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从租店、注册公司至申请执照 中介为“劳板”分忧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从租店、注册公司至申请执照 中介为“劳板”分忧

(吉隆坡16日讯)这边厢取缔封店,另边厢中介公司提供“一条龙”服务,从租店、注册公司至申请执照等,被查封店铺、执照被吊销的“劳板”,在短时间重开商店,据悉有者更“租用本人人头”申请执照,而真正营业者是“劳板”。



根据《中国报》了解,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从3月迄今,吉隆坡市政局频在吉隆坡市一带展开取缔行动,查封不少由外劳经营的商店、小贩摊位等,及吊销执照。

早前被列入吉隆坡市政局执法单位取缔的地区,包括在吉隆坡批发公市附近的商业区、士拉央批发公市附近商店、武吉免登一带。


不过,最让当地一些商家不解的是,早前已被查封的商店,在近月内陆续重新开回,据悉也是“劳板”营业, 有部分更拥有合法执照。

据一些公会、地方领袖反映,早前已被查封的商店,在近日都有重开的趋势,其中有部分只是在被查封一个月之后重新营业。

据悉,有中介公司提供“一条龙”服务,从租店、注册公司至申请执照,包括借用“人头”,以本地人名字注册公司,或租用执照,当幕前“老板”,一旦取缔行动时,跑出来自称是商店业者,但有关生意却是由“劳板”经营。

一些娶本地女人的“劳板”,则以其太太名誉注册公司和申请执照,在本地合法营业;另外,也有一些本地人是租赁执照给“劳板”,以赚取高出数倍的费用。

消息说,上述情况发生以久,租用执照、租用名字、中介等人士,每个月也可向“劳板 ”收取相当可观的费用。

吉隆坡市政局从3月迄今,在吉隆坡一带查封许多“劳板”经营的商店。
一些外劳商店遭查封之后,不少商店又能在很短间内恢复营业。

薛富丰:中介每月收取额外费用

吉隆坡武吉免登小贩商工会主席薛富丰说,有中介提供“一条龙”,从租店、注册公司到申请执照都一手包办,每个月收取额外的费用。

薛富丰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说,据他观察,之前在武吉免登一带曾被执法单位取缔的商店中,有部分已重开,而且营业的还是“劳板”。

对于有公司包办执照申请的说法时,他说,相信所谓的公司应该是一些中介,提供“一条龙”的服务,包括租店、注册公司、申请执照等。

“由于有中介包办,再加上执法不够严,以致被查封的商店能够在很短时间内重开。”

他说,“劳板”所缴付的租金通常都会比较高, 例如本地人可能只是以1万令吉租下店铺,“劳板”所付的租金更高,大约也要1万5000令吉。

他说,他们相信有关中介是用本地人名字注册公司或申请执伙照等,或者是外劳使用其本地妻子的名誉申请注册公司或执照申请等,有关中介每个月也可抽取收费。

“劳板”所付出的租金虽然比较贵,但有者会把店面分隔成数个隔间,再分租给同乡,共同承包租金。”

吉隆坡市政局当场充公外劳经营的小食肆内的物品。

商店陆续开回

◆吉隆坡蔬菜批发商公会会长黄敬发

虽然市政局曾在批发公市附近一带展开取缔行动,及查封了一些“营板”的商店和小贩摊位等。

但最近这些商店已陆续开回,商店还是由“劳板”经营,据了解,这些“劳闾”的商店拥有执照。

在批发公市批邻商业区,至少有超过20、30多间商店,是由“劳板”, 有部分曾被取缔的商店,如今还是如今还是仍如常的营业。

相信他们都是采用“阿里巴巴式手法”,通过一间公司申请执照,该公司主要是承包执照申请。

他们使用本地人的名字,或“本地人头”,获得执照,一旦执法当局取缔时,就有本地人跑出来自称是老板,但实际上相关商店是由“劳闾”所经营。

这些“营闾”都是以售卖杂货、蔬菜、鱼等为主,货源也是直接由泰国入口,或者是向本地菜农等取货,鲜少向批发公市批发商订货。

幕后有人撑腰

◆吉隆坡批发公市小批发商公会顾问郑秀明

据最近观察, 之前遭取缔的“劳闾”商店如今又逐步开回,而且数量在增加当中。

相信幕后是有人在撑腰,不然也不大可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又回来重新开店。

每天来来往往,看到的都是一些“劳板”在看店和做生意,例如巴基斯坦籍、孟加拉籍等,但当执法单位来取缔时,又有本自称是老板的本地人刨出来。

我们相信是借用或者是租用本地人的名字,申请执照,但真正的老板却是外劳。

隆市一带由外劳经营的商店日益增加,引发各界关注。
虽然吉隆坡市政局曾在吉隆坡批发公市毗邻商业区,取缔“劳板”商店,但有些之后已陆续重开。

报导:郭贞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应该辞职?
84 votes · 84 answers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