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法官之死(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法官之死(下) 作者:雅蒙

这是一起严重的命案,因为死者是齐法官,一名生前得罪不少犯人的法官,甚至一些律师也讨厌他。



老麦与小雷看到齐法官是死在书房的书桌前。小雷先说:“看来是熟悉人所为,死者根本没有企图逃走或反抗。”

老麦点点头:“最先到现场的警察也说没有破门而入的迹象。”


他们去找报案的齐法官的长子齐宇谈话。齐宇是一名精明的年轻人,他说:“我那时还未睡,在楼上的房间上网,听到枪声,有点奇怪,但绝对没有想到是有人对父亲不利。我先去看弟弟,他不在房内,我是担心他,啊——弟弟是自闭症儿。我下楼看到弟弟在书房外张望。我跑进去一看呆住了,父亲倒在书桌前,我大声叫他,又看到血,知道事情不妙,即刻先打电话给医院,然后通知妈妈,再通知警方。”

画出年轻女子

老麦问:“你们没有看到凶手?”

齐宙不安的说:“弟弟说他看到,但是你知道自闭症儿有时会自己幻想,而且也不能准确的说出是谁行凶。”

老麦微笑:“让我问问。”

老麦在齐宙的房间找到他,他静静的在绘画。老麦与他谈了几句话,虽然齐宙不回答,但会摇头或点头。他发现齐宙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齐宙显得难过不安,不时问:“妈妈呢,哥哥说妈妈会回来,我要妈妈。”

老麦问:“你知道齐法官发生了什么事吗?”

齐宙点头:“爸爸死了,有人开枪杀他。”

老麦追问:“你看到是谁开枪吗?”

齐宙沉默一阵,然后小声问:“你们会怎样?”

老麦后悔自己这样答他:“我们会抓凶手,把他关在监狱。”

齐宙就说:“我不想再与你说话了。”

老麦只好叫齐宇来劝。终于齐宙答应把凶手的相貌绘出来。齐宇说:“这样更好,弟弟有时说话是东一句西一句的,但他绘的人像画如照片一样准确。”

谁也没有想到,齐宙交出的凶手图像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女人。小雷疑惑问:“会不会是他乱画的?”

齐宇不满说:“自闭症儿不会说谎。”

老麦轻轻说:“但是他下意识会明白事情的轻重,我怀疑他在保护一个他喜欢的人。”

不久朱碧妃回来了,老麦问她:“齐法官生前有没有绯闻?”

她回答:“他不好色,他是正人君子。”

她看了图片说:“我从没有看过这个女人。”但是朱碧承认齐宙不会说谎。如果他说凶手是女人就一定是女人。

朱碧妃没有料到老麦开始怀疑她。老麦很快就知道她与前夫为了次子齐宙闹翻而离婚的事。

小雷调查后说:“我查到朱碧妃曾经接触过杀手集团,她最近从银行户头领出一笔钱,刚好是杀手的市价。她还在深夜接到一通奇怪的电话,然后是齐宇通知她齐法官死了。”

老麦沉吟说:“子弹是旧式的,已经没有人生产了,而且使用的是一种过时的枪械。杀手不会用这种落后的武器。”

他说:“也许齐宙没有说谎,凶手是一个年轻女人。”

小雷问:“会是朱碧妃吗?她虽然40岁出头,但看起来风韵犹存。画像中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不忍拆散母子

手下这时报告:“隔邻一名老太太说,当时她没睡,还坐在屋前走廊。也许她看到凶手。”

老麦与小雷即刻过去找白老太。她想一想说:“齐宙没有骗你,我看到的凶手应该是一个女人。”

小雷给她看齐宙画的图像。白老太笑起来:“难为他画得这么好,不过,我昨晚没有看到这个女人,也许太暗了,看不清楚。”

老麦没想到这么快就破案。警察先找到一柄老旧的手枪,就在白老太屋后的垃圾桶内。白老太看到了,微笑的耸耸肩承认:“是,是我杀了齐法官。反正你们很快会查明,我否认也没有用,不想浪费你们的时间。我倒没有想到齐宙看到我走出去,这小子有良心,懂得维护我。”

小雷说:“谁会想到这名自闭儿会说谎。他绘的是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他要引我们走入歧途。”

白老太却小声叫起来:“喂,handsome boy,别乱冤枉齐宙,他不会说谎,他也没有说谎,画像中那个女人是我,我现在是又老又丑,但我以前也年轻美貌过,你们不信,进去看看,我前几天才挂上这张照片,齐宙下意识不想出卖我,但是他又不会撒谎,他就交出这张图像,画得真好,比照片还要好。”

老麦问:“你为什么杀齐法官?”

白老太叹息:“我要防止一个难以收拾的悲剧与惨剧。我有两个杀齐法官的理由,一个我能说,另一个打死我也不说。能说的原因是,我同情齐太太,疼爱齐宙,也喜欢齐宙这小子。齐法官不能这样残酷分开齐宙母子,齐宙需要妈妈。齐法官不能为了自己要面子否认儿子是自闭儿的事实。因为他的自私,齐宙吃了很多苦头,他需要正确的治疗与引导。我不忍心看齐太太与齐宙痛苦。唯一的方法,只有除去齐法官。我老伴生前也是这么说的。”

白老太不能向警方说的另一个理由才是真正的理由。她一弄清齐太太已经聘请了职业杀手,她只有先下手为强,自己先杀了目标。她是为了保护齐太太母子三人,也是向齐太太报答多年来承蒙她照顾的恩惠。白老太知道如果是杀手除去齐法官,警方尽早会找出原因,那时齐太太就要入狱,齐宙会交由福利部照顾,齐家就真正家破人亡了。白老太不忍心看到三个好人有如此悲惨的遭遇。反正她也老到不想活下去了。

也许老麦明白白老太的用心良苦,他结案不再查下去了。他相信齐法官也希望如此,齐法官是爱护他的儿子的,如果他不在了,他会愿意由前妻照顾齐宙。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强制外劳戴手环,可遏制外劳传播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