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此愛綿綿無絕期(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此愛綿綿無絕期(中) 作者:雅蒙

何藹的父母越來越反對女兒和“如今已不再是有錢公子”的石風戀愛。但何藹卻意外獲得半洋化的姑婆撐腰。



姑婆說∶“破船也有三斤鐵,石風現在雖然沒錢了,但他是真正的世家子弟出身,他那份教養,滿身銅臭味的暴發戶,再有錢也學不到。”

姑婆惋惜說∶“我和石老是老相識了,兩家時有來往。當年石老家每年一度的宴會,真是年度盛事,不是真正上流社會的人家,都不會獲得邀請。”


姑婆又對何藹說∶“石風小的時候,我見過他的,他是石老的命根,去到那都帶着他。”

她又深深嘆息∶“石老是被兒子所累,出事的時候,我們正好回去倫敦了。石老人緣好,不少人都想幫他渡過難關,但石老婉拒了,他說窟窿太大了,不必再白填錢下去。”

姑婆又說∶“外面的人都以為石老是被破產的事逼死了,但我不以為然。他突然中風是意外,也因為上了年紀。據我所知道的石老,應該是早就安排好一步退路。即使破產了,是石家的一切全沒了,但他還是不必為生活而愁。”

何藹睜大眼睛∶“姑婆,您是說阿風的祖父另有一份錢秘密收着。”

姑婆點頭。何藹說∶“前陣子我問過他,但他說沒有,所以祖父去世後,他過得很苦。”

留下財產

姑婆沉吟說∶“我想石老是來不及詳細告訴孫兒。石老那時沒有料到情況這麼嚴重。他大概更沒料到他會突然中風走得那麼快。石風那時還不到17歲,太小了,石老不想讓孫子養成二世祖性格,所以不告訴孫子。石老這麼愛這名孫子,他一定早就留下一份財產給他。”

何藹把姑婆的話轉述給石風聽,石風說∶“是就好了。不過我現在認為靠自己也很好。”

何藹說∶“我同意。不過,我也認同姑婆說的,你的公公如此疼惜你,他一定有打算,只是來不及告訴你。”

何藹問∶“石公公在最後時刻,有沒有東西留給你。”

石風立即正色嚴肅的點頭∶“有,是有錢也買不到的,是公公對我無限的愛與關懷。”

石風從褲袋掏出錢包,取出一個由兩層塑膠袋保護着的一封信。他小心翼翼的抽出信給女友看。何藹小心接過一看,那是一封短函--我最摯愛的孫兒阿風,公公把所有的愛和一切都留給你。公公的愛永遠伴着你。雖是寥寥幾句,但卻深深令何藹感動且震撼。

何藹再看看信封,那是一個已經用過的信封,大概是石公公寫信時十分倉促,隨手拿一個舊信封,把信放入,再草草寫上“留給我的孫兒石風”幾個字。她想那時一定是大勢已去,石家的財產已完全被查封了。

她把信交回石風,輕聲說∶“阿風,這是非常珍貴的遺產,再多的錢也比不上。”

石風說∶“是,就因為這樣,我才能克服困難,不讓自己沉淪墮落,我是公公的愛孫,我不能令公公失望。”他把信小心收好。

石風說∶“當時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封查了,就像抄家一樣,這封信因為不值錢,所以後來才由查封官員轉到我手中。但對我來說,這是無價之寶。”

他說∶“好男不爭爺財產。”

何藹接下說∶“好女不穿嫁時妝。”

毫無頭緒

因為得悉石風是故人後代,所以姑婆又叫何藹在一個星期天帶石風來吃英式下午茶敘舊。

她倚老賣老對石風說∶“阿風,昔年我們一班老友常戲稱你的公公是老狐狸,可見他的精明。雖然你家破產是猝防不及,不過,我依然認為,老石一定有東西藏起來,但那時你還小,他也沒想到自己會中風,來不及告訴你。”

看看石風不以為意的樣子,姑婆不滿的說∶“我明白你現在視富貴如浮雲,而且你靠自己也能生活,不過,我的看法不同,如果老石有東西留給你,那不僅是錢財,那是他對你無微不至的關懷和無止境的愛。”

石風即時動容,重重點頭∶“姑婆教訓的是。”又說∶“但我真的毫無頭緒。”

又過兩個星期,姑婆再邀何藹與石風來吃午茶。

吃了一輪茶,姑婆得意的說∶“你們猜怎麼樣,我利用關係拿到了10年前石家被充公財產的清單,我仔細看了幾遍,有一個大發現。”

她滿臉笑容。不過,她卻賣個關子問∶“石風,你可知道你祖父曾經有過什麼嗜好?”

石風說∶“聽公公說,他從青年到壯年都喜歡戶外活動,尤其喜歡打獵,但一次在深山遇到一隻老虎,幸好公公在老虎撲下前,拔出後備的手槍射死老虎,但老虎倒壓在他身上,衝力令他斷裂兩支胸部肋骨,休養年余才好,從此,他改玩集郵。”

何藹像一言驚醒夢中人跳起來∶“郵票!阿風,快快拿出那封信,我猜那枚郵票很值錢。”

石風也吃驚,趕快把祖父那封遺信取出。

但姑婆看了郤不屑說∶“這是本國10年前再普遍不過的郵票。根本不值錢,別小看當年查封的官員,他們也知道有錢人會玩這一套。”
(三之二,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強制外勞戴手環,可遏制外勞傳播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