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女生离家出走 “我长大了,我要工作…”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13岁女生离家出走 “我长大了,我要工作…” 

(巴生25日讯)“我每天都不开心,我有时想要自杀或自残,现在我只想离开寻找自由,我要在外面工作,证明我已长大,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



13岁小女生为寻自由,留下家书离家出走,迄今3天音讯全无,家中4老伤心欲绝,每天寝食难安、以泪洗脸。

来自巴生中路的铁厂技工吕炳文(45岁),今日与妻子黄晓珍(37岁)和父亲吕窗生(78岁),在社会工作者施志荣协助下召开记者会,希望孩子赶紧回家,避免在外受骗,一切都可以好好商量。


(温志杰摄)

13岁的吕凯怡留下家书后离家出走,迄今3天音讯全无。

吕炳文指出,女儿吕凯怡是家中长女,她于周二(22日)早上8时许,趁他送母亲复诊时离家出走。

他说,他当时把孩子们送到父亲位于加埔镇的住家,只有4名孩子和父亲在家,女儿趁父亲不留意时,告诉二女儿要出门找朋友,还吩咐弟妹乖乖在家,岂料一去不返。

“女儿当时穿着一件白色衣服外出,并带走一些衣物和手机,女儿向来也活跃于社交平台。”

他指出,家人过后发现女儿留下一封家书,日期是9月15日,因此不排除女儿早有离家之心,只是在寻找机会离家出走。

他说,在此之前,女儿曾告诉母亲想要转校,还有一次说要到吉隆坡工作,当时被他痛骂了一顿。

“女儿说她有名朋友在吉隆坡工作,她也要去吉隆坡工作,但我觉得女儿还小,因此果断拒绝。”

他指出,女儿手机一直拨不通,妻子今早疑收到女儿的未接来电,但妻子回电却拨不通,家人也曾联络女儿学校、同学、闺蜜等,大家都没有其消息。

“家人每天都难以安心,我为了找女儿没上班,妻子每天以泪洗脸,我们只希望女儿可平安回来,家人一定不会责备她,一切都可以好好商量。”

黄晓珍在记者会上,数度落泪抽搐,恳求女儿回家。
父亲:误解我不给她自由

吕炳文指出,近几个月因为疫情关系,家人不再如以往般,经常一家人外出,工作或下课回家就没再出门,不排除可能因而让女儿觉得失去自由。

他说,女儿还曾向妻子申诉:“我要做什么,他(爸爸)都不给的”、“你为什么嫁给一个这样的丈夫”等,可见女儿对他心存误解,家人对她的关心,却让女儿误以为不给她自由。

少女母亲黄晓珍在记者会上,数度落泪抽泣恳求女儿回家,见者心酸。

此外,年迈公公吕窗生也忧心忡忡,整天担心孙女的下落,行动不便的78岁婆婆也一直哭着等待孙女回家。

吕炳文(右起)、黄晓珍及吕窗生,在施志荣协助下召开记者会,寻找孩子的下落。
施志荣​​:家长应多留意孩子

社会工作者施志荣指出,如今社交通讯便利,导致现在的小孩子过早接触外面世界,因此难免会受到资讯误导,或陷入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和想象,家长应在这方面多加关心和关注。

他说,现在的孩子比较早熟,难免会向往自由,惟他提醒,社交平台上很多资讯都是经过修饰,只是表面美好而已。

“家长们应该多花点时间,留意孩子身边朋友,也多关心他们的交友状况,现在太多社交软件,容易结交到陌生朋友。”

他说,家长也要好好聆听孩子的心声,和他们“做朋友”,例如这个小女生说要去工作,家长应该要留意她的说话内容,例如想和谁去、去哪、做什么工等,一旦出事,便有迹可循。

“凯怡,你到底在哪…”,吕炳文和黄晓珍为寻找女儿,一个暂停工作,一个终日以泪洗脸。
吕凯怡的家书申诉家人对她的不理解,也流露出她对自由的极度响往。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雪隆布城目前实施的CMCO条例会否过于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