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頭條◢ 從租店、註冊公司至申請執照 中介為“勞板”分憂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大城事頭條◢ 從租店、註冊公司至申請執照 中介為“勞板”分憂

(吉隆坡16日訊)這邊廂取締封店,另邊廂中介公司提供“一條龍”服務,從租店、註冊公司至申請執照等,被查封店鋪、執照被吊銷的“勞板”,在短時間重開商店,據悉有者更“租用本人人頭”申請執照,而真正營業者是“勞板”。



根據《中國報》了解,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從3月迄今,吉隆坡市政局頻在吉隆坡市一帶展開取締行動,查封不少由外勞經營的商店、小販攤位等,及吊銷執照。

早前被列入吉隆坡市政局執法單位取締的地區,包括在吉隆坡批發公市附近的商業區、士拉央批發公市附近商店、武吉免登一帶。


不過,最讓當地一些商家不解的是,早前已被查封的商店,在近月內陸續重新開回,據悉也是“勞板”營業, 有部分更擁有合法執照。

據一些公會、地方領袖反映,早前已被查封的商店,在近日都有重開的趨勢,其中有部分只是在被查封一個月之後重新營業。

據悉,有中介公司提供“一條龍”服務,從租店、註冊公司至申請執照,包括借用“人頭”,以本地人名字註冊公司,或租用執照,當幕前“老闆”,一旦取締行動時,跑出來自稱是商店業者,但有關生意卻是由“勞板”經營。

一些娶本地女人的“勞板”,則以其太太名譽註冊公司和申請執照,在本地合法營業;另外,也有一些本地人是租賃執照給“勞板”,以賺取高出數倍的費用。

消息說,上述情況發生以久,租用執照、租用名字、中介等人士,每個月也可向“勞板 ”收取相當可觀的費用。

吉隆坡市政局從3月迄今,在吉隆坡一帶查封許多“勞板”經營的商店。
一些外勞商店遭查封之後,不少商店又能在很短間內恢復營業。

薛富豐:中介每月收取額外費用

吉隆坡武吉免登小販商工會主席薛富豐說,有中介提供“一條龍”,從租店、註冊公司到申請執照都一手包辦,每個月收取額外的費用。

薛富豐接受《中國報》記者電訪時說,據他觀察,之前在武吉免登一帶曾被執法單位取締的商店中,有部分已重開,而且營業的還是“勞板”。

對於有公司包辦執照申請的說法時,他說,相信所謂的公司應該是一些中介,提供“一條龍”的服務,包括租店、註冊公司、申請執照等。

“由於有中介包辦,再加上執法不夠嚴,以致被查封的商店能夠在很短時間內重開。”

他說,“勞板”所繳付的租金通常都會比較高, 例如本地人可能只是以1萬令吉租下店鋪,“勞板”所付的租金更高,大約也要1萬5000令吉。

他說,他們相信有關中介是用本地人名字註冊公司或申請執伙照等,或者是外勞使用其本地妻子的名譽申請註冊公司或執照申請等,有關中介每個月也可抽取收費。

“勞板”所付出的租金雖然比較貴,但有者會把店面分隔成數個隔間,再分租給同鄉,共同承包租金。”

吉隆坡市政局當場充公外勞經營的小食肆內的物品。

商店陸續開回

◆吉隆坡蔬菜批發商公會會長黃敬發

雖然市政局曾在批發公市附近一帶展開取締行動,及查封了一些“營板”的商店和小販攤位等。

但最近這些商店已陸續開回,商店還是由“勞板”經營,據了解,這些“勞閭”的商店擁有執照。

在批發公市批鄰商業區,至少有超過20、30多間商店,是由“勞板”, 有部分曾被取締的商店,如今還是如今還是仍如常的營業。

相信他們都是採用“阿里巴巴式手法”,通過一間公司申請執照,該公司主要是承包執照申請。

他們使用本地人的名字,或“本地人頭”,獲得執照,一旦執法當局取締時,就有本地人跑出來自稱是老闆,但實際上相關商店是由“勞閭”所經營。

這些“營閭”都是以售賣雜貨、蔬菜、魚等為主,貨源也是直接由泰國入口,或者是向本地菜農等取貨,鮮少向批發公市批發商訂貨。

幕後有人撐腰

◆吉隆坡批發公市小批發商公會顧問鄭秀明

據最近觀察, 之前遭取締的“勞閭”商店如今又逐步開回,而且數量在增加當中。

相信幕後是有人在撐腰,不然也不大可能在如此短時間內又回來重新開店。

每天來來往往,看到的都是一些“勞板”在看店和做生意,例如巴基斯坦籍、孟加拉籍等,但當執法單位來取締時,又有本自稱是老闆的本地人刨出來。

我們相信是借用或者是租用本地人的名字,申請執照,但真正的老闆卻是外勞。

隆市一帶由外勞經營的商店日益增加,引發各界關注。
雖然吉隆坡市政局曾在吉隆坡批發公市毗鄰商業區,取締“勞板”商店,但有些之後已陸續重開。

報導:郭貞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為雪隆布城目前實施的CMCO條例會否過於鬆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