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爸爸,你真是天才(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爸爸,你真是天才(上) 作者:雅蒙

吴亚烈有一个奇异的感觉∶整件事像看电影一般。



闭着眼睛的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他的手掩着腰间的伤口,却阻不了鲜血汩汩流出。澡堂很大却寂无人声,可以听到若干个拧不紧的水喉头有规律的滴水。

吴亚烈知道自己活不久了,他在两年前故意避祸混入监狱,想藉皇气保护。没料到别人比他更厉害,也派了手下进来。


吴亚烈就是在洗澡时遭人暗算,但倒卧在地喘气的他,嘴角仍含着一丝得意的微笑∶你们白费功夫,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吴亚烈神智有点迷糊,他浑身因冷而发抖,想到他刚刚被判刑入狱12年,到监狱报到的第一天,他换上囚服后,交出所有的随身物件,登记官员大声报告:

“衣一件、裤一条、裤带一条,内裤一条、袜一双、手表一只、金链一条、玉牌一只、身分证一张、驾照一张、信用卡五张、提款卡一张、信一封、锁匙一串、现款538令吉。”

他忽然想到这些芝麻碎事,如果他服刑期满出狱,这些东西会交回给他,但显然他等一下就会断气了,这些东西会交给谁?自己7岁的儿子吴建昌吗?

女子探监

吴亚烈又想∶自己的身后事,会由谁来处理呢?所谓的妻子虽然和自己生下一名儿子,但一直没有正式结婚,她一年前改嫁,连儿子也不要,送到他的父母那儿。父母老了,没有见识又没有钱,唉,怎么办。

他想∶早知道先留一笔钱给父母。但自己当初也是怕连累他们呀。

吴亚烈又想∶报应。一定很多人说我死得活该,在他们眼中我就是个流氓坏人,我好像什么好事都没做过。

吴亚烈咽下最后一口气。

第二天刚好是探监的日子。吴亚烈在囚禁期间从来没有访客,却不料他一死就有一名叫王丽的女子来探监。

王丽约廿七八岁年纪,称得上年轻貌美,她衣着时髦却俗艳,整个打扮充满了夜女郎的风味。王丽的确是一名夜生活女郎,她刚刚才从东马回来,一听到吴亚烈入狱,什么都不知道的她就去探监了。

如果王丽事先打听过一下吴亚烈的事,也许她就会犹豫要不要去探监。

吴亚烈生前没有做过什么好事,但他的确帮过王丽解决过一些困难,所以在王丽心中,这位“亚烈哥”算是她的恩人。

那时王丽被一名自称有恶势力的吃软饭男子控制着,还常施夏楚,王丽屡次要逃离魔掌而不得。

那时王丽一名好姐妹是吴亚烈的情妇,在王丽口口声声“姐夫”下,吴亚烈拍胸膛答应为她出头,谈好了“分手费”,王丽终于获得自由,还在吴亚烈热心介绍下,转码头到东马找生活。

吴亚烈并没有占王丽任何便宜,十足一个“好姐夫”样,所以在王丽心中,“亚烈哥”是一名好人,是她的恩人。

恩人坐牢,王丽岂能不去探望。在她的生活圈子中,“男性朋友”出入监狱不足为奇,她以前也有过探监的经验。

瞠目结舌

可是王丽没想到这一次的探监令她瞠目结舌。她被带进办公室,然后官员告诉她,吴亚烈昨晚不幸丧生的事。当局一定力加侦查。不过当务之急是吴亚烈的身后事要如何处理,希望王丽能代为通知吴亚烈的至亲。

王丽感到头都大了,但恩人的身后事,她是不能不出力的。

王丽原以为只要通知到吴亚烈的亲人后,自己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她找到吴亚烈的父亲老吴。吴亚烈的母亲在去年就去世了,由老吴带着吴亚烈7岁的儿子吴建昌艰苦过活。

但老吴老迈无能,只会手脚颤抖无助的流泪,吴建昌是黄口小儿,似懂非懂。

王丽自觉责无旁贷,愿意负起吴亚烈的身后事。一来她刚从东马赚到一点钱回来,二来他们此类江湖儿女相信施棺帮助死者是一大善事,会得到很大的回报。

也因为王丽太忙,没有去打听吴亚烈生前惹下的麻烦,所以才会出面处理吴亚烈的后事。

王丽带着老吴与吴建昌领出吴亚烈的遗体,到监狱领出吴亚烈的遗物,也就是吴亚烈第一天入狱除下的那些随身物品,如衣裤鞋袜手表之类。王丽把它们通通装在一个大型胶袋内,交给老吴。

吴亚烈的葬礼简单草率,只停柩一晚,但来执绋的人却比王丽想像的多,江湖儿女多义气,帛金够处理葬礼有余。

王丽当然不知道有人在冷眼观察她、讨论她∶“她与吴亚烈什么关系,不清楚。但听说她以前叫吴亚烈姐夫,吴亚烈帮过她搞掂一名拖鞋王。吴亚烈会不会告诉她?应该不会,没有机会。这个王丽5年前就去了东马,回来才一个多礼拜,她去探监时吴亚烈已经死了。她没有机会见到吴亚烈。吴亚烈这个人六亲不认,连他的父母都不知道,他怎么会信任这个女人?如果吴亚烈真有那笔钱,他也没福气享用了。”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应该辞职?
67 votes · 67 answers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