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红毛屎女乩童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红毛屎女乩童

阿伯叙述了很多期有关灵媒“神婆”谜雅处理过的个案,大家都知道她走的是西式路线,精通灵感派塔罗问卜,帮人回溯前世记忆和宠物沟通,如果她到了华人的道教庙宇,会出现什么样的冲击情景?



谜雅对阿伯坦言,虽然她父亲当年因她的隔代灵媒血统,向神庙师傅学习而踏上修行之途,但父女俩走的却是中西派别各异的路线,她不懂批八字或紫微斗数算命,也不会看风水,更妄论上门为人安神开光。

然而,因缘际会之下,她竟然到一间道教庙宇做出“指点”,让庙宇理事们甚至乩童都对她另眼相看,阿伯征求过谜雅的同意后,这回决定分成上下两期,把谜雅经历过的趣闻记述在灵异堂系列内。


(图取自网络,非当事人)

获神像修复师邀请 前往道教庙宇勘察

谜雅和阿伯一样,身边不乏奇人异士或各类怪咖,其实如果大家曾和这些一般人眼中的“怪人”接触过,会发现他们并不难相处,甚至还很有趣,因为时常会碰上一些预想不到的古怪事情。

她在柔佛州新山有一名工匠朋友,从事的专职项目相当冷僻,他接触的是华人民间文化,专业修复各类材料的神像,凭手艺尽可能将一些年代悠久,金身出现裂缝破损、脱漆斑驳的古老神像恢复原状,阿伯笑称为“神像修复师”。

该友人和庙宇往来频密,经常承接一些修复庙宇神像的工作,刚好当地有一间华人庙宇计划展开修复工程,便找上了他,友人知道谜雅具有通灵能力,很好奇她到了庙宇内会出现什么反应,抱着好玩又想测试的心态,带了她一起去勘察。

事实上,这间也不是什么大型的著名庙宇,也没有特别的神迹故事足以让庙誉声名远播,虽处于新山郊外地区,但常年香火绵绵,善信不绝,庙务并不算差。

刚踏步入庙宇范围,谜雅突然发现有一股莫名的压力扑面而来,令她全身气场紧绷,感应到庙内似乎有“东西”传达讯息,很明显是不欢迎她,不过她入庙上香禀告来因后,那种感觉就随之消散。

新届理事 挑选乩童

这间庙宇不久前才完成理事会改选,迎来新一批理事成员接手庙务,当天新任主席和数名理事都前来庙宇,还带了一名年轻乩童,他们不只与谜雅的工匠友人共商神像修复工作,其实还另有事务的。

新届理事新作风,成员们雄心勃勃,带有扩张版图的野心,他们打算培训最“杰出”的乩童,才能振兴未来的庙务,打响庙誉的名堂,吸引更多善信和香油钱。

谜雅跟随一众人进入庙宇的会议室内,里面还坐着一名华裔安娣,衣着打扮普通,长相和一般妇女无异,若没说出别人是不知道,原来她是一名这间庙的“准乩童”。

当天,理事成员们正打算进行“乩童候选人”遴选会议,他们要在这位安娣与那位年轻人之间,选出为庙方主事的乩童。

(图取自网络,非当事人)

安娣乩童 不谙华文

安娣当乩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偏偏她是一名“红毛屎”(也是一般人常讲的“香蕉人”),这可让许多人语塞了。

在本地以粤语沟通为主的华裔,一般上会讥笑完全不懂母语的华族同胞为“红毛屎”(嘲讽指“吃洋人的大便”),当然这种蔑称很敏感且具争议性。

不谙华语不是罪,但对纯粹是英语源流文化的人,将来要华人庙宇为人扶乩和画符写字,该怎么办?

安娣一口英语腔,她自己心知肚明,自己是无法用华语或方言进行沟通,怎么能在庙宇为普遍以华语沟通的善信服务呢?所以她甚是为难,向理事们解释说她无法胜任,坦言亦不想当女乩童。

神明启示 相中安娣

其实,早在进入这间庙宇后,谜雅就一度陷入思绪杂乱状态,她的通灵体质接获不断涌现的讯息,她悄悄定下心去感应和接收,才发现竟是庙方的主神给了她“提示”。

谜雅花了一点时间分析讯息,总算明白了神明给她的“启示”,在众人还在讨论乩童人选的时候,她忍不住插嘴了。

她当着主席和一众理事的面前,用英语安抚安娣乩童,要她不必担心,依据庙宇主神的意愿,其实是属意她成为未来的扶乩“代言人”。

“只有特殊机缘才能为神明办事,神明也体谅,即使不会华语也无妨,只要安娣你愿意做(扶乩),就尽量做吧,一切都是随缘,神明是不勉强人的…. ..”

谜雅还依据接获神明的其他讯息,当场另做出一番指点,道出了这间庙宇的关键症结,结果让一众理事成员及在场的2名“准乩童”始料不及,全数人都惊呆了……

文接下期:《摆错神位》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雪隆布城目前实施的CMCO条例会否过于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