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欠债老母被阿窿骚扰 迟还一小时 加息100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小贩欠债老母被阿窿骚扰 迟还一小时 加息100

(加影28日讯)大耳窿追债,迟还钱一小时加100令吉“利息”!



皇冠城一名水果贩在疫情期间欠下几组大耳窿债,留下约2万令吉债务给家中年迈老母亲和聋哑姐姐与家人,家人多次接到大耳窿追债电话,苦不堪言,希望债主不要再骚扰无辜的家人。

事主刘水娴指出,其哥哥在9月19日开始失联,母亲在9月22日起接到一名大耳窿的追债电话,指哥哥欠债3000令吉,当天必须收​​到这笔钱,否则迟还一小时加息100令吉。


她说,当天有另​​一组大耳窿联络她的手机,又指哥哥欠了800令吉,要她出面交待和还债。

“隔天下午又一组大耳窿打电话给我和我母亲,三、四天前又有人到我的摊位要5000令吉,这样前后共有5组大耳窿向我们追债,涉及数额约2万令吉。”

她今日在万宜社青团公共服务及投诉组主任李文彬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促请大耳窿向欠债人追债,不要再骚扰家人。

“借钱的事不关家人事,我们不会、也没能力帮他还钱。”

她说,家人也决定与失联的哥哥脱离关系。

“我们不知道他总共欠下多少钱,但是我们看到他还钱的收据,已还的数目也有1万多令吉。”

她说,大耳窿已口头警告,说不还钱会“行动”,家人已担心到不敢回家,唯有向警方报案。

询及其哥哥欠债原因时,刘女士说,哥哥曾经是吸毒者,也曾经成戒毒几年,家人担心他可能重回毒海或赌博。

刘水娴(左3)促请债主别再骚扰家人,左起是其聋哑姐姐刘赛莺和李文彬。
新国弟弟也被骚扰 全家受胁

刘女士说,哥哥戒毒后当过食肆小贩,但自从落实行动管制令,哥哥丢了饭碗,便转当流动水果贩。

她说,没想到疫情期间哥哥又“变了样”,竟向大耳窿借钱,她相信这些大耳窿债都是近期才欠下。

她透露,如今家人的手机号码和住家地址全在大耳窿手中,连身在新加坡的弟弟也被大耳窿骚扰,家人安全已受到威胁。

另一方面,万宜社青团公共服务及投诉组主任李文彬说,事主70多岁的母亲已中风行动不便,大耳窿还骚扰老人家,实在不人道。

他促请警方采取行动,对付违法追债的大耳窿。

刘水娴出示大耳窿丢进其住家的追债字条。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雪隆布城目前实施的CMCO条例会否过于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