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加强执法 加倍罚款 随时突击 沿河工厂!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加强执法 加倍罚款 随时突击 沿河工厂!

(吉隆坡7日讯)雪州河流一再受污染,甚至导致雪隆大断水,州政府指示各地方政府和相关单位,加强执法,每个月展开突击检查工厂废料处理运作,沿河和集水区的工厂,是主要突击对象。



州政府会在即将于10月尾召开的州议会,提呈修改1999年雪州水务管理机构条例(Enakmen Luas 1999),以将造成污染河流的“罪魁祸首”的罚款调至100万令吉。

掌管雪州环境、绿色工艺、消费人、科学、工艺及革新事务的行政议员许来贤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指出,以往执法单是每1至2个月内展开突击检查的行动。


“随着雪州一再发生河流受污染,会指示各地方政府和相关单位,加强执法行动,每个月突击检查州内的工厂废料处理运作。”

他会在本周内召开会议,以拟出完整的行程表,加强和紧密目前在工厂周遭的突击检查。

他强调,沿河和集水区一带工厂将会是主要突击对象,尤其是冷岳河(Sungai Langat)和雪兰莪河(Sungai Selangor),更是需要受到关注和加强执法,因是高风险受污染的河流,而参与行动的将是雪州环境局和各地方政府的执法单位等。

“我会尽快在这个星期内召开紧急会议。”

许来贤也希望大家不要抱着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心态,因很多工厂都是有根据环境局的标准而操作,只有一、两间工厂属害群之马。

许来贤(右2)早前率团取缔造成雪河污染的工厂。

指示沿河高风险工厂 搬!

雪州政府将要求,位于沿河且高风险工厂搬迁!

许来贤指出,他们必须考量如何将高风险工厂,迁出沿河一带,尤其对河流带来风险导致滤水站关闭的工厂是必须迁出,毕竟一些工厂也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发生机械故障,继而造成污染。

“我们无法24小时监督这类工厂的操作,要知道,很多工厂已在当地营业多时,也不能贸然拆除工厂,而面对赔偿问题,所以我们必须重新鉴定各工厂的操作,寻找合适地点,将一些高风险工厂搬走。”

许来贤指出,若是非法操作的工厂,该工厂就不会持有规划准证(KM)而可直接拆除。

他指出,针对于造成雪河再度污染的重型车辆及机械维修工厂,其实环境局已在3月发出6万令吉的罚款。

“我们已撤销工厂的营业准证,而工厂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也没操作,据我们了解,工厂也有提呈漂白申请。”

许来贤:关注养鸡养牛场卫生

除了工厂,还得关注州内的养鸡场、养牛场和养鱼场!

许来贤指出,养鸡场、养牛场和养鱼场都是比较靠近乌雪一带,所排出的粪便都会污染河流,惟这类污染物会较为容易处理,可使用化学物品解决。

他强调,唯独是异味污染难以处理,必须用水供冲洗,直至异味可全然解决。

“养鸡场其实不属于环境局管辖范围,而是兽医服务局,我们也必须关注这些问题。”

修订法令 罚款100万

雪州水务管理机构正在修订法令,以将罚款调高至100万令吉!

许来贤指出,在雪州水务管理机构的1999年雪州水务管理机构条例中,对于导致河流污染的“罪魁祸首”,现有的罚款款额最高是50万令吉,因此将提高至100万令吉。

他指出,50万令吉的罚款其实对部分工厂而言并不是大数额,因此必须调高罚款的款额。

他指出,整个条例的修改其实已进行1年多,而罚款款额的调整基本上已通过,不过尚需提呈至雪州议会获得通过。

“在来临的雪州议会,此项法令的修改就会呈上。”

他也透露,监禁的期限也会调整,至于调整详情就必须在雪州行政议会通过后才可作出进一步的宣布。

“反对党勿把事件政治化 ”

许来贤希望在应对河流污染的事件上,中央政府和雪州政府都要互相配合,反对党也不要政治化这项课题。

许来贤指出,此次的污染事件,中央政府和雪州政府都需要一同承担责任,毕竟在执法上,环境局还是附属于中央单位。

“无可否认,也有政党领袖要求我辞职,可是环境部长也有责任,是否他也要辞职呢?”

沿河和集水区的工厂,是主要突击对象。(照片取自网站)

报导:刘淑美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政府征收网购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