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区周围加强防疫 州议员 派队伍消毒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红区周围加强防疫 州议员 派队伍消毒

(吉隆坡19日讯)截至18日,雪州已有5个县属成为疫情红区,位于红区和周围的州议员纷纷加强防疫工作,出动消毒队伍到有确诊病例和人流多的地方消毒。



雪州的疫情红区县属分别是巴生县、瓜冷县、八打灵县、乌冷县和鹅唛县,情况最严重是八打灵县。

虽然雪州正在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不过每日的单日新增病例都位于双位数,甚至3位数,情况让人担忧。


《中国报》记者抽样电访雪州数名位于疫情红区和红区外围的州议员,得悉他们都有成立消毒队伍,一旦接获有确诊个案,会就居协或分层建筑管理层的请求,前往该住宅的公共空间进行全面消毒。

“消毒的地点主要是人流量高的地方,包括住宅区、学校、巴刹和商业区。”

受访议员坦言,要切断冠病传染链必须活得人民的配合,戴上口罩、保持人身距离和减少出门才有效。

有者更提议,若同一个地点出现3宗以上冠病,当局应该实施强化行动管制令(EMCO),才能避免有其他居民感染病毒后,继续出外。

截至18日中午,雪州有5个县是疫情红区。

嘉玛丽亚:非社区扩散
八打灵县 疫情受控

万达镇州议员嘉玛丽亚指出,虽然八打灵县有2个感染群,分别是峇丽阳感染群(Kluster Bah Tropicana)和乌达马感染群(Kluster Utama ),不过这些确诊病例都是集中在一起,不是在社区扩散,疫情尚属受控制。

嘉玛丽亚的消毒队伍18日已消毒的主要是廉价组屋,包括达迈(Pangsapuri Damai)、柏迈(Pangsapuri Permai)、本查阿拉Pangsapuri Puncak Ara)和Pelangi廉价组屋。

她指出,现在会专注选区内的廉价屋和出现确诊病例的地方,当接到消毒的请求,就会安排消毒队伍前往消毒。

她说,已经成立消毒队伍和添购消毒设备,若不够人手进行消毒工作,就会找义工帮忙。

“当接到公众的请求,会先检查清楚是不是有确诊,或管理层没有能力做消毒,消毒的地点主要是有公共空间,以及人潮多的地方。”

询及是否到巴刹消毒,她则说,巴刹有管理的公会和八打灵再也市政厅,会自行安排消毒工作,不过若要求增加消毒次数,也会安排配合。

嘉玛丽雅服务中心18日前往选区内的4个组屋展开消毒行动;前排中为嘉玛丽雅。(取自嘉玛丽亚面子书)

同一地点若3确诊
梁德志吁实施EMCO

班达马兰州议员梁德志建议,一旦同一个地点出现3宗确诊病例以上,已经实施强化行动管制令(EMCO),才能有效切断感染链。

他指出,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允许公众出门上班,万一是确诊病患,到公司上班就会牵连很多人。

“一旦同一个住宅区有超过3宗确诊病例,当局应该围起铁蒺藜,禁止居民出去14天,才能真正切断感染链。”

他说,虽然这做法或会打击居民的经济,但总比病毒传播导致整个社区受影响,届时经济影响更大。

他提及,当初中央政府宣布要在巴生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结果生效的时候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现在状况只是像交通管制,没有实际效果,我认为,副县之间可以无需路障,但是在巴生县已经是疫情红区,边界应该设路障。”

梁德志已向行动党总部购买5部消毒设备,一旦接到居协或分层建筑管理层指出先确诊病例,就可安排消毒队伍前往消毒。

“之前的消毒队伍有来自吉隆坡的志工,现今晚会设立一支消毒队伍专注应付巴生区,有需要就会帮忙。”

他赞扬义工冒着受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去帮忙消毒,牺牲小我的精神令人钦佩。

梁德志(左4)与消毒团队到班达马兰A校华小进行消毒。(梁德志提供)

黄美诗:少出门减感染
梳邦再也州议员黄美诗指出,公众拥有高度醒觉性和减少出门,才是降低感染几率的最佳方式。

她说,目前选区内没有任何感染群,确诊的病例都是分散在不同的地方。

她直言,若公众都没有改变生活习惯的话,冠病疫情散播的问题很难解决。

“我的服务中心所有活动已经取消,梳邦再也市议会也指示每个居民委员会(JKP)不能举办活动。”

她补充,如果接到确诊病例的通知,服务中心会安排消毒队伍前往消毒。

王诗棋:增加消毒次数
无拉港州议员王诗棋从沙巴回到雪州居家隔离期间,服务中心就开始到各地区展开消毒。

无拉港州选区位于乌鲁冷岳县的蕉赖副县和加影副县范围,而加影副县已经是疫情红区。

王诗棋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指出,从10月初,就开始做各种消毒工作,基本上每天晚上,尤其周末会做多场消毒,包括到选区范围的商业区、学校、庙宇或巴刹消毒。

“病毒不是消毒后就不会重来,因此,即使巴刹有公会安排消毒,我们也会帮忙增加消毒的次数。”

她说,卫生部是多应付有确诊病例的地方,其他人流多的地方无法全面照顾,幸选区内没有感染群。

询及消毒队伍的成员,她说,有来无拉港的党员义工,也有公众参与。

她坦言,现在有些人警觉性下降,很多病例都是有‘不会轮到我’的侥幸心态,以为有戴口罩就以为百分百安全。

她促请人民给予合作和减少出门,才有办法中断感染链。

多名州议员都成立消毒队伍,为公共空间消毒。(取自王诗棋面子书)
王诗棋(前排右3)和消毒团队每天晚上到不同的地方消毒。(取自王诗棋面子书)

报导:刘佩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强制外劳戴手环,可遏制外劳传播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