有想到,齊宙交出的兇手圖像是一個年輕美貌的女人。小雷疑惑問:“會不會是他亂畫的?”

齊宇不滿說:“自閉症兒不會說謊。”

老麥輕輕說:“但是他下意識會明白事情的輕重,我懷疑他在保護一個他喜歡的人。”

不久朱碧妃回來了,老麥問她:“齊法官生前有沒有緋聞?”

她回答:“他不好色,他是正人君子。”

她看了圖片說:“我從沒有看過這個女人。”但是朱碧承認齊宙不會說謊。如果他說兇手是女人就一定是女人。

朱碧妃沒有料到老麥開始懷疑她。老麥很快就知道她與前夫為了次子齊宙鬧翻而離婚的事。

小雷調查後說:“我查到朱碧妃曾經接觸過殺手集團,她最近從銀行戶頭領出一筆錢,剛好是殺手的市價。她還在深夜接到一通奇怪的電話,然後是齊宇通知她齊法官死了。”

老麥沉吟說:“子彈是舊式的,已經沒有人生產了,而且使用的是一種過時的槍械。殺手不會用這種落後的武器。”

他說:“也許齊宙沒有說謊,兇手是一個年輕女人。”

小雷問:“會是朱碧妃嗎?她雖然40歲出頭,但看起來風韻猶存。畫像中是一個美麗的女人。”

不忍拆散母子

手下這時報告:“隔鄰一名老太太說,當時她沒睡,還坐在屋前走廊。也許她看到兇手。”

老麥與小雷即刻過去找白老太。她想一想說:“齊宙沒有騙你,我看到的兇手應該是一個女人。”

小雷給她看齊宙畫的圖像。白老太笑起來:“難為他畫得這麼好,不過,我昨晚沒有看到這個女人,也許太暗了,看不清楚。”

老麥沒想到這麼快就破案。警察先找到一柄老舊的手槍,就在白老太屋後的垃圾桶內。白老太看到了,微笑的聳聳肩承認:“是,是我殺了齊法官。反正你們很快會查明,我否認也沒有用,不想浪費你們的時間。我倒沒有想到齊宙看到我走出去,這小子有良心,懂得維護我。”

小雷說:“誰會想到這名自閉兒會說謊。他繪的是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他要引我們走入歧途。”

白老太卻小聲叫起來:“喂,handsome boy,別亂冤枉齊宙,他不會說謊,他也沒有說謊,畫像中那個女人是我,我現在是又老又丑,但我以前也年輕美貌過,你們不信,進去看看,我前幾天才掛上這張照片,齊宙下意識不想出賣我,但是他又不會撒謊,他就交出這張圖像,畫得真好,比照片還要好。”

老麥問:“你為什麼殺齊法官?”

白老太嘆息:“我要防止一個難以收拾的悲劇與慘劇。我有兩個殺齊法官的理由,一個我能說,另一個打死我也不說。能說的原因是,我同情齊太太,疼愛齊宙,也喜歡齊宙這小子。齊法官不能這樣殘酷分開齊宙母子,齊宙需要媽媽。齊法官不能為了自己要面子否認兒子是自閉兒的事實。因為他的自私,齊宙吃了很多苦頭,他需要正確的治療與引導。我不忍心看齊太太與齊宙痛苦。唯一的方法,只有除去齊法官。我老伴生前也是這麼說的。”

白老太不能向警方說的另一個理由才是真正的理由。她一弄清齊太太已經聘請了職業殺手,她只有先下手為強,自己先殺了目標。她是為了保護齊太太母子三人,也是向齊太太報答多年來承蒙她照顧的恩惠。白老太知道如果是殺手除去齊法官,警方儘早會找出原因,那時齊太太就要入獄,齊宙會交由福利部照顧,齊家就真正家破人亡了。白老太不忍心看到三個好人有如此悲慘的遭遇。反正她也老到不想活下去了。

也許老麥明白白老太的用心良苦,他結案不再查下去了。他相信齊法官也希望如此,齊法官是愛護他的兒子的,如果他不在了,他會願意由前妻照顧齊宙。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是否贊同提高違反SOP罰款?
91 votes · 91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