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姐妺花(下)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姐妺花(下) 作者: 雅蒙

这样又过了一段日子,汪慕珍心中宽慰,先天残疾不良于行常年卧床的姐姐汪慕莲好像完全没有察觉自己已有一名亲密男友。



江慕珍对阿峰也愈多似水柔情,她已了解男友是刀子嘴巴豆腐心肠,虽然不时背后臭骂汪慕莲,更扬言要对汪慕莲公开恋情。但他并没有付诸行动,他了解女友的难处,她同情怜悯姐姐,更不想做个忘恩负义的人。

不过,汪慕珍对男友也做了很大的“让步”。就是让他在夜晚、乘姐姐熟睡时,人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屋来。


汪慕珍自然不知道这形同变相的招狼入舍,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的阿峰,一旦温香软玉抱满怀,那里肯放过求欢。汪慕珍起初不肯,但她真的爱阿峰,又怕吵醒姐姐,在孤男寡女共处斗室的效应下,干柴烈火终于还是热烈的燃烧成熊熊烈火。

有了第一次,无数次就会接踵而来。上得山多终遇虎,汪慕珍这个月惊慌的发觉自己有怀孕的迹象了,她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阿峰镇定的安慰她∶“没什么可担心,我们结婚就是。你不必担心肥婆,我们可以对她说,我们结婚后不会丢弃她不顾,她没权力反对,而且她会识相。”

汪慕珍还是担心∶“行吗?”

阿峰故意说∶“要不然我带你去打掉我们的爱情结晶品。”

汪慕珍大力说∶“不。”他微笑∶“那不就行了吗。”

器官衰竭

汪慕珍这时绵绵叹息一声,“阿峰,原本我们也不必等太久的,昨天,一直为姐姐看病的吴医生说,姐姐常年卧床没有走动,内部器官已衰竭,尤其心脏和高血压,他预测姐姐顶多还有半年至一年生命。

阿峰说∶“我们的孩子等不了一年,我们非即刻结婚不可。”

这一晚是星期三,看着时候不早了,汪慕珍提议回家。两人路上再三决定∶多两天就向汪慕莲摊牌。

他们还不知道,已经没这个必要。

阿峰伴着汪慕珍上3楼,看着她入屋,自己再走上4楼舅舅的家,但他却掏出锁匙开门,就已听到楼下汪慕珍惊慌恐惧的尖叫声。

不一会,整幢楼都闹哄哄,汪慕莲死了,虽然她是突然暴毙,可是大家又认为以她的情况,突然去世不稀奇。

但更令左邻右里惊异的是,第二天警员上门逮捕汪慕珍,连同男友阿峰也被扣押,据说警方怀疑汪慕珍在男友帮助下,谋杀汪慕莲。

汪慕珍和阿峰在警局得知,汪慕莲是中毒而死,经过剖尸检验她胃中的食物,发现汪慕莲临死前吃的一大碗椰浆煎碌有砒霜剧毒。

汪慕珍吃惊∶“谁买煎碌给她吃?那肯定是我与阿峰出门之后的事。”

查案的是破案神探老麦,他微笑说∶你这项辩护软弱无力,不过我们可以当一个疑点,只不过你的嫌疑实在重,因为你有动机,在汪慕莲死后,你能得到很大的利益。”

命不久矣

看着汪慕珍一脸莫名其妙,老麦心想∶“要不是她演技绝佳,就是她真的毫不知情。”

他解释说∶“我们已查出,汪慕莲的父母生前为亲生女儿设下一个基金,你完全没份,不过如果汪慕莲去世了,这笔为数300万的基金就全归你自由应用了。”

老麦又说∶“当然,汪慕莲也受嘱不能让你知道,就怕你起歹心,谁知她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汪慕珍只觉百词莫辩。

但在一旁聆听的阿峰反驳说∶“慕珍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因为汪慕莲命不久矣,是她的常年医生告诉慕珍的,汪慕莲本身不知道。”

老麦大感兴趣,深深点头。

这时老麦又接到新的报告,在汪慕莲床头有不少药瓶药罐,其中一个药罐装着的正是含有砒霜的毒鼠药。

老麦对助手小雷说∶“我们不能草菅人命,虽然嫌疑重,但汪慕珍看起来不是毒辣狠心的人。”

小雷说∶“也可能是自杀,汪慕莲生前的确以死威胁过汪慕珍,也许她感觉自己命不长了,而且也知道汪慕珍与阿峰的事,因为阿峰在晚上进去,汪慕莲也许是蓄意自杀,要拖妹妹与阿峰下水。”

他说∶“汪慕莲把毒药混入味道浓的煎碌方便喝下。”

老麦说∶“谁帮她买?为什么没有人承认。”

谁知这时就有人到来自首,他就是阿峰的舅舅阿松叔。他爽快说∶“因为你们错抓了阿峰和慕珍,我不得不出来。没错,是我买了煎碌请汪慕莲吃,里面放了毒药,那是以其人之道,还诸其人之身,因为汪慕莲知道了妹妹已有男友的事,她要毒死慕珍。”

阿松叔说∶“她打电话叫药房送毒鼠药去,药房送货员是我朋友,他来送货时碰到我说起。我后来问慕珍,她说屋中没有老鼠,即使有鼠患,也从来不用汪慕莲操心。更巧的是第二天汪慕莲收到一批报馆广告部转给她的信件,原来她在征求私人护士。”

阿松叔说∶“如果你是汪慕莲的邻居,你不会怀疑她会对慕珍下毒手,我必须先下手为强,保护我外甥未来的妻子。”

阿松又微笑∶“法律可能惩罚不到我,我叫阿峰回来陪我住,是因为我活不久了。”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强制外劳戴手环,可遏制外劳传播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