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两件任务(上)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两件任务(上) 作者: 雅蒙

苗智美最担心的就是万一丈夫唐祖冠发生意外,需要大量输血的时候。



苗智美心中一直有个遗憾——学医未成。她知道很多亲友皆为她惋惜,因为事实上她已修毕所有课程,但在医院当实习医生的第一年,她就认识了唐祖冠,两人是一见倾心,加上唐祖冠奋力追求,苗智美终于在爱情冲昏脑袋下结婚了。

那时也轮不到她犹豫,因为她怀孕了。苗智美一直怀疑那是丈夫施的狡计,婚后丈夫才向她坦白,这都是丈夫的父亲唐建成指点儿子“一条明路”。据说那些做过手脚的套子还是唐建成供应给儿子的。


唐建成希望儿子快点结婚,自己能够快点抱孙,果然如愿以偿。

直到认识唐祖冠,苗智美从未看过感情那么要好的父子。唐祖冠在初认识苗智美时对她说∶“怎么形容父亲爱我的程度呢?如此假定吧,如果一颗子弹射向我时而父亲在身旁,他会毫不犹豫飞身向前为我挡去子弹。”

苗智美微笑∶“你对令尊也如此吧?”唐祖冠正色说∶“是,但父亲绝不允许我这么做。”

苗智美想唐祖冠和父亲感情如此要好。大概也与母亲早逝有关,唐祖冠是由父亲一手带大的。

她曾问丈夫∶“听说爸爸壮年时也是到处风流的,为何没有续弦?”唐祖冠得意的说∶“那当然是为我啦,怕我被后母虐待。”

他想想又说∶“爸爸心头有这个忧虑,与我的母亲有关。”

挽回小命

然后他带一点惆然说∶“大约是我两岁左右,我差一点小命鸣呼,爸爸刚好夜归,看到母亲把我浸在浴缸中,捺住我的头在水中,爸爸把我救出时,我全身都发紫了,医生都说我能挽回一条小命是奇迹。”

苗智美曾听说幼儿在水中求生本能比成人强,因为尚留着在母亲胎中羊水生存的记忆。她这时只惊讶小声叫道∶“产后忧郁症。”唐祖冠点头∶“听说是,父亲赶着送我去求医,回来时,母亲已自己了结生命。”

苗智美又小声惊叫,怜惜看着丈夫,心想∶“怪不得家翁如此疼惜这个儿子,又是独生子。”唐祖冠说∶“爸爸不再续弦,是担心一条小命会死在后母手中。他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草绳。”

苗智美知道家翁做的生意很大,她很难想像一个日理万机的大男人能父兼母职。唐祖冠曾说∶“爸爸一直把我带在身边,他要看着我才放心,晚上带着我睡。”

但苗智美在身为人母后即刻明白,父母爱子女的心思是浩瀚如无边无际的宇宙。她原以为结了婚生下孩子,自己就回去继续当实习医生。但第一个儿子出世,世上再没有什么比这个小人儿重要。

然后不知丈夫是不是又施什么诡计,不适合吃药丸的她在产后第八个月又梦熊有兆,再生一个令家翁笑不拢嘴的男儿。苗智美要成为医生的目标已正式了结。
丈夫这么安慰她∶“我们的小宝贝有一个当医生资格的妈妈照顾,他们不是比别人幸福吗?”

罕有血型

苗智美自嘲自己是“无牌医生”。

苗智美后来愿意多生几个孩子,是受到她的医学常识影响,那与丈夫唐祖冠的血型有关。

苗智美婚前和准夫婿去做一项医药检查,才赫然发现唐祖冠血型是不太常见的“AB-”型。这并无不妥,只除了如果意外受伤需要输血的时候,因为属罕有血型,医院的血库也不易找到,只能外求。

但即使外求也不容易,它属于罕有血型就因为有这种血型的人如凤毛麟角。

苗智美生下长子后,很希望他的血型和自己一样是常见的O型,但看到婴儿的长相酷肖丈夫,所以查出父子同一血型,她也不吃惊。

和其他现代女性一样,苗智美这名高级知识分子原本也认为生儿育女贵精不贵多,但生下儿子后,无微不至的母爱之心压倒一切,她要为儿子日后可能发生的“输血难题”着想,她一定要为儿子生下拥有同样“AB-”型的手足。同一对父母生下这种血型的儿女巴仙率较高。

但次子和她一样是O型,幸好老三的血型和老大一样。苗智美才稍为放心,至少他们兄弟日后可以“扶持”彼此的血型。

唐祖冠当初第一次听到妻子向自己解释血型的奥秘时,也诧异得说不出话,尤其妻子郑重嘱咐他∶“在儿子发育成人前,他们不可能输血给你,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保重自己,有时候医院真的找不到这血型的血。”

苗智美问∶“爸爸是A型,所以你的血型多半来自你早逝的母亲,她外家还有人吗?”唐祖冠带点懊恼说∶我原本有二个舅舅,一个移民去了南美洲,一个去世了,而且也早没来往了。”

唐祖冠后来每隔半年去医院捐助血液一次,希望能帮到别人。后来他打听到自己的血液大多逾期作废了,因为没有人用到,他更明白为什么妻子要为长子多生手足的理由。
(三之一.明续)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强制外劳戴手环,可遏制外劳传播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