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是不是红区谁人知 范围大资讯模糊 村民不安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是不是红区谁人知 范围大资讯模糊 村民不安

(吉隆坡29日讯)卫生部资讯模糊,向来只听到有确诊消息和救护车进出,不知实际情况,令居住雪州红区居民深感不安,更担心在加影和万津两个地区执行强化管制令后,会轮到本身所居之地。



根据卫生部截至10月28日宣布,雪州有6个县被列为红区, 分别八打灵县、鹅唛县、巴生县、乌鲁冷岳县、瓜拉冷岳县和雪邦县,乌鲁雪兰莪、瓜拉雪兰莪和沙白安南是属于黄区。

截至28日,雪州总共有88宗新增确诊病例,其中35宗是来自现有感染群,33宗是和确诊者有密切接触,以及20宗是来自其他筛检。


根据《中国报》记者向雪州各位于红区的州选区、新村等了解,由于没有实际资料,各县的副县(Mukim)范围相当大,许多都不确定当地的新冠肺炎实际情况,尤其是针对一些发生确诊病例的地区。

虽然一些副县是在红区,但因为在副县中包含多个州选区,范围也很大,许多人民代议士也不知其州选区是不是被纳入红区之中。

各副县的居民、商家和村民反应各异,一些村民和居民是老神在在,觉得感染群距离她们很远,或当地没有感染群,听到有确诊消息的都是在别人的区,感觉执行强管令的可能性不大。

但一些村民和居民则是成了惊弓之鸟,只要见到有救护车出现,或当地有进行消毒,就担心有确诊病例出现。

有部分居民、商家和村民是相当不安,当地有天天都有在盛传有人确诊的消息,但也不知地点在那里,消息的真假等。

一些村民和居民则是见到求护车就“色变”,就以为是有人确诊,也把没有确实的消息上载到社交媒体等,引起当地居民的恐慌。

有部居民、担心和商家是担心执行强管令,因为必竟是在红区之中,除了担心宣布太仓促,影响到生活和工作,又要被困在家中,也有商家担心无法开门营业。

消毒活动在组屋区进行,一些居民也是担心是否有确诊病例的发生。

一些居民还是趴趴走

尽管周遭传出有甘榜、住宅区有人确诊,一些居民也是没有危机感,日常生活也是如常,天天驾着摩哆在新村四处趴趴走,或者是天天上巴刹买菜,或者是三五成群在公园、巴刹或篮球场群聚谈天说地。

虽然警方也频进巡逻和取缔,也有村民因没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包括没有戴口罩而接获罚单,但有部分村民还是如常,村长也多番劝告,但收敛的效果还是有限,劝不听的也大有人在。

在雪州总有6个县是红区,只有3个县是黄区。

■史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

在史里肯邦安一带,许多村民已成惊弓之鸟,尤其是见到我们消毒时,担心是有确诊病例。

由于卫生部在整个新冠肺炎疫情上不够透明,没有把资讯分享给人民代议士,不只是村民,我们身为人民代议士也不清楚地区上的新冠肺炎确诊情况,所得的数据零零星星。

在八打灵县中,确诊数据相当高,可是八打灵县很大,即使是八打灵副县(mukim)的范围也很大,只是觉得非常靠近当地,但不知危险来自那里,许多人都没有安全感。

接获许多村民的询问,特别是针对是否有确诊病例,但因为没有接获卫生部或卫生局消息,也无法对村民说明。

村民只听到消息, 一见到有救护车出现,加上见到救护人员是全幅防护衣,就以为是有人确诊,搞到确诊消息四起,但又不知传的消息是真是假。

除了担心周围有确诊病例,一些村民也担心强化管制令的执行,也担心一旦执行可能也是相当的仓促,无法外出,更无法出外工作。

加影流古路综合车站和商业区落实强化行动管制令,警方设有路障检查车辆。

■双溪毛糯新村村长何淑云

虽然双溪毛糯副县的确诊病例相当高,及被列为红区,但这个副县的范围也是相当大,而且双溪毛糯新村最近也没有什么数据,应该不会执行强管令。

如果是执行强管令的话,这里有很多工厂,影响蛮大,因此相信强管令的可能性也是不高。

由于如今确诊消息在新村天天在盛传,但我每两三天都会向警局跟进新村情况,都被告知新村的情况是相当安全。

从3月18日的管制令开始,常常都在传有人确诊的消息,尤其是见到有救护车出现,就开始传有人确诊,也在社交媒体中贴文,讲到好像真是有人确诊。

实际上,是因为一些村民身体不适,召来救护车送往医院, 不是因为感染新冠肺炎。

我工作的公司总共有6人,之前也传出我公司总共有7人确诊,也让我是啼笑皆非。

村民们一再盛传确诊的假消息,对于新村也是造成很大影响,也没有人敢来,也让一些人以为新村真的是有确诊情况发生。

警方也频有到新村巡逻,也有一些村民曾因没有戴口罩而接获罚单。

我要劝告一些年迈的村民,多逗留在家,没事不要驾着摩哆到处逛,尤其是妇女也不用天天来巴刹。

我也要告村民减少聚集在篮球场、公园或巴刹一带谈天,大家也要保持社交距离,减少群集,之前虽然曾多次劝告,但也没有多少人听取劝告。

居民们只要见到有救护车进出,便担心有人确诊。

■龙溪新村村长李桂安

即使是村民担心目前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但大家也不觉得龙溪一带会落实加强管制令。

即使当局落实强化管制令的话,也应该会在确诊数据较多的地区。

目前只是知道龙溪副县有大约50宗,但因为龙溪副县的范围也相当大,但不知红区到底是涉及那里。

在龙溪新村一带暂时是没有听到有确诊的消息,只是隔离或邻近甘榜是有传来有人确诊的消息,但也不知真假。

虽然龙溪是有确诊病例,但听到好像是拉姆(Labu)副县情况会比较严重。

目前,龙溪新村一带的情况也比较好,应该不会落实强化管制令,即使是当局要在龙溪区落实强管令的话,应该也是在马来甘榜一带。

由于目前的消息也是不清不楚,也造成一些村民也没有一些防疫心态,有些也没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劝告了也不听。

在万达镇州选区,工作人员也在住宅区进行消毒工作。

■无拉港区州议员王诗棋

在我的州选区中,大部分是在乌鲁冷岳县,至于副县,大部分是在蕉赖副县, 只有在钖米山一带是在加影副县。

蕉赖副县范围很大,包括无拉港,虽然蕉赖副县是有确诊病例,但我们不知涉及的地点的位置。

目前,居民们反而不担心强管令,反而是担心住家周围有没有人确诊。

在无拉港州选区暂时没有出现感染群,即使是有确诊病例,都是涉及到其他地区的感染群。

距离无拉港州选区比较靠近的两个感染群是在双溪隆和加影车站感染群。

我们一向来都无法从卫生部或卫生局取得确诊病例的资料,通常都是有人确诊或有居民被隔离的话,就有居民或居协来通知我们,要求我们去协助消毒工作。

强管区也被铁蒺藜围起, 商店无法营业,居民无法外出,更无法出外工作。

■万达镇区州议员嘉玛丽雅

万达镇州选区是位于八打灵县内,是在白沙罗副县,虽然白沙罗副县的累积病例相当高,但范围相当大。

卫生部没有说明副县的确诊情况,不知实际的情况是如何。

在我的选区,除了是一个乌达玛感染群,还一个是跨州议席的Bah Tropicana感染群。

当乌达玛感染群开始出现时,有许多居民询问,担心疫情,但我们没有相关资料,不过如今询问的居民已很少。

目前,许多居民天天在等待卫生部宣布新增确诊病例的新闻、标准作业程序是否有改变、有没有新感染群,也鲜少有人去关心会不会去执行强管区。

在乌达马感染群迄今还是有新增确诊病例,只是我们不知到底是发生在那里,。

当有确诊消息传出后,我们都会在涉及的廉价组屋区协助消毒工作,如果有接获居协求 助,我们也会协助在有确诊病例的公寓进行消毒工作。

 

 

报导:郭贞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强制外劳戴手环,可遏制外劳传播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