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爸爸,你真是天才(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爸爸,你真是天才(上) 作者:雅蒙

吳亞烈有一個奇異的感覺∶整件事像看電影一般。



閉着眼睛的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他的手掩着腰間的傷口,卻阻不了鮮血汩汩流出。澡堂很大卻寂無人聲,可以聽到若干個擰不緊的水喉頭有規律的滴水。

吳亞烈知道自己活不久了,他在兩年前故意避禍混入監獄,想藉皇氣保護。沒料到別人比他更厲害,也派了手下進來。


吳亞烈就是在洗澡時遭人暗算,但倒卧在地喘氣的他,嘴角仍含着一絲得意的微笑∶你們白費功夫,你們什麼都得不到。

吳亞烈神智有點迷糊,他渾身因冷而發抖,想到他剛剛被判刑入獄12年,到監獄報到的第一天,他換上囚服後,交出所有的隨身物件,登記官員大聲報告:

“衣一件、褲一條、褲帶一條,內褲一條、襪一雙、手錶一隻、金鏈一條、玉牌一隻、身分證一張、駕照一張、信用卡五張、提款卡一張、信一封、鎖匙一串、現款538令吉。”

他忽然想到這些芝麻碎事,如果他服刑期滿出獄,這些東西會交回給他,但顯然他等一下就會斷氣了,這些東西會交給誰?自己7歲的兒子吳建昌嗎?

女子探監

吳亞烈又想∶自己的身後事,會由誰來處理呢?所謂的妻子雖然和自己生下一名兒子,但一直沒有正式結婚,她一年前改嫁,連兒子也不要,送到他的父母那兒。父母老了,沒有見識又沒有錢,唉,怎麼辦。

他想∶早知道先留一筆錢給父母。但自己當初也是怕連累他們呀。

吳亞烈又想∶報應。一定很多人說我死得活該,在他們眼中我就是個流氓壞人,我好像什麼好事都沒做過。

吳亞烈咽下最後一口氣。

第二天剛好是探監的日子。吳亞烈在囚禁期間從來沒有訪客,卻不料他一死就有一名叫王麗的女子來探監。

王麗約廿七八歲年紀,稱得上年輕貌美,她衣着時髦卻俗艷,整個打扮充滿了夜女郎的風味。王麗的確是一名夜生活女郎,她剛剛才從東馬回來,一聽到吳亞烈入獄,什麼都不知道的她就去探監了。

如果王麗事先打聽過一下吳亞烈的事,也許她就會猶豫要不要去探監。

吳亞烈生前沒有做過什麼好事,但他的確幫過王麗解決過一些困難,所以在王麗心中,這位“亞烈哥”算是她的恩人。

那時王麗被一名自稱有惡勢力的吃軟飯男子控制着,還常施夏楚,王麗屢次要逃離魔掌而不得。

那時王麗一名好姐妹是吳亞烈的情婦,在王麗口口聲聲“姐夫”下,吳亞烈拍胸膛答應為她出頭,談好了“分手費”,王麗終於獲得自由,還在吳亞烈熱心介紹下,轉碼頭到東馬找生活。

吳亞烈並沒有占王麗任何便宜,十足一個“好姐夫”樣,所以在王麗心中,“亞烈哥”是一名好人,是她的恩人。

恩人坐牢,王麗豈能不去探望。在她的生活圈子中,“男性朋友”出入監獄不足為奇,她以前也有過探監的經驗。

瞠目結舌

可是王麗沒想到這一次的探監令她瞠目結舌。她被帶進辦公室,然後官員告訴她,吳亞烈昨晚不幸喪生的事。當局一定力加偵查。不過當務之急是吳亞烈的身後事要如何處理,希望王麗能代為通知吳亞烈的至親。

王麗感到頭都大了,但恩人的身後事,她是不能不出力的。

王麗原以為只要通知到吳亞烈的親人後,自己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她找到吳亞烈的父親老吳。吳亞烈的母親在去年就去世了,由老吳帶着吳亞烈7歲的兒子吳建昌艱苦過活。

但老吳老邁無能,只會手腳顫抖無助的流淚,吳建昌是黃口小兒,似懂非懂。

王麗自覺責無旁貸,願意負起吳亞烈的身後事。一來她剛從東馬賺到一點錢回來,二來他們此類江湖兒女相信施棺幫助死者是一大善事,會得到很大的回報。

也因為王麗太忙,沒有去打聽吳亞烈生前惹下的麻煩,所以才會出面處理吳亞烈的後事。

王麗帶着老吳與吳建昌領出吳亞烈的遺體,到監獄領出吳亞烈的遺物,也就是吳亞烈第一天入獄除下的那些隨身物品,如衣褲鞋襪手錶之類。王麗把它們通通裝在一個大型膠袋內,交給老吳。

吳亞烈的葬禮簡單草率,只停柩一晚,但來執紼的人卻比王麗想像的多,江湖兒女多義氣,帛金夠處理葬禮有餘。

王麗當然不知道有人在冷眼觀察她、討論她∶“她與吳亞烈什麼關係,不清楚。但聽說她以前叫吳亞烈姐夫,吳亞烈幫過她搞掂一名拖鞋王。吳亞烈會不會告訴她?應該不會,沒有機會。這個王麗5年前就去了東馬,回來才一個多禮拜,她去探監時吳亞烈已經死了。她沒有機會見到吳亞烈。吳亞烈這個人六親不認,連他的父母都不知道,他怎麼會信任這個女人?如果吳亞烈真有那筆錢,他也沒福氣享用了。”

(三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是否贊同提高違反SOP罰款?
150 votes · 150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