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此爱绵绵无绝期(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此爱绵绵无绝期(中) 作者:雅蒙

何蔼的父母越来越反对女儿和“如今已不再是有钱公子”的石风恋爱。但何蔼却意外获得半洋化的姑婆撑腰。



姑婆说∶“破船也有三斤铁,石风现在虽然没钱了,但他是真正的世家子弟出身,他那份教养,满身铜臭味的暴发户,再有钱也学不到。”

姑婆惋惜说∶“我和石老是老相识了,两家时有来往。当年石老家每年一度的宴会,真是年度盛事,不是真正上流社会的人家,都不会获得邀请。”


姑婆又对何蔼说∶“石风小的时候,我见过他的,他是石老的命根,去到那都带着他。”

她又深深叹息∶“石老是被儿子所累,出事的时候,我们正好回去伦敦了。石老人缘好,不少人都想帮他渡过难关,但石老婉拒了,他说窟窿太大了,不必再白填钱下去。”

姑婆又说∶“外面的人都以为石老是被破产的事逼死了,但我不以为然。他突然中风是意外,也因为上了年纪。据我所知道的石老,应该是早就安排好一步退路。即使破产了,是石家的一切全没了,但他还是不必为生活而愁。”

何蔼睁大眼睛∶“姑婆,您是说阿风的祖父另有一份钱秘密收着。”

姑婆点头。何蔼说∶“前阵子我问过他,但他说没有,所以祖父去世后,他过得很苦。”

留下财产

姑婆沉吟说∶“我想石老是来不及详细告诉孙儿。石老那时没有料到情况这么严重。他大概更没料到他会突然中风走得那么快。石风那时还不到17岁,太小了,石老不想让孙子养成二世祖性格,所以不告诉孙子。石老这么爱这名孙子,他一定早就留下一份财产给他。”

何蔼把姑婆的话转述给石风听,石风说∶“是就好了。不过我现在认为靠自己也很好。”

何蔼说∶“我同意。不过,我也认同姑婆说的,你的公公如此疼惜你,他一定有打算,只是来不及告诉你。”

何蔼问∶“石公公在最后时刻,有没有东西留给你。”

石风立即正色严肃的点头∶“有,是有钱也买不到的,是公公对我无限的爱与关怀。”

石风从裤袋掏出钱包,取出一个由两层塑胶袋保护着的一封信。他小心翼翼的抽出信给女友看。何蔼小心接过一看,那是一封短函--我最挚爱的孙儿阿风,公公把所有的爱和一切都留给你。公公的爱永远伴着你。虽是寥寥几句,但却深深令何蔼感动且震撼。

何蔼再看看信封,那是一个已经用过的信封,大概是石公公写信时十分仓促,随手拿一个旧信封,把信放入,再草草写上“留给我的孙儿石风”几个字。她想那时一定是大势已去,石家的财产已完全被查封了。

她把信交回石风,轻声说∶“阿风,这是非常珍贵的遗产,再多的钱也比不上。”

石风说∶“是,就因为这样,我才能克服困难,不让自己沉沦堕落,我是公公的爱孙,我不能令公公失望。”他把信小心收好。

石风说∶“当时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封查了,就像抄家一样,这封信因为不值钱,所以后来才由查封官员转到我手中。但对我来说,这是无价之宝。”

他说∶“好男不争爷财产。”

何蔼接下说∶“好女不穿嫁时妆。”

毫无头绪

因为得悉石风是故人后代,所以姑婆又叫何蔼在一个星期天带石风来吃英式下午茶叙旧。

她倚老卖老对石风说∶“阿风,昔年我们一班老友常戏称你的公公是老狐狸,可见他的精明。虽然你家破产是猝防不及,不过,我依然认为,老石一定有东西藏起来,但那时你还小,他也没想到自己会中风,来不及告诉你。”

看看石风不以为意的样子,姑婆不满的说∶“我明白你现在视富贵如浮云,而且你靠自己也能生活,不过,我的看法不同,如果老石有东西留给你,那不仅是钱财,那是他对你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无止境的爱。”

石风即时动容,重重点头∶“姑婆教训的是。”又说∶“但我真的毫无头绪。”

又过两个星期,姑婆再邀何蔼与石风来吃午茶。

吃了一轮茶,姑婆得意的说∶“你们猜怎么样,我利用关系拿到了10年前石家被充公财产的清单,我仔细看了几遍,有一个大发现。”

她满脸笑容。不过,她却卖个关子问∶“石风,你可知道你祖父曾经有过什么嗜好?”

石风说∶“听公公说,他从青年到壮年都喜欢户外活动,尤其喜欢打猎,但一次在深山遇到一只老虎,幸好公公在老虎扑下前,拔出后备的手枪射死老虎,但老虎倒压在他身上,冲力令他断裂两支胸部肋骨,休养年余才好,从此,他改玩集邮。”

何蔼像一言惊醒梦中人跳起来∶“邮票!阿风,快快拿出那封信,我猜那枚邮票很值钱。”

石风也吃惊,赶快把祖父那封遗信取出。

但姑婆看了郤不屑说∶“这是本国10年前再普遍不过的邮票。根本不值钱,别小看当年查封的官员,他们也知道有钱人会玩这一套。”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雪隆布城目前实施的CMCO条例会否过于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