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见鬼(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见鬼(中) 作者:雅蒙

唐勇的律师楼老板巴克星吩咐他在报纸刊登广告,寻找LiLiLi与其后人。巴克星只吩咐他连续在一家英文报刊登3天,而且栏寸极小,如果疏忽就看不到,如果不读英文报更看不到。



寻人内容更令唐勇不满,LiLiLi与其后人如果3个月内不与律师楼联络,后果自负。

唐勇想到适才那个神秘男子带来的小皮箱,他深深怀疑是与此事有关,而且巴克星显然已得到好处,也许日后有更大甜头。


也许唐勇下意识要与欺凌小律师的巴克星捣蛋,也许到底他还年轻还有一颗侠义之心,也许他深深怀念楚楚动人的方圆。他决定去找方圆,查清她已去世的母亲LiLiLi吕绿璃,是不是泰国华侨要找的LiLiLi。

唐勇没有方圆的联络地址,但他认为有办法找到她。唐勇相信办任何事没有能或不能,是要或不要去做。一个周末下午他就抽空到医院,他相信医院太平间应该还有吕绿璃“尸体出入”的记录文件。

同一时刻,方圆正受到极大的精神困扰,她害怕自己会神经病。

方圆已长得美丽动人、性格外柔内刚的她,在外表上仍然有令男士我见犹怜的气质。

这时她正在一位闺中好友的公寓,这名闺中好友莫丽也是一名标致的女郎,而且能干,方圆与莫丽认识才3个月,但已经是很要好的朋友。

面色苍白

她们两个人的相识也相当戏剧化。一个傍晚方圆在停车场取车时,不幸遭一名匪徒持劫,眼看匪徒就要扬长而去时,一辆车中飞快走出了莫丽,她手持胡椒喷射液向匪徒射去,匪徒眼睛中招惨叫,莫丽毫无惧色的向前猛踢他的小腿胫骨,匪徒痛极放弃抢来的皮包只顾逃走。这时方圆也从后面追到,连声道谢,莫丽只潇洒的向她摇摇手就走了。

方圆觉得自己没有好好道谢有亏礼数,但没想到她们两人有缘,过几天就在一家商场“重逢”,这回两人一齐喝茶,很快就成为好朋友,无话不谈。

半个月前,方圆开始“见鬼”,第一次她看到自己公寓露台有一个面色苍白、白长发白长袍,说不出是男还是女的鬼。

她在露台见过2次,午夜梦回更在自己的卧房见到过一次,这一次那鬼魅双脚不动就轻飘飘伸出双手扑向她,方圆吓得拉被蒙头尖叫,几乎昏过去,半晌没有动静,她终于鼓起勇气从被单中探头一看,但什么也没有。

方圆不禁怀疑自己到底是眼花还是做恶梦。她还把此事告诉莫丽,莫丽坚称是她发恶梦。

过2日她与莫丽逛商场,2人一齐上洗手间。方圆看到邻厕又出现同一鬼魅,她吓得尖叫而门又不能开,只听到莫丽在门外高声问∶“什么事?什么事?”然后门又可以打开了,方圆已吓得面无人色。

但莫丽坚持根本没有怪异之事发生,她说邻厕是空着无人用也没关门。莫丽带方圆去喝茶压惊,暗示她是“精神衰弱产生幻像”,又劝她∶“别小看精神衰弱,它会导致忧郁症与神经病。”

然后方圆第3度见鬼。那一天莫丽说有人推荐一间餐厅食物好吃,约了方圆一齐去吃晚餐,她们坐在一个凹角,只有2排的半厢位。

生意不好

这家餐厅生意不好,食物其实平凡,莫丽还说回去要骂朋友乱推荐。不久又来了一个单身青年男子背对她们坐下。

谈话间,方圆看到黑漆漆的窗外又出现那个恐怖的鬼魅,方圆又失控的尖叫,莫丽急急问∶“什么事?”方圆手指抖嗦着指着窗外,莫丽说∶“什么也没有呀?”但方圆却看到那白发白长袍的鬼魅仍然还在。

莫丽急急说∶“方圆,你先闭上眼休息一下。”她依言闭上双眼,再睁开,窗外又什么都没有了。

莫丽叹一声说∶“方圆,我看--你明天去找精神科医生检查一下吧。你说你看到鬼,但我什么却没看到,病最好从浅中医,免得严重了会变成--”

莫丽没有说下去,但方圆明白她言犹未尽之意--会变成神经病,她只能沮丧点头,回家的途中,方圆沉默无言,她十分苦恼,莫非自己真的神经有问题,否则为什么莫丽什么都没见到。临别时,莫丽安慰她∶“别多想,我会帮你找一个好的神经科医生。”

第二天是星期天不必上班,上午时分有人按门铃,方圆隔着铁栅门见到一位外表出色、衣着得体的青年男子。

方圆有过目不忘的天赋,她认得这男子昨晚也在那家餐厅,就坐在凹角的另一张半厢位,她正想开口问“有何贵干时”,他却含笑说∶“方圆,许多年不见,你还认得我吧?”

方圆再仔细打量他称得上英俊的面容、真的熟悉,对方又笑说∶“我们在医院太平间相识。”方圆立即记起∶“啊,我想起来了,你是唐勇。你现在像个绅士,难怪我一眼认不出。”

方圆还记得那时唐勇的热心帮助,她请唐勇进来坐,唐勇问她∶“一别多年,你近来好吧?”

方圆这时被“见鬼”的事弄得心烦神乱,轻叹一声说∶“唉,不太好。”

唐勇望着她正色说∶“方圆,你是不是为昨晚见鬼的事心烦?”

方圆吓一跳∶“你怎么知道?”唐勇微笑∶“因为我刚好也见到。”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政府征收网购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