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了他们的心愿(上)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了他们的心愿(上) 作者: 雅蒙

爱情会令人做出旁人不了解也不谅解的事。不就同样是女人吗?为什么会爱这个女人而不爱另一个女人?不就同样是个男人吗?为什么爱这个男人不爱那个男人。



爱情非常神秘,令人迷惑,爱情也常会酿成悲剧。

深夜在车站,还三三两两的站着一些人。他们都是夜车搭客,渐渐只剩下最后一辆开往邻国的夜车。


售票员已收拾好东西要收档时,身旁的电话响了。她接听了,相当冷淡的说∶“好吧。”然后转头对身旁的夜车司机说∶“喂,有个人打电话来,托我们转告一位乘客张先生,一名李小姐叫他先去,叫他在关口附近的最后一个休息站换钱处等她,她会自己另行赶来。”

这时,乘客都已上车等着出发了,2名司机走近车时,发现一名卅余岁的男子焦急的东张西望,像是在等人。一名司机扬言对他说∶“你是张先生吧,刚刚一位李小姐打电话来,叫我们转告你……”这位张先生带点疑惑不明的上车。

大约一个半小时,巴士到了第一个休息站休息20分钟,让乘客方便吃点宵夜,第2个休息站要2个小时才到。

再开车时,却少了一名乘客,枯等10分钟,其他乘客不耐烦鼓噪。司机再长长的按了几次喇叭都不见人来,也就绝尘而去。

不见踪影

司机点人头时发现,没有上车的刚好就是那位在等李小姐的张先生。司机想,可能这位张先生用公共电话和李小姐联络上了,改在这儿等她。司机还想∶“他妈的,不上车也应该通知我们一下嘛。”

司机怎么也没有想到,从此没有人再见到那位“张先生”,不知他是死了还是失踪了。

很多年过去了。

在一间情调优美最适合情侣谈心的餐厅,这晚就有一对青年情侣几乎是偎依一般的坐在一起小声讲大声笑。

男的长得丰神俊朗,叫蒋锡兆,女的娇俏动人叫易欣珍。他们是刚刚迈入热恋阶段的情侣,两人情投意合了解已深,但双方的家世还没有真正详谈。

易欣珍说∶“喂,我爸好像知道有你这么个人,他暗示我,叫我带你回家让他看看。”

蒋锡兆高兴说∶“好,你安排吧。”

又拍拍胸口笑说∶“现在就紧张了,据说准岳父看女儿的男友,起初总是怎么看都不对劲。”

易欣珍安慰他∶“你放心,我老爸通情达理,待人和蔼可亲,只要我喜欢,他不会反对。”

蒋锡兆笑说∶“那就好,不知岳母这一关如何,不过有人说,岳母看女婿,口水滴滴流。”

易欣珍有点不安说∶“我没有告诉你吗?我妈早不在了,我和弟弟是由老爸一手带大的。”

蒋锡兆有点错愕,立即歉然的把女友搂在怀中说∶“对不起,你没提过,我不知她去世了。”

易欣珍柳眉半皱,神色不安的说∶“不,她没有死,她只是离开了。”

蒋锡兆啊啊连声,不知说什么好,但也勾起了心事,他低声说∶“欣珍,看来我们有点同病相怜,我的父母也很早离婚了。”

抛夫弃子

易欣珍怜惜的更紧密的偎依着他,蒋锡兆说∶“所以我一早就发誓,如果我结婚,我绝不会离婚,欣珍,你说对吗?我们不要让孩子像我们一样有个破碎的家庭。”

易欣珍甜蜜的点头∶“当然,我也这么想,”

她很高兴男友已经想及结婚的事,这时她心中已把蒋锡兆当准夫婿了,她觉得可以让他知道自己更多的家事,好过他从别人那儿听到。

易欣珍说∶“刚才我没有说清楚,我的父母并没有离婚,只是有一晚她突然抛夫弃子,就这么离家出走。”

蒋锡兆吃一惊,困难的说∶“是和别人走吗?”

易欣珍点头∶“应该是,据说是她的旧情人,姓张。”

蒋锡兆关心问∶“那这么多年,你们母女还有见过面吗?”

易欣珍黯然摇头∶“没有,她一去杳如黄鹤无音讯。”

易欣珍追忆∶“那年我还不到5岁,弟弟也不足3岁。先一晚爸爸出外坡,那天早上我醒来,先到处找妈妈,在厨房却看到爸爸回来了,他双手捧着头,好像很累。不过看到我,他却笑了,虽然妈妈不在,看到爸爸我也安心了。爸爸冲一杯奶给我喝,他说妈妈出去了,等弟弟醒来,我们再去找妈妈。”

易欣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指∶“奇怪,那天的事我记得一清二楚,后来,爸爸就带着我和弟弟到妈妈的娘家,爸爸掏出一封信给外公看,外公很生气,是生气妈妈,外公是老派人,他认为妈妈的行为是——令外家丢脸。”

蒋锡兆问∶“后来你有看到那封信吗?”

易欣珍点头∶“爸没正式给我看,但他放在抽屉,他知道我会看到,他是间接让我了解整件事。”

易欣珍吸一口气说∶“锡兆,我不瞒你,整件事后来弄得很糟,妈妈的娘家只有外公一个人支持同情爸爸,我的阿姨和舅舅起初也同情我爸,但后来就不了。”

易欣珍咬着下唇,然后说∶“他们一度要报警、指爸爸谋杀了妈妈。”
(三之一、明续)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强制外劳戴手环,可遏制外劳传播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