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黄雀(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黄雀(上) 作者:雅蒙

在这条闹市两旁颇体面的各式店铺之间,有好几条小巷,穿进去是另一种“大众化”的风光。里面有整廿幢旧式组屋,几乎都超额的住满人,形成了一个下层社会的社区,是一个龙蛇混杂的黑区。



在街边和老伴卖炒粉糖水的赖婶,早年幸运的申请到一个3房单位,原本不够住,但如今儿女各自成家搬出去了,反而多了2个空房。

赖婶和老伴节俭惯了又甚爱攒钱,理所当然把2间最好的房间租出去,俩老住在尾房。城市寸金尺土,租金甚令他们满意。


上个月一名房客搬走了,不过却很快又租出去。来租房的是2名单身汉,五官平凡但带有一种戾气,但这样的男人在这区太多了,老赖夫妇已见惯不怪。

他们还颇满意,因为这2人自称常出坡做推销生意,而且对房租也不讲价,也爽快的先付3个月头期和押底。老赖夫妇心中暗喜觉得赚了,他们原本打算在讲价讨价时减个30、50的。

另一名房客是摽梅已过的林小姐,是一名文员,已住了快3年,是老赖夫妇很满意的房客。不料却匆匆忙忙宁愿亏一个月押底金就搬走了,因为她吓坏了。

事缘一个晚上林小姐回来时,在楼梯间听到有一个男人在身后唤∶“林小姐,你看。”

她下意识回头一看,是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男子,衣着整齐但是却打开了裤裆“露械”示威,冰清玉洁的林小姐几时见过这种丑态,登时吓得花容失色尖叫不已,等其他住客跑出来看个究竟,那变态男早已无影无踪。

真正令林小姐害怕的是这变态男知道她姓林,更糟的是第二天她收到一封淫猥不堪的信。林小姐连多一天都不肯再住下去。

有意租房

老赖第二天才贴上“吉房招租”的红纸,下午才收档回家就已有一名年轻女子礼貌多端的表示有意租房。

这女子顶多25、6岁,穿着长袖高领子的白恤衫配一条长到小腿中间的黑裙子,剪着一个朴素的冬菇发型,还戴着一副廉价的黑色胶框眼镜,一看就知道是个良家妇女,赖婶最喜欢这类型的房客,开出公道的房租,这女子一口答应。

这名叫秦美瑶的女子自称是一名文员,她也照租房的规矩给老赖夫妇看了身分证,还交上影印副本,同时付上3个月房租与押底。

赖婶很满意这2间房的房客,2名单身汉阿黄与阿陈10天半个月才回来一次,每次还带有一些外地土产相送。秦美瑶很沉静,早出晚归,星期五到星期日也不回来睡,说是回家乡探年迈的老母。她也时常在下班后带一些小吃回来给老赖夫妇,还勤力的帮忙抹地。

秦美瑶是搬入快一个月才碰到同屋共住的阿黄与阿陈,他们是回来了又要出去,遇到秦美瑶开门进来,阿黄与阿陈这2个麻甩佬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看。

他们走后,秦美瑶不满的向赖婶说∶“这2个人是干什么的,这样没有礼貌盯着人看。”

赖婶漫不经心回答∶“男人当然喜欢看女人啦。”

她心中想∶“你又不是长得很美,有男人看已要偷笑。”

可能是赖婶老眼昏花,阿黄与阿陈有不同看法,他们一边下楼一边评论,阿黄笑说∶“刚才那条菜如果打扮一下丢掉眼镜,应该相当好看。”

阿陈也笑说∶“是啊,身材很正呀,可惜穿得像老姑婆,搞不好都没让男人碰过,还是个处女。”

这一点他们又猜错了,秦美瑶是有一个男友的,每个星期五晚上直到星期日呢,秦美瑶都到男友的家过夜双宿双栖。

赌球胜了

这个星期五晚上,秦美瑶又到男友那儿去了。她在厨房煮宵夜,男友正手持啤酒在观看电视直播欧洲杯足球联赛。

这男子大约30岁,浓眉高鼻阔嘴长得相当英俊,他打着赤膊,只穿着一条短短的操裤,壮健结实的身体一露无遗,充满雄性剽悍魅力。

球赛准时结束,他捧场的球队胜了也意味他赌球胜了。心中很高兴,他一边起身一边嚷∶“煮好了没有啊,我很饿啦。”

他走进厨房从后面把秦美瑶抱在怀中毛手毛脚。

两人吃宵夜时,男的笑笑说∶“你记得吗,我们读书那间小学有一个王老师,她也是剪这样一个冬菇头,只是她太丑了,没有你这样好看,我现在觉得冬菇头也很好看。”

秦美瑶笑说∶“要死,王老师不是那么丑啦,只是她老了人又瘦……”

两人显然有共同的“历史”。

秦美瑶又说∶“上星期我回家乡,妈妈又问我,你到底几时才娶我,后来我送钱到你家,你妈妈又问我∶“你几时才会嫁入我家呀。”

男的笑∶“那很公平呀,我是说你还不肯嫁我呀。”

秦美瑶说∶“我跟我妈说,等他找到一笔钱安定下来就会娶我,她还不满的说∶他几时才能找到钱,找钱那么容易咩。”

男的笑说∶“你跟她说,快了快了。”他忽然问∶“你刚才说你昨天遇到那2个男子,他们有和你说话吗?”秦美瑶摇头∶“没有,他们只看我一下,也许以为我是老师吧。”

男的站起来说∶“我先冲个凉、就睡了,你快来啊,我要向你交货证明小弟对你一片忠诚、没有乱滚。”一边走回睡房。(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政府征收网购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