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遗嘱(中)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遗嘱(中) 作者: 雅蒙

贝玮弑母命案在半年前哄动一时,成为各阶层茶余饭后的话题。案件开审时从第一天起,法庭就人头攒动。



方斐抵达法庭时,更见人山人海,来听审的人群好像预知今日会有重要证人出庭。

方斐在证人席坐好后,看到被告贝玮正由弟弟贝威陪伴坐在一起。23岁的贝玮承袭了母亲白莺的美貌,欠缺的是白莺天生尤物的风情万千。


贝威在血案发生后就由英国赶回,17岁的贝威在英国生活了几年,已经是高大壮健的英俊青年,而且这一次他尽力帮助姐姐斡旋,显现出他精明干练有亡父贝礼鸣的影子,方斐也庆幸贝礼鸣后继有人。

方斐可以猜到来听审的人心中可能会狐疑∶贝威对弑母的姐姐为何没有一丝愤恨?方斐心想等一下在她供证时,也许人们会自行设立一个答案,更可能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方斐转头在控方证人席中看到一个男子,下意识厌恶的皱眉头。不过对别的女性来说,这个英俊高大又风流潇洒的男人高志刚,是一个会叫她们多望几眼,怦然心动,他不仅长相英伟,全身更充满了一种浓烈的雄性性感魅力。

方斐曾听过女性如此形容高志刚∶他是上层社会与下层社会混合的雄性动物,他有绅士的风度又有流浪的粗犷。

风度翩翩又带有邪气的高志刚是一名颇有名气的律师。带点坏的男人加上名律师的尊贵身分,令高志刚在雌粉群中无不利。

据说高志刚曾自夸∶没有女人逃得过他的掌心,以前方斐嗤之以鼻,现在她承认高志刚有这个本事,要不然风流寡妇怎么会堕入高志刚精心制就的情网中而不能自拔。

急病去世

来听审的人群,大概也早在半年前知悉,白莺早在出事一年前就与高志刚打得火热,很快的就仿效鸾凤和鸣共宿双栖,高志刚搬入“贝园”俨然以新男主人自居。

方斐想∶听审的人们大概会和我一样想,如果贝礼鸣还活着,或者活多几年,这件女儿杀母的惨案不致发生。

方斐感叹∶贝礼鸣死得太早了,虽然贝礼鸣比娇妻白莺年长18岁,但他因急病去世时才56岁,正值壮年。

白莺为亡夫遽然撒手人寰,深深悲恸了约有9个月时光,但人是血肉之躯,美如尤物况且才38岁的白莺,自然需要异性热情有力的拥抱。

当方斐听到白莺冶游的艳闻,并被好事人谑称风流贵妇时,她只一笑置之,她认为女人和男人一样有权力寻求肉身的乐趣,她也不担心,她知道白莺虽然美丽像没有脑筋的洋娃娃,实则上她不糊涂,她从来都可以得到她想要的,包括她要俘虏高志刚。

白莺认识高志刚还是方斐无意间促成的,她那时就有一种不安的预感,这对俊美的男女仿佛相见恨晚。

果然不出她所料,白莺和高志刚真如姣婆遇到脂粉客,一拍即合。

方斐初闻他们交往甚密时,觉得自己有义务以“贝家密友”的身分提醒白莺,高志刚是个狼子野心的男人,勿为他英俊的外表与甜言蜜语所迷惑。

白莺微笑∶“亚斐,你给我放一百万个心,你也该知道我白莺也不是省油的灯呀。高志刚再厉害能和礼鸣相比?礼鸣娶我之前不够风流呀?还不是给我治得服服贴贴。”

孤清寂寞

方斐心中苦笑∶那是因为贝礼鸣全心全意爱你,但高志刚会吗?他爱钱多过任何女人,况且他还比你年轻8岁。

但方斐知道适可而止,她转换话题∶“贝玮和贝威知道你和高志刚的事吗?”

白莺笑说∶“到了适当时候我会和他们说,其实他们不小了,心中有数,不会反对我排遣寂寞的方式。”

白莺又说∶“小玮已出嫁,她已没权力干涉贝家的事,她如今燕尔,会明白我寡居的孤清寂寞。”

方斐想∶白莺多少有点忌惮已成年的女儿。

半年后,方斐就听闻高志刚搬入“贝园”,白莺也几度表示会嫁高志刚,白莺对人说∶“我会守足规矩守寡3年,我也不能马上忘记礼鸣对我的好。”

这时白莺也渐渐少与方斐交往了,她以前交由方斐全权处理的事务,如今已转由高志刚为她掌管了。但方斐担心高志刚的胃口不会才那么小,高志刚不是入宝山而会空手返的人。

贝玮当时也是照老派规矩,在100天内匆匆嫁给青梅竹马长大的男友,这也是贝礼鸣首肯的女婿。只是没料到这对郎才女貌的大好姻缘却遭天妒,结婚不到两年,贝玮的夫婿意外去世。

白莺到底和贝玮母女情深,就叫贝玮回来贝园“休养创伤的身心”,但不到3个月,贝玮就搬出贝园,迁入父亲生前送她的另一间宅邸。

方斐是看着贝玮长大的,她关心她们母女的感情。

贝玮对她说∶“方姨,是我识趣自己搬出来的,妈妈太在乎那个高志刚,她大概担心高志刚对我太有兴趣,我不想她不安。”

方斐这时心中有另一层不安,贝礼鸣在世时太爱妻子也太自信,以致所订立的遗嘱百密一疏,而这是大疏漏。

方斐相信高志刚已研究过这份遗嘱也发现了这个疏漏,他一定喜心翻倒,会施尽浑身解数奉承白莺,令她不能一日没有他。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政府征收网购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