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公众常上网 更易坠陷阱 管制期网络诈骗泛滥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公众常上网 更易坠陷阱 管制期网络诈骗泛滥

(吉隆坡31日讯)行动管制令期间,不管男女老少皆花大量时间在网络、社交媒体上,当中有不少人对诈骗防范意识不高,及贪小便宜,以致在网络诈骗案在这段期间大增。



吉隆坡中华大会堂会员福利及公共服务局主任薛富丰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说,从3月18日至今,所接获的网络诈骗投诉比平常多,包括网络、电话诈骗、网络赌博、美人计、投资骗局、贷款诈骗、神字、幸运抽奖诈骗等。

他说,在上述期间,该局共接获120个声称被遭网络诈骗投诉,被骗取的金额介于数百令吉至26万令吉。


他指出,受害者有各年龄阶段的人士,他们都是通过WhatsApp向他寻求协助,及揭发受骗过程。

他重申,在诈骗案受害者中,大部分没向报案,原因包括碍于面子、担心被家人尤其是丈夫责骂等。

他相信是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不少人把时间花在社交媒体、网络之中, 让不法诈骗团藉此进行网络诈骗的不法活动。

“据了解,诈骗集团的诈骗技俩层出不穷。”

薛富丰说,虽然曾多次揭发不同诈骗手法,及刊登在报章上和上载至电子媒体,但仍公众受骗,主要是公众对于诈骗意识和防范不高,加上贪小便宜,易陷入诈骗集团的陷阱,以致类似骗局重演。

“循环”使用行骗伎俩

诈骗集团“循环”使用行骗伎俩。

薛富丰指出,据了解,诈骗集团在所使用的诈骗方式遭揭发后,会以不同手法行骗,再过一段日子,重施故技,诈骗伎俩“循环”使用。

“据了解,在被诈骗的受害者之中,不同年龄阶段的受害者遭诈骗的情况和案件都不一样,相信是诈骗集团为不同年龄层、不同性别等所设下各异的诈骗手法。”

薛富丰:捉不到幕后主谋

薛富丰说,虽然警方曾针对诈骗投报展开调查和取缔,可是却无法捉到真正的幕后主谋。

他说,根据警方在过去的行动中,遭逮捕者皆是诈骗集团的成员、将银行户头出租或出售的“钱驴”。

“一些年轻男女一时财迷心窍,为了1000至2000令吉,把银行户头或提款卡等卖给诈骗集团,最后遭警方逮捕和被起诉。”

他说,每当诈骗集团基地遭警方侦破,及成员遭逮捕后,会另起“炉灶”和“招兵买马”招来更多年轻入进入其集团,进行诈骗活动。

他相信在这不法诈骗集团中,有部分的“基地”是设在国内,但有部分是在国外,例如泰国、柬埔寨、越南等。

他说,最近在面子书专项中,尤其是在留言项目中也常会出现一些奇怪的网页,当网友在按入后就会被入一些社群,之后就遭步陷入诈骗集团所设下的陷阱之中。

买赌币被骗 公众遭调查

薛富丰说,曾有公众因买赌币陷入网络诈骗案,但当受害者向警方投报后,警方也以投报者涉及非法网络赌博而遭调查。

他曾接获一位公众投诉陷入网络赌博骗局,该人士被诱惑买2000令吉赌币将会赠送一台手机,为了获得更多免费手机,该公众总共汇入7 万6000令吉,但最后是发现是骗局一场。

他指出,该男子之后向警方报案,在报案书中声明因网络赌博活动,而陷入诈骗集团陷阱

“由于网络赌博在大马是属于非法活动,该男子在投报之后,也被警方以涉嫌非法网络赌博活动而遭调查。”

逾20宗美女色聊骗案

薛富丰说,从3月迄今,接获超过20宗投诉陷入美女色聊骗局中,受害者的年龄是介于20岁至35岁,被骗的金额是介于500令吉至1万6000令吉不等。

他说,在这类的诈骗案中,有美女在面子书中主动加入成为朋友,通过视聊时色诱,受害者在过程中则是自摸手淫等,之后则是让对方勒索金钱等。

“有些受害者是直接向我投诉,有些是通过父母亲向我投诉, 其中有部分是我所认识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沙巴州选举将于周六投票,你觉得谁较有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