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靈異堂◢ 紅毛屎女乩童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阿伯靈異堂◢ 紅毛屎女乩童

阿伯敘述了很多期有關靈媒“神婆”謎雅處理過的個案,大家都知道她走的是西式路線,精通靈感派塔羅問卜,幫人回溯前世記憶和寵物溝通,如果她到了華人的道教廟宇,會出現什麼樣的衝擊情景?



謎雅對阿伯坦言,雖然她父親當年因她的隔代靈媒血統,向神廟師傅學習而踏上修行之途,但父女倆走的卻是中西派別各異的路線,她不懂批八字或紫微斗數算命,也不會看風水,更妄論上門為人安神開光。

然而,因緣際會之下,她竟然到一間道教廟宇做出“指點”,讓廟宇理事們甚至乩童都對她另眼相看,阿伯徵求過謎雅的同意後,這回決定分成上下兩期,把謎雅經歷過的趣聞記述在靈異堂系列內。


(圖取自網絡,非當事人)

獲神像修復師邀請 前往道教廟宇勘察

謎雅和阿伯一樣,身邊不乏奇人異士或各類怪咖,其實如果大家曾和這些一般人眼中的“怪人”接觸過,會發現他們並不難相處,甚至還很有趣,因為時常會碰上一些預想不到的古怪事情。

她在柔佛州新山有一名工匠朋友,從事的專職項目相當冷僻,他接觸的是華人民間文化,專業修復各類材料的神像,憑手藝儘可能將一些年代悠久,金身出現裂縫破損、脫漆斑駁的古老神像恢復原狀,阿伯笑稱為“神像修復師”。

該友人和廟宇往來頻密,經常承接一些修復廟宇神像的工作,剛好當地有一間華人廟宇計劃展開修復工程,便找上了他,友人知道謎雅具有通靈能力,很好奇她到了廟宇內會出現什麼反應,抱着好玩又想測試的心態,帶了她一起去勘察。

事實上,這間也不是什麼大型的著名廟宇,也沒有特別的神跡故事足以讓廟譽聲名遠播,雖處於新山郊外地區,但常年香火綿綿,善信不絕,廟務並不算差。

剛踏步入廟宇範圍,謎雅突然發現有一股莫名的壓力撲面而來,令她全身氣場緊繃,感應到廟內似乎有“東西”傳達訊息,很明顯是不歡迎她,不過她入廟上香稟告來因後,那種感覺就隨之消散。

新屆理事 挑選乩童

這間廟宇不久前才完成理事會改選,迎來新一批理事成員接手廟務,當天新任主席和數名理事都前來廟宇,還帶了一名年輕乩童,他們不只與謎雅的工匠友人共商神像修復工作,其實還另有事務的。

新屆理事新作風,成員們雄心勃勃,帶有擴張版圖的野心,他們打算培訓最“傑出”的乩童,才能振興未來的廟務,打響廟譽的名堂,吸引更多善信和香油錢。

謎雅跟隨一眾人進入廟宇的會議室內,裡面還坐着一名華裔安娣,衣着打扮普通,長相和一般婦女無異,若沒說出別人是不知道,原來她是一名這間廟的“准乩童”。

當天,理事成員們正打算進行“乩童候選人”遴選會議,他們要在這位安娣與那位年輕人之間,選出為廟方主事的乩童。

(圖取自網絡,非當事人)

安娣乩童 不諳華文

安娣當乩童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偏偏她是一名“紅毛屎”(也是一般人常講的“香蕉人”),這可讓許多人語塞了。

在本地以粵語溝通為主的華裔,一般上會譏笑完全不懂母語的華族同胞為“紅毛屎”(嘲諷指“吃洋人的大便”),當然這種蔑稱很敏感且具爭議性。

不諳華語不是罪,但對純粹是英語源流文化的人,將來要華人廟宇為人扶乩和畫符寫字,該怎麼辦?

安娣一口英語腔,她自己心知肚明,自己是無法用華語或方言進行溝通,怎麼能在廟宇為普遍以華語溝通的善信服務呢?所以她甚是為難,向理事們解釋說她無法勝任,坦言亦不想當女乩童。

神明啟示 相中安娣

其實,早在進入這間廟宇後,謎雅就一度陷入思緒雜亂狀態,她的通靈體質接獲不斷湧現的訊息,她悄悄定下心去感應和接收,才發現竟是廟方的主神給了她“提示”。

謎雅花了一點時間分析訊息,總算明白了神明給她的“啟示”,在眾人還在討論乩童人選的時候,她忍不住插嘴了。

她當著主席和一眾理事的面前,用英語安撫安娣乩童,要她不必擔心,依據廟宇主神的意願,其實是屬意她成為未來的扶乩“代言人”。

“只有特殊機緣才能為神明辦事,神明也體諒,即使不會華語也無妨,只要安娣你願意做(扶乩),就盡量做吧,一切都是隨緣,神明是不勉強人的…. ..”

謎雅還依據接獲神明的其他訊息,當場另做出一番指點,道出了這間廟宇的關鍵癥結,結果讓一眾理事成員及在場的2名“准乩童”始料不及,全數人都驚呆了……

文接下期:《擺錯神位》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為雪隆布城目前實施的CMCO條例會否過於鬆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