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姐妺花(上)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姐妺花(上) 作者: 雅蒙

这种旧款的公寓,在这个愈来愈繁华的都市已难寻了。这种旧楼的特点就是楼顶高、宽敞,建筑得很结实。



在闹市后的旧楼更有一种闹中带静的优点,但在这一带像这种旧楼也不过5幢。楼高4层,每层有4个单位。

汪慕珍和她的姐姐汪慕莲就住在B幢3楼。整幢楼甚至这整个自成一格的闹市住宅区,没有人不称赞汪慕珍是个好姑娘,而且每个人都同情她。


汪慕珍自小就住在这里,那时她的母亲汪太太还在。大家都说那时汪慕珍的生活还好一些,至少有点自由,有自己的时间。

汪太太去世时,汪慕珍18岁,刚好高中毕业,如果汪太太能多活几年,也许汪慕珍就有机会进入大学。

可惜汪太太却在这时因痼疾去世。虽然汪慕莲那时也才24岁,不过汪太太却66岁了,汪太太是老蚌生珠,不少人背后认为,汪慕莲会先天半残障,大有可能是因为汪太太高龄才生产第一胎。

汪太太去世后,汪慕珍入大学梦碎外,她失去自己的生活,失去自己能应用的时间,她要全天候照顾服侍残障的姐姐。

汪慕莲出世就有不能行走的先天疾病,她只能一天到晚躺在一张大床上,从吃喝拉到洗澡都在这张舒服的大床上,床一定要舒服,因为这是汪慕莲仅有的小天地。

越来越胖

汪慕莲只有在小的时候还曾由父母抱她到外面晒晒太阳看看风景,但自她10岁起出外就越来越困难了,因为汪慕莲的体积只有越来越胖,即使在她父亲还在生时,也舞弄不了她,她已超过100公斤。

这不能怪汪慕莲,整天窝在床上,除了看电视节目,她唯一的享受就是美食,汪太太出各种花样煮美味食物给女儿吃,亲友来探访也是带美食。

本来汪慕莲天生不幸足堪怜,但渐渐邻居都厌恶她,因为她总是欺负妹妹汪慕珍,体形壮如山的汪慕莲中气足,骂妹妹的声浪之大,令邻居烦不胜烦。
大家都说汪慕珍脾性好,任姐姐挑剔,任她骂,自己总不反驳,之后还要温言顺语安慰骂累了的姐姐。

汪慕珍说∶“如果我的情况像姐姐,我心情也不会好。”

最近两三年,情况转好,大概是有人提醒汪慕莲∶“你这样谩骂下去,万一慕珍忍无可忍一走了之,到时你的苦头就大了。”

汪慕莲不笨,她开始收敛自己的坏脾气,但狗改不了吃屎的习惯,天天还是会失控一两次。

她有点担心妹妹真的会厌倦而走,于是就转用抱怨诉苦,希望妹妹怜悯她,另一方面她又越来越猜忌妹妹,不时对人说∶“万一我死了,一定是慕珍害死我,你们要帮我出头伸冤。”

每个人都觉得汪慕莲是以小人之心度妹妹,大家都说∶“汪慕莲每天看起来干干净净、清清爽爽,都不知慕珍花了多少时间精神照顾她。”

汪慕莲想尽办法绑住妹妹的时间,不让她稍有自由活动,但每个星期三黄昏,她会提前吃饭休息,让妹妹出外消遣娱乐。

忐忑不安

这是汪太太临死前订下的规矩,她偷偷嘱咐大女儿∶“道理就如工作的人每周都休息一样,不然慕珍永无止境的被困,总有一天她会厌倦弃你而去。”

汪慕莲不笨,所以她心中再不愿意、再妒嫉妹妹能走能跳,她还是让妹妹每个星期三傍晚外出。

汪慕珍也没多少地方可去,她喜欢看电影,每个星期都会到戏院,回程帮姐姐买最新影碟。

这个晚上她有一起虚惊,在戏院等入场时,一名高高壮壮、穿牛仔裤与夹克的青年向她笑,再走过来对她说∶“嗨,你也喜欢看电影呀。”

汪慕珍板着脸瞪了他一眼,掉头走开,她最讨厌这种阿飞登徒子。没料到冤家路窄,这青年也进同一间戏院。

戏一散场,汪慕珍急急离开,在路上她进入一家商店买影碟与唱片,都是姐姐要的。她又听到一声∶“嘿,这么巧,又遇到你。”

她回身一看,正是那青年,他还满脸笑容,汪慕珍心中想∶色狼流氓,谁和你笑。

汪慕珍忐忑不安,连东西也不买了,急急步行回家。汪慕珍住在3楼,旧楼没有电梯,她上到2楼时,听到男人的口哨声和急促又轻快的脚步声,一看,又是那名青年,竟然色胆包天追上来了,幸好她也急步走上3楼了。

这青年男子从她身边穿过 ,又给她一个大笑容∶“嘿。”不过他头也不回就快步走上4楼。汪慕珍在楼下还听到他大声叫门∶“舅舅,开门,是我。”

原来他是来找人的,怪不得路上会碰到,因为同一途径嘛,汪慕珍为自己的大惊小怪暗笑。定下心来,她回想这青年男子的容貌,他长得蛮好看,粗眉大眼,又有好笑容。

汪慕珍这时想:现在回想,他颇面善,可能他以前上4楼找“舅舅”时,我曾遇过他。

她才开家门,已听到姐姐不满的说∶“我还以为你要天亮才回呢,我想拉屎。”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雪隆布城目前实施的CMCO条例会否过于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