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姐妺花(下)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姐妺花(下) 作者: 雅蒙

這樣又過了一段日子,汪慕珍心中寬慰,先天殘疾不良於行常年卧床的姐姐汪慕蓮好像完全沒有察覺自己已有一名親密男友。



江慕珍對阿峰也愈多似水柔情,她已了解男友是刀子嘴巴豆腐心腸,雖然不時背後臭罵汪慕蓮,更揚言要對汪慕蓮公開戀情。但他並沒有付諸行動,他了解女友的難處,她同情憐憫姐姐,更不想做個忘恩負義的人。

不過,汪慕珍對男友也做了很大的“讓步”。就是讓他在夜晚、乘姐姐熟睡時,人不知鬼不覺的潛入屋來。


汪慕珍自然不知道這形同變相的招狼入舍,年輕力壯血氣方剛的阿峰,一旦溫香軟玉抱滿懷,那裡肯放過求歡。汪慕珍起初不肯,但她真的愛阿峰,又怕吵醒姐姐,在孤男寡女共處斗室的效應下,乾柴烈火終於還是熱烈的燃燒成熊熊烈火。

有了第一次,無數次就會接踵而來。上得山多終遇虎,汪慕珍這個月驚慌的發覺自己有懷孕的跡象了,她焦急如熱鍋上的螞蟻。

阿峰鎮定的安慰她∶“沒什麼可擔心,我們結婚就是。你不必擔心肥婆,我們可以對她說,我們結婚後不會丟棄她不顧,她沒權力反對,而且她會識相。”

汪慕珍還是擔心∶“行嗎?”

阿峰故意說∶“要不然我帶你去打掉我們的愛情結晶品。”

汪慕珍大力說∶“不。”他微笑∶“那不就行了嗎。”

器官衰竭

汪慕珍這時綿綿嘆息一聲,“阿峰,原本我們也不必等太久的,昨天,一直為姐姐看病的吳醫生說,姐姐常年卧床沒有走動,內部器官已衰竭,尤其心臟和高血壓,他預測姐姐頂多還有半年至一年生命。

阿峰說∶“我們的孩子等不了一年,我們非即刻結婚不可。”

這一晚是星期三,看着時候不早了,汪慕珍提議回家。兩人路上再三決定∶多兩天就向汪慕蓮攤牌。

他們還不知道,已經沒這個必要。

阿峰伴着汪慕珍上3樓,看着她入屋,自己再走上4樓舅舅的家,但他卻掏出鎖匙開門,就已聽到樓下汪慕珍驚慌恐懼的尖叫聲。

不一會,整幢樓都鬧哄哄,汪慕蓮死了,雖然她是突然暴斃,可是大家又認為以她的情況,突然去世不稀奇。

但更令左鄰右里驚異的是,第二天警員上門逮捕汪慕珍,連同男友阿峰也被扣押,據說警方懷疑汪慕珍在男友幫助下,謀殺汪慕蓮。

汪慕珍和阿峰在警局得知,汪慕蓮是中毒而死,經過剖屍檢驗她胃中的食物,發現汪慕蓮臨死前吃的一大碗椰漿煎碌有砒霜劇毒。

汪慕珍吃驚∶“誰買煎碌給她吃?那肯定是我與阿峰出門之後的事。”

查案的是破案神探老麥,他微笑說∶你這項辯護軟弱無力,不過我們可以當一個疑點,只不過你的嫌疑實在重,因為你有動機,在汪慕蓮死後,你能得到很大的利益。”

命不久矣

看着汪慕珍一臉莫名其妙,老麥心想∶“要不是她演技絕佳,就是她真的毫不知情。”

他解釋說∶“我們已查出,汪慕蓮的父母生前為親生女兒設下一個基金,你完全沒份,不過如果汪慕蓮去世了,這筆為數300萬的基金就全歸你自由應用了。”

老麥又說∶“當然,汪慕蓮也受囑不能讓你知道,就怕你起歹心,誰知她害怕的事還是發生了。”汪慕珍只覺百詞莫辯。

但在一旁聆聽的阿峰反駁說∶“慕珍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因為汪慕蓮命不久矣,是她的常年醫生告訴慕珍的,汪慕蓮本身不知道。”

老麥大感興趣,深深點頭。

這時老麥又接到新的報告,在汪慕蓮床頭有不少藥瓶藥罐,其中一個藥罐裝着的正是含有砒霜的毒鼠藥。

老麥對助手小雷說∶“我們不能草菅人命,雖然嫌疑重,但汪慕珍看起來不是毒辣狠心的人。”

小雷說∶“也可能是自殺,汪慕蓮生前的確以死威脅過汪慕珍,也許她感覺自己命不長了,而且也知道汪慕珍與阿峰的事,因為阿峰在晚上進去,汪慕蓮也許是蓄意自殺,要拖妹妹與阿峰下水。”

他說∶“汪慕蓮把毒藥混入味道濃的煎碌方便喝下。”

老麥說∶“誰幫她買?為什麼沒有人承認。”

誰知這時就有人到來自首,他就是阿峰的舅舅阿松叔。他爽快說∶“因為你們錯抓了阿峰和慕珍,我不得不出來。沒錯,是我買了煎碌請汪慕蓮吃,裡面放了毒藥,那是以其人之道,還諸其人之身,因為汪慕蓮知道了妹妹已有男友的事,她要毒死慕珍。”

阿松叔說∶“她打電話叫藥房送毒鼠藥去,藥房送貨員是我朋友,他來送貨時碰到我說起。我後來問慕珍,她說屋中沒有老鼠,即使有鼠患,也從來不用汪慕蓮操心。更巧的是第二天汪慕蓮收到一批報館廣告部轉給她的信件,原來她在徵求私人護士。”

阿松叔說∶“如果你是汪慕蓮的鄰居,你不會懷疑她會對慕珍下毒手,我必須先下手為強,保護我外甥未來的妻子。”

阿松又微笑∶“法律可能懲罰不到我,我叫阿峰迴來陪我住,是因為我活不久了。”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是否贊同提高違反SOP罰款?
107 votes · 107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