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2人同桌生意插水 酒楼 1天卖出1碟炒面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限2人同桌生意插水 酒楼 1天卖出1碟炒面

(巴生15日讯)食肆餐桌仅能2人同桌政策开跑后,酒楼和饭店生意直线下跌,当中更有酒楼一整天下来只有1桌堂食客,仅售出一碟35令吉的炒面,目前只能靠零星的外卖生意勉强“吊命”!



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交通及华人新村发展事务的行政议员黄思汉周三晚(14日)在面子书直播回答网民题问时说,允许平时可坐10人的大圆桌,可以隔位5人同桌,此宣布让业者如逢甘露,大表欢迎。

但是,业者担心这项宣布与中央政府仅能2人同桌的政策有冲突,因此“既期待、又怕受伤害”,他们希望中央和州政府能协调统一,做出最终定夺,不要让业者如同走在钢丝上一样,一直处于忐忑难安的情绪中。


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的宣布,食肆允许堂食,惟只能2人同桌,没有阐明桌子尺寸或顾客同桌的距离。

酒楼的桌子一般可坐10人,如果仅坐2人,生意根本做不下去。

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交通及华人新村发展事务的行政议员黄思汉于周三晚直播时,强调只要保持人身安全距离,大圆桌可以坐5人。

他特地举例,原本可以坐10人的桌子,只要同桌之间保持距离,中间隔着一个位子,那便可以坐5个人。

业者受询时,对有关的宣布大表欢迎,因为酒楼和饭店都是做“群体”生意,鲜少有2个人或以下来用餐。

他们说,周三2人同桌政策开跑的第一天,酒楼生意下跌至少80%起跳,客人寥寥可数,更有酒楼一整天下来只有一桌2人堂食生意,只收了35令吉。

至于饭店一样受到冲击,惟小型饭店情况稍微好一点,因为可以点一、二人份的食物,不像大型饭店和酒楼,一般只有大、中、小套餐,供多人同时享用。

茶餐室无论桌子大小,全部一致都标记只能2人同桌。

又打回原形
◆廖春发(御膳阁大酒家董事经理)
经过行动管制令的消耗后,酒楼好不容易才刚迎来复苏迹象,结果一场有条件管制令,又让酒楼打回原形。

周三只能2人同桌,结果最终只有一桌生意,酒楼属于配套式经营,一般都是让数人同桌“叫菜吃饭”。

我们只好恢复管制期的外卖服务,但是酒楼外卖肯定无法与一般餐厅、咖啡店、小贩竞争,因此生意也是差强人意。

但是,外卖生意做得一单是一单,虽然还是蒙受很大的亏损,但是至少还可以填补一下。

疫情严重,即使允许堂食,顾客仍是寥寥可数。

生意好难做
◆叶方平(海天楼大酒家业者)
限制只能2人同桌后,生意马上下跌至少80%,客源寥寥可数,再这样下去,肯定死路一条。

经过之前的行动管制后,已经元气大伤,如今在限制堂食人数为2人一桌,生意肯定做不下去。

希望黄思汉宣布的可以5人同桌,是最终政策,毕竟酒楼不是普通餐馆,不是做“个人式”的生意。

即使允许5人同桌,根据经验,晚上生意肯定也是会大受影响,一般上早上是同事、工作伙伴、应酬为多,5人一桌还足够让他们一起堂食。

但是,晚上一般是一家人,往往至少需要一桌才足够,而且无法举办大型宴席,酒楼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一些小贩把食物打包包装好,方便民众购买。

酒楼份量大
◆潘国全(泉记海鲜饭店)
作为小型饭店,生意还勉强过得去,之前生意已经恢复了约50%,如今限制堂食人数后,生意又下降10至20%。

由于我们可以做小份、单人份或双人份,因此有家庭成员选择“派代表”出来打包,他们堂食后,便把打包食物带回家给其他家庭成员。

酒楼确实难做,因为他们都是做多人套餐,食物份量极大。

虽然限制人民外出是好的措施,但是也希望当局考虑不同领域业者的需求,同时在政策上统一,不要一直“U转”混淆民众。

酒楼生意难撑,因此唯有转战外送服务,勉强补贴一点收入。

黄思汉:国安会的决定
针对5人或2人同桌的决定引起混淆一事,黄思汉受询时解释,这并不是他个人的宣布,而是国家安全理事会向州政府做出的讲解。

他说,在周三的会议,国安会代表是这样向州政府做出解释。

“如果届时警方在执法方面有不确定,可以直接向州安全理事会或州政府查询。”

这也意味着,原本可坐10人的大圆桌,可以隔位和保持安全距离下,坐5个人的说辞,是来自国安会,并非州政府的单方面宣布。

报导:高志豪
摄影:温志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雪隆布城目前实施的CMCO条例会否过于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