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校养校华小冲击大 “零收入 怎么办?”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以校养校华小冲击大 “零收入 怎么办?”

(吉隆坡13日讯)教育部下令,各源流学校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不得外租任何设备给外界,导致赖以出租礼堂,以校养校的华小大受冲击,甚有学校陷入“零收入”,开销入不敷出的窘境,若情况不加以改善,后果将不堪设想。



副教育总监阿兹曼是于本月1日发函指出,教育部不允许外部任何单位,出于任何目的而使用学校设施;换言之,全国学校在疫情期间,都不能租借任何设备给外界,包括学校礼堂,导致不少赖以礼堂租金,以校养校的华小首当其冲。

蒲种新民华小董事长蔡沄伻接受《中国报》记者询问时指出,上述指示该校影响甚大,早在3月实施行动管制令后,学校全面停课,礼堂的所有预约均取消和延期,导致学校收入直线下滑。


他说,学校的开销庞大,每月水电费动辄4000至5000令吉,因此该校的礼堂租金收入均用于帮补开销;然而,随着校园设备被禁外租,董事部唯有采取缓兵之计,即动用董事部的存款储蓄,以应付各项开销。

“如今经济低迷,行情惨淡,我们不想对公众施加压力,所以现阶段并不会发起筹募运动,反而会先靠内部的资金来维持学校的运作,预料仍可维持至今年尾,倘若疫情恶化,学校面对的财务问题不获舒缓,后果将不堪设想。”

蔡沄伻也是雪邦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他提及,尽管该校礼堂在前几个月的出租预订全泡汤,但随着疫情放缓,政府恢复部分活动后,学校礼堂的租借预约已逐渐回流,包括明年的婚宴订单,以及原定取消的宴会预约,已陆续改期至明年。

王仕发:陷零收入状态  省却非紧急开销

崇文华小校长王仕发指出,学校设备不能外租,导致该校3机构都陷入“零收入”的状态,加上所有课外活动,包括课外补习等均已停摆,家协无法透过“开源”增加收入,因此,该校唯有贯彻“节流”,省却各项非紧急开销,或暂缓各建校工程,以纾解校方的经济压力。

他说,许多华小,包括该校向来都是透过礼堂的出租收入,以校养校,如今这些设施无法外租,但却要花钱持续维修,如校内的电梯等硬体设施,都必须定时出资维修及保养。

“同时,礼堂也有职员必须固定发薪,但无论是学校礼堂和羽毛球场都不能外租,导致学校面临入不敷出的窘境。”

他说,随着学校收入因无法出租设备而大幅减少,就算动用银行存款也并非长远之计,更不能在行情低迷的状态下,对外筹款,所以现阶段只能尽量节流,如只做紧急的维修事项,暂缓其余的建校计划与工程。

他提及,以往农历七月,该校礼堂出租率颇为理想,但今年却处于“零出租”状态,且补习班和课外活动一律禁止,家协也陷入零收入状态。

“虽然目前学校尚可继续维持,但若疫情迟迟不获舒缓,学校的后果将跟其他行业一样,前景堪忧,如今只能静观其变,见步行步。”

他呼吁公众努力防疫,控制好疫情,好让一切恢复原样,学校才能继续造福莘莘学子。

崇文华小学校设备不能外租,该校3机构陷入“零收入”的状态。 (图取自 崇文华小学专页)

王鸿财:建校工程展延

吉隆坡冼都华小董事长王鸿财指出,政府禁止学校外租设备,对各校都构成影响,皆因礼堂租金收入均用于补贴学校提升软硬体设备。

他说,政府宣布小学各年级复课后,但却禁止学校出租设备给外界的决定,令人感到意外,但相信政府当局有其考量​​因素,也认为这仅是短暂的煎熬时期。

“其实学校设备不能外租,对每一所学校都构成影响,因为礼堂出租费都是用以补贴学校的提升软硬设备的费用,包括硬体的电脑、维修等经费,而软体设备则是教学方面,若长期限制学校禁止外租礼堂,必会影响学校入息。”

为此,他说,现阶段个学校都尽量展延维修或任何大型,如须动用大笔资金的建校工程,直到疫情与经济明朗化位置。

“同时,各校也在这段时间尽量节约,而短暂的应对措施是先动用董事部的存款作为后备基金;希望疫情能尽快过去,同时呼吁各界尽量配合,做好防疫措施,共同努力。”

 

报导:蔡琦淮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赞成政府征收网购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