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第二个机会(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第二个机会(下) 作者:雅蒙

转眼5年过去。颜凡一直都有和张业勇见面。虽然算是他的任务,他也乐意这么做。



颜凡很高兴看到张业勇的脱胎换骨,从20岁时的一名街头小混混,到了今日很受穷人敬仰的一名律师。

这日颜凡和张业勇用膳,张业勇笑说∶“今天由我请客,因为我有喜事,从明天起,律师楼的名称将改为莫与张律师楼,莫宏森先生让我成为合伙人。”


颜凡一怔,立即向他恭喜∶“你真好运气,遇到这么好的老板。”

张业勇笑说∶“那还不是由你帮我找到的好老板吗,所以今天这餐我请得很值得,哈哈哈。”

张业勇说∶“莫先生待我真的很好,处处指导我,栽培我。而且还鼓励我、支持我,为付不起钱的穷人服务,年终照样给我丰厚花红呢,哈哈哈。”

颜凡明白原因,但他不能说。

张业勇又喜气洋洋说∶“颜凡,我其实是双喜临门,因为我快结婚了,我35岁了,应该结婚了。”

颜凡立即伸出手与他握手道贺,问∶“是那一家淑女?”

张业勇先满面笑容∶“她叫郭丽喜。”

又皱一下眉头∶“郭功耀的孙女。”

颜凡马上明白张业勇为什么“皱眉头”,因为郭功耀是闻人富豪。

张业勇是两年前在公益活动认识郭丽喜的。他问她做那一行的,她说∶“我--没工作,无业游民。”

张业勇还“幽默”的说∶“无业游民如果不是穷光蛋,就是有钱人。”

坐牢污点

谁知好的不灵坏的灵,郭丽喜果真是有钱人子女,而且是很有钱的家族,张业勇想到自己过去坐牢的污点,本不想和有钱人攀亲,谁知因为已和郭丽喜深深相爱,再利的刀也斩不断把两人紧紧绑着的情丝。

张业勇这时对颜凡说∶“挑个日子,我和丽喜请你与莫先生夫妇吃饭,大家见个面。”

颜凡笑说∶“好啊。”

张业勇这时发怔一下说∶“奇怪,我和莫先生工作5年了,我甚至还去过莫家几回,见过他们4个子女,但我没见过莫太太,她总是刚好不在。”

颜凡知道原因,但不能说,只岔开问∶“喂,郭丽喜知道你的事吗?”

张业勇正色说∶“我当然没有瞒她,她说她相信我,她说没必要让不相干的人知道。”

但郭丽喜的长辈不是不相干的人,纵使郭丽喜为情郎保密,但长辈却查到了更剧烈反对这头婚事,这令张业勇很苦恼。

他有告诉颜凡,他视颜凡为“精神顾问”。

颜凡安慰他∶“事情一定能解决。”

几天后,颜凡请他与郭丽喜到他的家吃晚餐,更说∶“你今晚能见到莫律师的妻子。”

张业勇这时已是个很沉得住气的男子,但他抵达精巧又别致的颜府,一见到莫宏森夫人时,他不禁脸色大变。

一直观察着他的颜凡用手抓住他的胳膊,低声说∶“现在你明白,为什么这5年来你从没见过莫太太吧。”张业勇苦笑点头。

原来莫宏森的太太就是以前那位李裕明太太。张业勇因被指控杀李裕明而坐了十年冤狱。

重生机会

林莉芳苦涩而歉疚的说∶“对不起,业勇,你恨我,我不会怪你。”

张业勇镇定自己说∶“我想过,也不能恨你,那一晚你见到我的时候,很容易以为我杀了李裕明。”

林莉芳痛苦的双手互扭着说∶“不,业勇,我对不起你,是因为我诬陷你,我明明知道你没有杀李裕明。”

张业勇怔住∶“你见到凶手?”

林莉芳双手掩面∶“在你闯入屋子之前,我刚刚开枪杀死李裕明,人是我杀的。”

莫宏森伸出手抱住妻子的肩头,低声说∶“长话短说,就从15年前那个晚上说起吧。那个晚上,李裕明把我押到荒郊开枪杀我,但我大命不死,挣扎着先打电话通知莉芳,要她带着两个儿女先逃,因为李裕明知道这两名儿女的生父是我,不是他,他要杀我与莉芳的儿女。为什么呢?因为我与莉芳本来就是未婚夫妻,被恶霸李裕明用种种卑鄙的手段拆散,但他不能阻止我和莉芳继续相见。”

林莉芳抹干眼泪继续说∶“李裕明如果要杀我,我不怕,但我绝不能让他杀死我的孩子。他枪伤了宏森后,回来要上楼勒毙孩子,我开枪杀了他。但那时我以为宏森死了,如果我入狱了,孩子怎么办?他们一个4岁,一个才2岁,就在这时,你进屋来,更拿走了枪,为了孩子,我诬指你是凶手。”

她低声大哭∶“对不起,对不起,业勇,我没有面目见你。”

张业勇望着颜凡,颜凡知道他猜到了,苦笑说∶“是,是莫宏森与林莉芳要我暗中帮助你。”

莫宏森对郭丽喜说∶“请转告你家长辈,业勇是无辜的,明天,我会向警局自首,是我杀李裕明,我总不能让我的妻子入狱,但我们要还张业勇一个清白。”

郭丽喜叫∶“不,不要,不要这么做。”

张业勇回过神来,也说∶“莫先生,莫太太,不要去自首,不要这么做。我不怪莫太太,换了我是她,为了儿女,我也会这么做。这件事令我重生,令我有第二个机会,你们也一样。”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雪隆再次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你认为政府是否应该加紧防疫S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