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人不愿日晒雨淋 雪隆菜农 减产20%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本地人不愿日晒雨淋 雪隆菜农 减产20%

    (吉隆坡27日讯)基于外劳严重短缺,本地人也不愿投入日晒雨淋的耕种工作,雪隆菜农们为了避免自毁辛苦栽种的心血,唯有减产20%!



    据早前报导,马来西亚菜农总会早前的2020年全国代表大会中,指在面对3因素的情况下而减产,包括疫市场复苏缓慢、雨季影响和劳短缺。

    雪隆菜农公会秘书张威扬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指出,许多外劳在开斋节期间已纷纷返乡,可是因疫情的爆发而直到至今都无法入境大马

    他指出,即使菜农可重新申请外劳,也有外劳员工的固打,奈何遇着行动管制令而已冻结聘请,导致菜农都陷入左右为难的情况,换言之,全国的菜农目前都无法聘请到新一批的外劳。

    他指出,在人手短缺情况下,菜农们现有的人手也无法应付而只能选择减产,大部分的菜农会根据人手和菜园面积来衡量产量的减少数量,平均会减产20%

    他强调,若一些地方的菜农人手过度短缺,减产情况可多达30%。

    他也举例,若菜农拥有10亩的菜园地,就仅会在7亩的地段耕种,避免收成时没有足够的人手采收。

    “在产量减少的情况,市场的蔬菜供应相对的也会减少,价钱也会根据市场而有所调整。”

    就以雪隆而言,菜园主要集中在滨海区、乌鲁音、根登、万挠一带。

    菜农们面对外劳短缺,因人手不足而只能减产。 (取自网站)

    高薪也吸引不了本地人

    “本地员工的要求很高,即使菜农的薪水也很吸引人,每月最少从1500令吉至3000令吉不等也难聘请到本地员工,所以不是薪水高低的问题,而是职业性质让本地人却步。”

    张威扬坦言,菜农的日常工作长达8小时,偶尔也因人手不足而需要加班班至11个小时,所以本地人会认为这份工作很辛苦和日晒雨淋,也不愿意踏入菜农领域。

    他指出,在难以聘请本地人的情况下,菜农只能依靠外劳。

    “现在依然是有外劳在开工,可是并不足以应付我们所需的人手,根据估计,我们尚需至少10至20%的外劳。”

    张威扬也说,很多菜农目前都面对没有属于自己的土地耕种的困扰,因此都是在政府地段或租借地段。

    他指出,根登以往是有很多菜农耕种,不过目前都已减少许多,较为集中都是在乌鲁音一带。

    菜农减产,市场蔬菜产量也相对减少。 (取自网站)

    另找出路 免被迫毁菜

    原本大部分蔬菜是载送至吉隆坡批发公市,不过因疫情和种种关系,菜农也纷纷寻找“出路”将蔬菜载至超市和早市售卖!

    张威扬指出,在实施行动管制令时,公市也曾关闭展开消毒,附近也有案例而大受影响,菜农们避免辛苦种植的蔬菜毁掉,而只能寻找“出路”。

    他说,菜农若幸运就可找到新的买家和市场等,否则就会被迫毁菜。

    “其实公市也面对无法聘请外劳的问题,销量也不如以往,所以菜农会减少送往批发公市的菜量,并增加供应至其他市场,包括超市、购物广场和巴刹等。”

    菜园主要都是依赖外劳工作。 (取自网站)

     

     

    报导:刘淑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