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可怜男婴筹款被当老千 好心人全家遭肉搜霸凌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助可怜男婴筹款被当老千 好心人全家遭肉搜霸凌

(巴生24日讯)无国籍男婴疑遭虐待,后背大面积烧焦、脱皮、露出筋脉等,一名女保险代理基于好心,协助在社交平台发起众筹,岂料却惨被当老千,连丈夫和孩子照片也被人肉搜出侮辱鞭挞,惨遭网络霸凌!



来自旧古仔路的事主陈丽宝(29岁)今日在巴生社会工作者叶金发协助,召开记者会指出,该名15个月大男婴是她闺蜜的外甥。

她说,男婴身分特殊,母亲是越南人,为闺蜜表哥的婚外情人,因此出生后没报生纸,家庭也非常贫困,她在闺蜜要求下发动众筹,协助男婴度过难关,却没想到沦落“好人没好报”下场。


“我于上周日(20日)接到闺蜜来电求助,其阿姨(男婴婆婆)指男婴遭热水烫伤,但家人没钱和没报生纸,导致许多诊所拒收,已延医3天。”

她说,闺蜜和她一样从事保险行业,知道她可能有门路可以帮到男婴,因此希望她帮忙寻找医院为男婴治疗。

她指出,她当天成功协助男婴入住吉隆坡中央医院,经过医生检查后,发现男婴伤势严重,目前还在加护病房接受进一步观察。

陈丽宝(中)向叶金发(右2)求助,澄清本身并非老千;左起为陈丽宝、刘威胜及陈丽莹(右)。

她说,她当时看到男婴没奶粉也没纸尿片,且入院费2800令吉,家人被逼先用信用卡垫款,她担心未来打一支针约250令吉,还有医药费等,因此在闺蜜同意下,决定在社交网上为男婴众筹,确保男婴的医药费和日用品有着落。

“我在网上贴文后,许多网友反指我是老千,企图骗钱,甚致说我捏造故事,还把我丈夫和孩子的照片贴出来,说是我虐待自己孩子,对我百般污衊和污辱。”

她说,很多网友非常无赖,任她怎么解释也没用,她甚至回复讯息至凌晨4时,惟一样被误解,连手机也遭举报而关闭,以致一些保险客户也致电向她了解情况,所幸经过解释,客户都能理解。

她说,此事已牢扯到丈夫和孩子,让家人感到安全受威胁,因此她已2度报案,并现身澄清,希望民众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陈丽宝的手机号码也疑遭举报,结果遭关闭而无法使用。

不知发动筹款须备案
义款转交非政府组织

陈丽宝指出,由于她初时不理解程序而发起众筹,后被医生怀疑此事涉及虐童,因此已报警,并表示政府会承担所有医药费,惟她发动的众筹义款已开始纷至沓来。

她说,她也不知道发动筹款,需要向警方报备,因此马上到警局补报,后来也获得警方同意,让她为男婴筹款。

“基于目前已有警方、医院及非政府组织介入,我也暂停筹款,目前筹获约2万8000令吉,还有些纸尿片和奶粉,可能会直接转交予非政府组织,由对方接手处理。”

她说,为让所筹款透明化,并化解网友误会,她前晚特地进行直播,把一切讲清楚。

她强调,她由始至终旨在帮助闺蜜和男婴,没料却卷入“老千疑云”,她希望通过主流媒体澄清后,可以还她一个清白。

她补充说,期间有网友盗用她照片,发布一些伪造的手机对话截图,还有人冒充记者要采访她,因此她担心有真老千利用此事,冒充她招摇撞骗,因此希望网友不要中计,她目前已中止筹款。

陈丽宝、丈夫及孩子的照片被网友人肉搜查贴出来,并进行百般污衊和污辱。

闺蜜现身澄清误会
陈丽宝闺蜜谢嘉文(26岁)现身记者会为陈丽宝澄清,强调是她求助,才会导致所发生的一切误会。

她说,陈丽宝好心相助,才让外甥成功入院治疗,没料到却让她被误会为老千。

“我阿姨向我求助时,说外甥被热水烫伤,表哥则说是外甥自己抓到快熟面,导致热汤倒下被烫到。”

她指出,目前此案已交由警方调查,对于陈丽宝被污衊一事,她有必要站出来,还对方一个清白。

陈丽宝的丈夫刘威胜(27岁)和姐姐陈丽莹,也出席记者会。

叶金发:网民须为言论负责
社会工作者叶金发指出,他对陈丽宝的遭遇感到遗憾,明明好心做好事,却遭不负责任的网友污衊,好心没好报。

他说,网友必须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不要网络霸凌和发布不实言论、捏造事实等。

他说,陈丽宝遭网络霸凌后已报案2次,他希望警方能调查,否则他将带陈丽宝到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再次报案。

男婴疑遭虐待,目前还在加护病房,接受进一步观察。
15个月大的男婴后背大面积烧焦、脱皮、露出筋脉等,乍看之下一片血肉模糊。

(温志杰拍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雪隆布城目前实施的CMCO条例会否过于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