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遗嘱(上)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遗嘱(上) 作者: 雅蒙

方斐今早出门前,是经过悉心打扮的。



方斐明白自己貌仅中姿,怎么打扮也达不到花枝招展的境界,所以从不白费功夫。今早她只是要突出自己是一个“精明利落、可靠又可信”的职业女性,让陪审团相信自己每句话都掷地有声,尤其自己是略有名气的律师。

是的,方斐今日上午会到法庭作为一起血案的证人,做为原告的检察官与被告的辩护律师都召她出庭供证。


这起血案在半年前哄动一时,表面上“女儿杀母”已经够耸人听闻了,再加上记者陆续挖出的内幕——母女可能涉及三角恋,更令公众对这起“不伦血案”兴趣大增。

更有小报幸灾乐祸的形容这起命案为“豪门孽债”,因为死者贝夫人已故的丈夫是大富豪贝礼鸣,凶手是他的女儿贝玮。

方斐与贝家很熟,她是看着贝玮与弟弟贝威长大的,当年贝礼鸣办了一个豪华热闹的婚礼迎娶白莺时,方斐就是这位贝夫人的伴娘,她与贝夫人从中学起就是密友。

方斐清楚的记得血案发生时是星期天的凌晨一时,也是爱玩闹的人心中周末深夜。血案发生时,在贝宅的人都慌了手脚,幸好有老佣人知道方斐律师是贝家的知交,赶紧把她叫了来。

方斐一听是贝玮杀死生母白莺时,在惊骇莫名中又有一种“终于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的感觉。

方斐匆匆飞车赶到贝宅,她连睡衣都没换就赶去了,她知道这是分秒必争之事。她庆幸在警方到来一分钟之前,她先见到了贝玮,嘱咐了她一句最重要的事。

最幸福的孩子

因为那时方斐就预料到控辩双造日后一定会召她出庭供证,因为她不仅是贝家的老友,贝礼鸣生前的遗嘱是找她代办的。贝夫人生前曾两次立遗嘱,也是找她处理的,贝夫人是在出事前两天找她修订遗嘱的。

方斐觉得可以世事多变化来形容贝家,在她心目中,贝家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家庭。她也一直认为贝玮与贝威姐弟是天下最幸福的孩子,他们衔着黄金汤匙出世,有最爱护他们的父母。

但贝家的幸福随着贝礼鸣突然病故结束了,在贝礼鸣的丧礼中,伤心的方斐隐约中也有一丝忧虑∶贝家还会这么幸福吗?没想到她的预感竟然像恶梦成真,白莺与贝玮母女反目成仇。

方斐有这种忧虑,大约是因为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白莺。

方斐和白莺是在中学就奠下深厚的手帕交友情。白莺在高中毕业不久,就被富家公子贝礼鸣呈珠聘娶,每个人仿佛都觉得理所当然,因为白莺的美貌可用国色天香来形容,在古代很可能成为皇妃。在现代就可能成为豪门富家少奶奶。

方斐因为当了白莺的伴娘,像土包子进城般目睹了有钱人家的气派,方才明白为什么人人都想有钱都想发财。

方斐一直都视贝礼鸣夫妇为恩人,没有他们的援助,自己就没有今日。方斐学业优越,但家贫,幸好闺中知己嫁了个有钱人,贝礼鸣也很欣赏方斐不亢不卑落落大方又聪慧,就慷慨大力资助方斐入大学法律系的全部费用,日后更协助方斐到伦敦进修更高资格。

备受丈夫宠爱

因此,方斐挂牌执业后,很自然的成为贝家的家庭律师。

方斐一直羡慕白莺,认为她是天下最有福气的女人,不仅天生丽质,嫁入豪门,而且备受丈夫宠爱,也许是过度的宠爱,令白莺一直不能真正自立,她是一个永远需要男人爱护照顾的女人,一个要求终身活在爱情中的女人,因此贝礼鸣的去世,对妻子的打击最大。

白莺不能说不是一个慈爱的母亲,但也因为贝礼鸣对儿女是更加万分宠爱。加上白莺爱美,不肯到户外陪儿女耍乐,怕骄阳晒坏皮肤,也形成了贝玮与贝威与父亲更亲爱。

方斐有时冷眼旁观,贝礼鸣与2名儿女不知不觉造成了他们特殊的3人世界,是连白莺也走不进去的。

方斐记得,贝礼鸣在儿女很小的时候就教导他们——姐弟要相爱、打死不离亲姐弟,难怪贝玮与贝威姐弟亲密过人。

贝玮比弟弟贝威年长6岁,贝威出世时就像是方玮的一个活娃娃,贝玮像小母亲一般照顾弟弟。在父亲遽然去世后,贝家姐弟一直相濡以抹。

贝礼鸣去世时留下庞大的家产,因为儿女尚未成年,就由妻子为遗嘱执行人与财产监管人。贝礼鸣明白世途险恶,怕儿女受骗上当,因此儿女在21岁成年时能先领取一小笔财产,待他们30岁时才能领取全部财产,这期间全部财产由他们的母亲白莺全权监管。

在贝礼鸣的遗嘱中,大部分家族留传下来的不动产都归贝威继承,贝玮知道但从无异议,她认为这是合理的,因为弟弟的后代是继承父亲的姓氏,自己日后是要嫁为外人妇的,况且她一向深爱弟弟。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政府征收网购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