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原来是真的(上)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原来是真的(上) 作者: 雅蒙

他手上拿着2份医疗检查报告,别人视如天书的医疗专门术语,对他来说了解它们的含义就和吃饭一般自然。因为他是一位医生,别人眼中的名医。



他一边看报告,心中一边悸动,一种惊喜交集渐渐变成一种温柔的心酸,一种他深深期盼的感动。

他自言自语∶“这简直叫人难以相信,这是奇迹,不然会是什么。”


他心中有种难以言喻的快乐∶“爸爸的病有救了。”他为爸爸的病烦忧到寝食难安,如今他见到了曙光。

不由控制,他眼角流泪,鼻子酸酸。自己终于能报答爸爸的恩情了。

这些年他一直隐瞒,也忘记了这真相--他和爸爸不是亲父子,这个秘密目前只有妻子一个“外人”知道。

但在爸爸入院需要移植骨髓抢救垂危的生命时,他不得不告诉爸爸的血癌主治医师∶“我不是我爸的亲生儿子。”

当对方吃惊到瞪目结舌说不出话,他完全明白对方的感觉,因为医院的同僚们都说∶“真的很少见到像吴医师父子那么要好的父子。”

他微笑,爸爸有班粗犷脏话不离嘴边的老友羡慕说过∶“XXX,老吴,你们父子怎么这么好,简直像好朋友。”

爸爸会得意又假假谦虚说∶“没什么,我们是多年父子成兄弟嘛。”

阴魂不散

爸爸年轻时和这群老友,都是肝胆相照共闯江湖的兄弟,可是爸爸也未向他们透露真相。一些心思精细的曾疑惑∶“老吴,又没听你结婚过,怎么竟然多一个儿子出来。”

爸爸早已想好一套故事交代∶“是我年轻时和一个女人相好时有的,她不幸病死了,就把儿子交回给我。”

那班兄弟点头说“原来如此”。曾有过个把女人,对江湖人算得什么。

他清楚记得,34年前自己和爸爸邂逅的情况。那年他6岁,但他是早慧型的天才儿童,只是旁人不知。他还记得爸爸那时发急跺脚说∶“你这个小鬼,怎么像阴魂不散的死缠住我。”

但爸爸修饰记忆完全推翻说∶“儿子你别冤老爸,我几时说你死缠烂打,我是见到你忽然父性大发,对你爱不释手,不管三七廿一就带你走。”

吴至强记得,那年6岁的他在巴士总站第一次见到爸爸时,自己是被家人蓄意的遗弃,家人还给他买了张长途车票叫他自己上巴士∶“你去到那儿,会有人接你。”

虽然那时他不明就里,下意识的猜到家人要丢弃他,因为自己的父母全死。这些家人对他如陌生人一般的亲戚。

吴至强还记得那时无助又害怕,在巴士上他坐内座,外面坐着高大的男人。

他迷糊睡过去,但不久就醒了,因为车停了。他听到坐在他身旁的男人说∶“我儿子睡着了。”

他睁开眼,看到名威风凛凛的警察,他用手背揉着惺忪的眼睛,一时不明白这男人为何说“我是他的儿子”,这男子看他醒了,赶快把零食推给他∶“你肚子饿了吧,吃。”

路障检查

警察满意的点头,不一会,4名警察都下巴士了。吴至强看着那个男子毫不理自己,头一靠椅背睡着了。吴至强打量这男人,他知道爸爸的意义,自己最需要一个爸爸,才有饭吃、有房间睡。

这天太多路障检查,巴士又停下,男人紧皱眉头。吴至强推他的手肘小声说∶“不要怕,我会叫你爸爸。”

男人十分惊异,随即赞他∶“乖,等下我买东西请你吃。”因警察已上巴士检查了。

吴至强还乖巧的对警察说∶“爸爸带我回家乡,公公病了。”

警察还笑说∶“不要担心,公公一见到你,一开心病就好了。”

他望着男人问∶“爸,是真的吗?公公一见到我病就好了吗?”

男人疑急又惊喜,即刻说∶“是的,公公这么疼你,一见你病就好了。”

中途休息站,男人没食言,让他吃烧鸡,而男人跑去公共电话亭打听状况,情况令他忧虑,江湖伙伴说警方布下天罗地网,已有2名兄弟在逃中落网。

他们再上车继续前往目的地,路上又遇到一个路障,那小孩又乖巧的叫他爸爸,叫得那么自然识热,连警察都说∶“你儿子真乖真聪明。”

路途中,小孩说他叫小强,但小孩已知他叫吴达发,因为警察查问过名字。

抵达目的地,小强还紧跟着他,他不耐烦赶他走∶“去去,不要阴魂不散死缠着我。”小强垂头丧气走开。

不久吴达发听到小强叫救命∶“爸爸,救我。”

他回头一看,一个獐头鼠目的男子猛力拉着不愿跟他走的小强。吴达发是经验老到的江湖汉子,他即猜到是拐卖儿童的人肉贩子,他本想不理,无奈这小孩“救”过自己,他大声吆喝∶“喂,你赶快放下我儿子,不然老子打死你。”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强制外劳戴手环,可遏制外劳传播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