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符资格没到手 没出海反获批 渔民津贴 疏漏百出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符资格没到手 没出海反获批 渔民津贴 疏漏百出

(吉隆坡21日讯)渔民生活津贴政策漏洞百出,有渔船、出海的渔民继续申请不批、领不到渔民生活津贴,反而没有出海、没有渔船,甚至已逝者,继续享受津贴。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日前出席活动时宣布,政府同意把渔民生活津贴,从原本的250令吉恢复调高至300令吉。

慕尤丁指,在希盟执政时代将每月300令吉的渔民生活津贴由300令吉降低至250令吉,国盟政府则是决定把250令吉恢复调高至300令吉。


根据《中国报》记者向雪州各渔村、海产和渔业公会等了解,从国阵执政时代到希盟政府,再到国盟政府,在派发渔民生活津贴上一样漏洞百出,符合资格渔民申请不到,没船没出海的人却可继续领取津贴。

“即使如今通过渔民协会协调和协助,仍无法解决渔民领取不到生活津贴的问题。”

生活津贴时有时无,让渔民叫苦连天。

他们重申,即使他们能提供证据,证明是有渔船、有出海捕鱼,当局甚至派出官员来搜证及拍照等,但上诉仍无效。

至于一些不符合资格的人,包括已没有出海者继续领取津贴,已没有渔船的人继续申请和领取津贴,更放上妻子儿女女婿媳妇、家族成员的名字冒名为船员,甚至于是已逝世的人,继续有人冒名领取津贴。

除了上述情,有些渔民也申诉津贴无法按月发,一些渔民经常登门向渔民协会吵闹之后,才获得津贴,尤其是在今年更是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渔民生活津贴又没有按月派发,也是常出现时有时无的情况,让不少渔民叫苦连天。

他们认为,渔民协会还是未掌握渔船的实际情况,尤其是在领取津贴的名单,也应该要重新再鉴定,包括让渔村村长协助定,避免不符合符格的人继续领取生活津贴。

渔民生活津贴主要是让在渔船上工作的船员们领取,对于船员而言,也是其中一项经济来源。

船员津贴被扣50令吉

对于渔民生活津贴一事,渔民们的说法各异,但不少表明在希盟执政时代,有关津贴是被扣除了50令吉。

对于所领取的生活津贴,A牌渔况和B牌渔船所领取的生活津贴各不相同,A牌和B牌渔船的渔民生活津贴是300令吉和250令吉,目前是各别被扣除50令吉。

至于C牌渔船,有者表明C牌渔船的生活津贴是已取消,原本每月的渔民生活津贴是250令吉。

据了解,每月领取渔民生活津贴的并不是船主,而是在渔船上工作的船员,生活津贴在过去也被当成是船员们的每月一部分的薪金来源。

一般上,A牌渔船上共有两三个船员工作,B牌渔船则是有三四个船员,但不能聘用舵手,至于C牌渔船,则是可聘用5、6人,但如果是围网的渔船,聘用的船员可能介于10个至20个之间。

有必要改善机制
◆马来西亚渔业总会会长兼适耕庄渔业公会主席谢添僖

在雪州接获许多渔民的投诉,在今年内,很多渔民拿不到渔民生活津贴, 包括A牌和B牌渔船。

A牌渔船的渔民生活津贴贴,是每个月300令吉,B牌和C牌的则是250令吉。

渔民生活津贴,是让在渔船上工作的船员们领取,通常都是由渔业发展局派发,由渔民协会进行协助和协调。

曾多次提出渔民生活津贴的问题,真正出海的人拿不到,没有出海、没有渔船的人却领到生活津贴,此问题已持续多年,但迄今也是未能解决,如今反而是有更多人领不到生活津贴。

希望当局能改善派发生活津贴的机制,避免类似的情况年年发生,尤其是领取生活津贴的名单应该要重新鉴定和整顿。

渔船在2015年至 2017年之间都能合法聘用外劳,但在2017年之后就不能申请外劳,也让渔船在过去数年来面对劳工短缺的情况。

应鉴定渔民身分
◆大港渔村村长佘克顺

我认为政府在派发渔民生活津贴上应该要有更好的政策和制度,应该全面的鉴定领取生活津贴的渔民身份,让真正符合资格的人领取,该津贴也应按月派发,而不是目前般时有时无的情况。

据了解,目前是有不少渔民面对拿不到生活津贴的情况,虽然只是每个月200至300令吉,但对于一些薪金不高的船员来说,也是一个经济来源。

有些有渔船的人却申请不到,有些成功申请到的人又不是每个月定时领取到,当局有时又按月派发,有时又没有派发,有时还要去渔民协会吵闹之后,才成功领取到。

生活津贴主要是让在渔船上工作的船员领取,船主是不能领取生活津贴。

在渔船上工作的船员们的薪金计算方式各异,平均每个月是1500令去至1700令吉不等。

有些船员的薪金是以日薪计算,每一天的薪金是介于60令吉至80令吉不等,有些是领取基本薪金,即是一个月数百令吉,每一次出海则是从渔获中再抽佣金。

多次上诉不获批
◆瓜雪双溪加江渔村村长林福长

据了解,在希盟执政中央时代,为了肃贪,农业部针对派发渔民津贴政策做出整顿,当时通过各地区的渔民协会处理。

当时希盟政府的用意,是希望真正有资格领取的渔民才能够领取渔民津贴,解决有人混水摸鱼的情况发生,或者是没有出 海捕鱼、没有渔船的渔民也领取生活津贴。

但因渔民协会也不是很完善的处理,整个派发生活津贴的制度上还是弊端百出,一些真正出海捕鱼的渔民反而是领不到生活津贴,反而一些没有渔船、没有出海捕鱼的前渔民继续领取津贴。

A牌和B牌渔船之前侮月是领取300令吉和250令吉的生活津贴,但之后是被扣除50令吉。

C牌则是和B牌渔船一样,领取250令吉的生活津贴, 但C牌渔船的生活津贴是已被取消。

我的渔船是B牌渔船,在早前曾申请到生活津贴,但之后却无法申请到,即使是已经过3、4次上诉,还是申请不到。

当我提呈上诉,也是有官员来看渔船,也有拍照等,我也提供证据,证明我是有渔船,也有出海捕鱼,但多次上诉还是不成功。

我认为渔业发展局应该让各渔村的村长做为见证人,相信各渔村的村长应该清楚那一艘渔船有出海捕鱼,那一些渔民是已没有捕鱼等,村长对于情况的掌握是比渔民协会更加的清楚。

一些渔民因为年级大了而没有出海捕鱼,但还是有继续领取生活津贴,或者有关渔民已逝世,但还是有人继续领取,或者是其渔船已售卖,但因渔船不能割名,也让前船主继续领取。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雪隆布城目前实施的CMCO条例会否过于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