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见鬼(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见鬼(上) 作者:雅蒙

唐勇之前是靠少量奖学金和大量半工半读生涯,完成大学法律系课程。当年他咬紧牙根捱过这艰苦的日子,只靠心中一个憧憬--日后成为执业律师后赚大银。



踏足社会不久,他就悔不当初。当年去念什么捞什子法律啦,为什么不去念牙科或整容,这才是目前最吃香的职业。

也难怪唐勇泄气,他误上贼船遇到一个最刻薄的老板巴克星,还和对方签了4年合约。薪水也少也吧了,自己学不到什么。自己一心想成为上法庭的律师,如今却只能为巴克星办一些文件工作。


唐勇觉得自己和一名书记没两样,像今天因为巴克星的秘书拿产假去了,巴克星竟然敢敢叫他“打字”办妥一项文件。

这是一份遗嘱,比较特殊的是主要遗嘱人是在泰国,但他原本是“马来亚”人,他的至亲是在马来西亚,只是此人早已与亲人失去联络。

这份遗嘱较特别的是,当事人委托巴克星寻找亲人,然后要由5名“专业人士”评估这个人是否有资格承继这笔遗产。

真正说来它不算遗嘱,因为内中不提财产。但当巴克星唤唐勇出去办公室时,他正和这名来自泰国的名律师在做私人谈话了,唐勇耳尖听到一个泰国人名。唐勇觉得耳熟,他好像几个月前在《亚洲经济评论》月刊中看到这个名字。

家境贫苦

无独有偶的是,在这份文件中唐勇也遇到了一个他“记得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过”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很特别,他越想越肯定自己“邂逅”过这个名字。

唐勇是和另外2名小律师分赁一个公寓小单位。这一晚他在小厨房煮快熟面时,口中不断在哼:“嘿嘿嘿……嘿嘿嘿……”室友也进来煮快熟面调侃他:“你唱什么歌啦,一直嘿嘿嘿。”

唐勇一笑没回答,他不是在唱歌,他是在重复那个奇异的名字--姓和名字都同音。

很多人都有相同的经验,苦苦思索不得的事会突然在睡梦中“惊醒”回忆。唐勇这一晚做了一个荒谬的恶梦--他处身在医院太平间的停尸室,突然那些尸体都变成僵尸在追逐他,他觉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就这么醒来。

唐勇坐在床上发怔,他想起他在什么地方看过这个名字了。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他正在等待先修班会考揭晓。

为了储存读大学的费用,家境贫苦的唐勇什么工都肯做,连建筑场散工都做过,这一回较幸运找到一份“文工”,是没什么人要做或没什么人敢做的,是在医院太平间任书记,主要的工作就是登记尸体的“进出”,发临时文件给认领死尸的家属。

19岁的唐勇是临时工,当然被派最不好做的大夜班,唐勇自嘲“穷人只怕没饭吃,怕什么鬼”。他胆子大得很,不以为意。

彷徨无助

那晚午夜过后不久送来一具刚断气的女尸,只有一名亲眷跟着来,而且是一名怯生生顶多15岁的少女,她不仅哭得双眼红肿,神色哀伤外有更多的惊慌与彷徨无助。那份楚楚可怜,令唐勇也不由自主兴出一股我见犹怜,因此对她特别和气,尽力帮助她并指导她该办什么。

少女是死者的女儿,唐勇看了文件后对她说:“你妈妈的名字很特别,姓名英文拼音全一样,都是LI LI LI。”

少女低声说:“妈妈叫吕绿璃。”

唐勇说:“哦,好美的名字。”

唐勇虽然穷,但到底是血气方刚发情阶段,追问:“哪你呢?也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吗?”

少女犹豫一阵,小声说:“我叫方圆,妈妈说做人处事要方中带圆,圆中有方。”

唐勇说:“好名字,对了,你爸呢?在外国吗?怎么你一个人?”

方圆含泪说:“爸爸--早去了天国。”

自悔失言的唐勇忙安慰她:“那你妈妈现在是到了天国和你爸爸相聚,你不必太伤心,也不必担心,你爸爸会好好照顾你妈。”

方圆忍泪微笑一下:“真的?你也这么想,我是这么希望。”唐勇忙点头。

因为同情方圆是孑然一身的孤女,唐勇那天也很照料她,方圆要等到天亮,唐勇还招呼她到职员休息室小憩,更买了食物请她吃。

唐勇早晨下班,傍晚再上工,方圆已不在了。一转眼就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和方圆如今都是成年男女了。

唐勇想:如果那位泰国人要找的LI LI LI就是方圆的母亲吕绿璃,对举目无亲的方圆是一件好事,虽然吕绿璃去世了,但方圆大概可以女儿的身分享有妈妈的利益。

3个月后的一个下午,律师楼老板巴克星以用练习生的语气吩咐唐勇:“帮我找我们惯用的私家侦探来,也帮我找那个泰国人的遗嘱出来。”

唐勇心中一凛:“莫非那个泰国华侨去世了。”

唐勇依言打电话找了那位私家侦探,但这天中午,有一名肤色黝黑的男子带了一个小黑皮文件箱来找巴克星,走的时候没有带走。

在同一刻巴克星用电话吩咐唐勇:“跟那个私家侦探说,取消找那个LI LI LI了。”

然后巴克星又叫了唐勇进去当书记,是处理有关LI LI LI的事件。唐勇只觉得岂有此理,他从没有比这一刻更厌憎巴克星。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沙巴州选举将于周六投票,你觉得谁较有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