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旅游团全喊卡 预算案没受惠 导游沦为疫情孤儿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旅游团全喊卡 预算案没受惠 导游沦为疫情孤儿

    (吉隆坡9日讯)“我们宛如被遗忘的孤儿!”



    一场疫情的爆发,造成各行各业遭受前未所有的连锁性打击,尤其旅游业更是受重击,其中导游从1月尾至2月中开始失业至今,即使曾于行动管制令放宽后可迈向本地旅游团,奈何全国多个州属再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而被迫喊卡!

    许多旅游景点已纷纷进入“冬眠期”的状态。

    雪隆一带的导游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纷纷大吐苦水,原本对2021年财政预算案是抱着期待,岂料却无法受惠而失望不已,犹如被人遗忘孤儿。

    他们指出,导游是自由工作者,政府虽宣布人民可提取公积金第一户头500令吉存款,可是导游是无法从户头提钱度难关。

    他们指出,在政府尚未开放入境的情况下,唯一生存希望是主攻本地团,岂料全国多个州属都已陆续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

    “2020年是大马旅游年,我们很多都很寄予厚望在今年全面冲刺,可是却被这场新冠肺炎疫情打击!”

    他们也坦言,即使政府曾宣布每名导游可申请600令吉的补贴,不过因当局没有很详细的发布资讯,让很多导游无法申请。

    也有导游指出,导游毕竟要维持生计养家,只能转换跑道当起电召车司机和网卖生意等。

    在没有收入来源的情况下,许多旅行社和旅游公司都面对要支付员工薪水和旅行巴士需要支付贷款的困境。

    自由工作者没保障
    ★导游蔡宗保

    我们是自由工作者,没有社会保障,包括公积金,所以完全是靠自己。

    我在导游已有接近30年经验。

    其实年轻导游转行会比较容易,可是反观40岁以上的导游,试问谁要聘请呢?

    以我为例,我目前就是和部分同行一样当起电召车司机,起码有饭吃,否则如何应付生活呢?

    我其实对预算案没有很大的期望,我们也看到政府即使派钱,也没有派到给我们。

    不知政府到要如何协助旅游业为持续下去,很多旅游业者其实是很生气,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其实旅游业的贡献并不少,甚至是三甲之内。

    一旦疫情全面解决后,我们旅游业怎办呢?是否真的出现没有导游和酒店的情况呢?

     

    导游没公积金福利
    ★旅游业者李淑君

    丈夫是名导游,很多导游其实在1月尾已陆续停工至今,导游是不受劳工部所控制而属自由工作者来接团,也没有公积金,政府宣布的提取存款也无法受惠。

    疫情爆发不久后,虽有宣布每名导游可申请一次性600令吉的补贴,可是旅游局并没有很详细的资讯让大家知道如何申请,所以很多导游都无法申请到。

    导游都需依时更新导游牌证,而且必须付费上课,今年因疫情况关系,导游已失去收入,加上没有获得政府资助,导游还是要更新导游牌证而需自掏腰包上网课。

    导游也有向旅游局咨询是否有任何援助,不过却出现意向不明显和模糊的答复。

    数天前的财政预算案终出炉,可是对导游们是没有援助,即使他们目前已失业,可是并非正规员工而无法享有福利。

    旅游业其实一开始就受到重创,一些导游的薪水也被扣押数个月。

    基于疫情的大浪打来,许多国内外游行团都全面喊停。 (照片李淑君提供)

    政府没给补贴
    ★导游陈甄珍

    我们没有和旅游公司签署雇用合约,所以即使政府在预算案中宣布允许让民众提取公积金第一户头存款,我们也无法受惠。

    我们当时是对2021年财政预算案抱有很大的期待,可是没想到政府也未提及给予我们任何补贴,所以真的很失望。

    我们只是领取过600令吉的补贴,可是这笔钱不够用。

    年头就已开始无法带团出游,我是趋向本地游,当国家在7月陆续放宽管制令时,也有很多以往带外国团的导游纷纷集中本地游和我们分一杯羹,我当时完全接不到任何旅行团。

    我是刚接受训练不久后加入导游领域,原本对2020是大马旅游年而寄予厚望,可是完全没想到会演变到目前的情况。

    因完全零收入只能开始找兼职来维持生活,转向网卖生意。

    无论如何,我真的希望疫情可尽快告一段落,政府也逐步开放入境让外国游客前来。

    国内导游最早失业,至今都无法全面复苏,有者只能转换跑道维持生计。

    国内团都无法开工
    ★导游兼泰星旅游有限公司董事经理陈志强

    我们犹如被人遗忘的孤儿,旅游这领域其实每年都为国家赚取许多外汇,目前更直接受到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的打击,可是却得不到关心。

    原本希望主攻国内团,岂料多个州属却已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就算有接到团都无法开工,我的行程都已多次更改。

    虽然我也接到吉兰丹的旅行团,奈何我无法跨县。

    很多导游唯有转换跑道当起电召车司机,因大家都是要养家维持生计。

    大部分导游其实都没有公积金,更加无法提取第一户头的存款,导游从3月至今只获得政府给予的600令吉导游津贴。

    大家都对预算案有期待,可是却根本帮不到,也无法获得任何福利。

    很多旅行社的休旅车和旅游巴士都在“晒太阳”,即使旅游公司和办公室只能开门进行书面工作,也趁目前的空档时间更新国外的行程表,我们也要未雨绸缪,一旦开放,就可全力以赴。

    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其实我们还得承担员工的薪水,真的很头痛,我也听闻我的同行有购买了20部旅行巴士,目前都面临破产的阶段。

     

    报导:刘淑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