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第二个机会(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第二个机会(上) 作者:雅蒙

颜凡身前坐着一名顾客。几次三番这名顾客张开口,却欲言又止闭上嘴巴。



颜凡没有催促,也不望她。这种事不鲜见,毕竟要向外人抖露自己心中黑色的秘密不是一件易事。

颜凡相信不快乐的人,往往心中都藏着黑暗的秘密,令他们身不由己的苦恼。


有老千计状元才美誉的颜凡,就是挂起招牌做一项独门生意--帮助人解决不快乐的事。

颜凡再给她斟上一杯雨前龙井“旗枪”,她轻啜一口,热茶像点燃了她渐渐储起的勇气,她语如弹珠说∶“我杀过一个人,但我不后悔。”

颜凡听她这么说,明白她不是为杀人懊悔而来。他鼓励的说∶“那一定是有另一件更烦扰你的事。”

她苦笑,沉重的点头∶“因为我诬害了另一个人。”

颜凡轻轻说∶“不妨说说,也许心中会舒服些。”

她缓慢苦涩的道出前因后果。她苦笑说∶“我现在生活得很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这都是从陷害他而来。”

颜凡却安慰她∶“所以才有句话说,人生不公平呀。在人生的道路上,有的人好运,如你。有人倒楣,如他。有人会说,这是命运的安排。不过,我有另一个看法,他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你的恩人,才令你有今天的幸福。”

她凄然苦笑∶“那更令我无地自容,但你说的一点也没错。”颜凡安慰她∶“已经发生的无可挽回了,但我们可以想办法补救。”

铸成大错

“补救?”她轻声反问。颜凡轻松说∶“是呀,补救,也当是赎罪,让他快乐幸福,这样你也才会快乐幸福。”

颜凡说∶“大错已经铸成,非你所愿,但让你受惩罚,徒然会影响你身边的人不快乐不幸福,受你陷害的人也得不到好处,他一样不快乐,心中充满愤怒,他多半会过苦日子,倒不如我协助你补救,把他人生道路上的荆棘尽量除去,改为栽种芬芳的玫瑰花,我觉得这是再好也没有了。”

她递上一张支票,微微躬身说∶“一切拜托你了。”颜凡飞快轻瞄一下银额,微笑说∶“我是个大俗人,一向相信天下无难事,只怕有钱人。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事办好。”

同一时间,破案神探老麦正在局里的食堂,和得力助手小雷喝下午茶。老麦说∶“很奇怪,有些看似最简单的案件,反而是自己最难忘的个案。”

小雷不愧是老麦的得意门徒,笑说∶“因为你怀疑这起看似最简单的案件,简单只是表面,内中有不为人知的内幕。”

老麦吸一口烟说∶“还不止,案情破了案,不费吹灰之力破了案,拉了凶手,但自己总是怀疑内中有冤情。”

小雷兴致勃勃问∶“愿闻其详。”

老麦一边叙述,一边沉入回忆中。

那是10年前的事,老麦还刚刚从“小麦”迈入“老麦”的当儿。那一晚深夜,他还留在局里,为刚破解的案件写报告。就听到消息说,刚刚发生二起凶杀案,在荒郊有一名男子中枪卧倒公路,另一起是屋子入贼,男主人被枪杀,老麦接起这一起案件。

被杀经过

入贼凶杀案发生在一间单门独户的洋楼内,位于高级住宅区地段,就知屋主是有钱人。

男主人李裕明已被杀,老麦见到的是死者的太太林莉芳,她悲怆恐慌但相当镇定的向老麦叙述案发经过。

林莉芳说∶“我一向睡得很沉,丈夫则是容易惊醒的人。今晚深夜我被楼下一阵声音吵醒,听到丈夫在骂人。我不知发生何事,赶快起床披衣下去,才走到楼梯口,就听到一声枪响。我更吓一跳,也不及考虑,就连忙冲下楼,看到丈夫倒卧在血泊中,一动也不动,一名年纪很轻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把枪。他听到声音看到我,又举起枪对着我。

“我很怕,楼上还有我两个儿女在睡觉,我怕他伤害我与儿女,丈夫死了,如果我也死了,儿女怎么办?我哀求他不要伤害我,我说家里刚好有一笔五万令吉现款,他可以拿去,我绝不反抗,只求他不要伤害我们母子三人。”

林莉芳说∶“这个贼徒顶多廿岁左右,他杀了人大概也很怕,我把那五万元交给他之后,他就匆匆走了。”说完她把脸掩在双手啜泣。

老麦不得不问∶“如果抓到那名贼徒,你能认得他的脸孔吗?”她双手掩脸点头说∶“我认得这个人,一个星期前,我丈夫请人来换门锁,他是其中一人,好像是锁匠的朋友。”

线索这么清晰,破案工作太简单了。老麦吩咐下去不久,手下立即就抓到这名叫张业勇的杀人窃贼,他果然很年轻,才20岁,一个星期前跟他当锁匠的朋友曾到过这间洋楼,他知道这家用什么锁,因此这一晚破门行窃。

在张业勇身上还找到几乎未用到的5万元现款,还有一支手枪,只用去一枚子弹。很轻易就证明这把手枪就是杀死李裕明的手枪。

张业勇承认因贪念破门行窃,但他口口声声叫冤,他没有杀人。他更说,他进到屋子时,在厅中的桌子看到这把手枪,他是个小毛贼,很想拥有一支手枪日后能做更大的案件,他拿起手枪时,看到林莉芳走下楼来。他大声呼冤∶“我没有开枪,我没有杀人。”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沙巴州选举将于周六投票,你觉得谁较有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