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恩人(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恩人(上) 作者:雅蒙

已经夜深。这家殷实人家的后门却虚掩着留下一条缝隙。一名微胖、头发有点花白的中年妇人站在后门边,就着缝隙往外窥视。



从装束看,妇人像是这家的佣人。

这条小巷可以做为捷径,抄到前头一条大街,平日夜里这时都还有三三两两的人经过。


但刚才下过一阵大雨,此刻仍然牛毛细雨,长巷一片空寂。

妇人突然感到一阵尿急,似乎非立即上一趟厕所不可,这是她这几年来的一道隐疾。她只犹豫一阵,尿意更急了,只好匆匆把门关上急步走向厕所。

她很快的解决,出来一身松,又悄悄开启后门偷窥,然后她吃惊怔住:“有这么巧有这么快,我不过才去解手一趟。”

她打开半扇后门打量长巷前后,只见前面一名长发女子穿着窄身银色迷你裙,踏着红色高跟鞋,脚步踉跄似乎有点醉意。

中年妇女要喊她停步,又立即警觉此事不能张扬,她打算追去,从这个女子的背影,她认出对方的身分。

因为心急,妇人在跨出后门时一个不小心,被洋灰小门槛绊住了,往前仆倒,胖胖的身体塌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巴达一声。

长发女子不告而别

前面的长发女子听到声响转头一望,她刚巧站在长巷唯一的路灯下,微弱的灯光已照清她的真相,她的打扮虽然似廿岁的姑娘,但她脸上的岁月沧桑痕迹无情的呈现她的年龄,她至少也有卅四五了。

她似乎有点紧张,拔脚就走,尽管脚上穿着3寸半的高跟鞋不能阻止她健步如飞。相反地胖胖的中年女人一挨半拐地反而追她不上,眼巴巴看着她走到大街穿过马路,截停一辆德士扬长而去。

中年胖妇人沮丧的站着发呆一会,想到后门大开可不是好玩的事,尤其此刻家中没有一个男人,她又急急一摇三摆走回去。

她安慰自己:“不要紧,我知道她是什么人,赶明儿我去打听,准能找到她,要回来。”

中年胖妇再没想到,她永远找不到这名打扮庸俗妖冶的长发女子。长发女子不告而别,连较要好的同行姐妹也不知她去向何方。

中年胖妇发呆好一会,然后把一切归诸命运的安排,她喃喃说:“这是命,她只能怪自己命不好。”

龙族子孙不像外国人那样迫切需要心理医生,是因为他们睿智把一切不如意归诸于命,逆来顺受后心平气和面对现实。

就在黑夜长巷那一幕后的廿多年,一名年轻女子也有“命运的安排,深不可测”的感慨。

很多人都说24岁的戴加福活泼可人,而且她别具一格的名字令人难忘。名字是她的母亲戴大姐为她取的。

初中的戴加福嫌这名俗,改为“嘉芙”,但到了出来社会做事后,她恢复原名加福,她已肯定人生有福气是好事,最好像自己的名字加福“再加福”。

戴加福妈妈已有58岁了,但人人都还是称她为“戴大姐”,这更像一个外号而不是称呼。

朋友都说戴加福活泼明朗,大概是近朱者赤,因为她的妈妈戴大姐就是个性明快干脆带着点泼辣。

戴加福从母姓,她问过妈妈:“我的生父是谁?”戴大姐答:“他没出一分钱养大你,不必去管他。”

如果以为戴大姐怨恨男人厌恶男人就错了,戴加福明白妈妈喜欢男人,而且一直有个固定的老伴。戴加福清楚的记得大约自己6岁,妈妈40岁左右,就和身材魁梧,声如洪钟的何叔好上了。

何叔在老家早有老婆儿女,但无碍与戴大姐陈仓暗渡。据说是何叔老婆常年有病。何叔是一名长途旅游巴士司机,长期来往两地,所以分设两头家并不困难。再说驾长途巴士外快甚丰,戴加福知道何叔可是每个月都有家用给妈妈。

只不过戴大姐为了女儿名声,不肯让何叔搬进来同居,只到他的住处幽会,间中偶尔让他留宿,所以基本上戴大姐与戴加福是母女相依为命。

戴大姐相当能干,早上到人来人往的车站卖椰浆饭和炒米粉,下午收黑市字花与万字,也帮人新屋出租买卖,她努力赚钱,所以女儿从小也没吃过苦。

关注女儿终身大事

戴大姐个性独立,但她有老派女人的思想,她认为“女人还是找个男人倚靠好”。所以自戴加福出来工作后,戴大姐就全心关注女儿的终身大事。

戴加福认识的异性也不少,只是还没遇到真命天子。一次她对母亲说:“男人有什么好,我的生父就够了,薄幸无情抛妻弃女。”

戴大姐一怔,然后说:“不能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男人有男人的好,你现在还不知道。”

戴加福耳根发烧,轻斥妈妈:“你太黄了。”

戴大姐笑骂:“你才黄,家中有个男人,担担挑挑的粗重活就是他的事,我幸好也找到老何能做这些事。”

戴加福嬉皮笑脸:“我陪妈妈一辈子。

”戴大姐说:“我不需要你,老何的老婆已死了两年了,我们已说过会相守一辈子当老来伴,你要孝顺我,就快点为我找个东床快婿。”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应该辞职?
67 votes · 67 answers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