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费吃紧再苦也要走下去 行善不打烊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经费吃紧再苦也要走下去 行善不打烊

(吉隆坡10日讯)虽然面对疫情和行动管制令的冲击,雪隆地区慈善团体的经费也吃紧,惟爱心慈善活动不打烊,依旧开放让贫困人士和家庭申请援助金,包括生活费、医药费、物资等,视需求而定。



雪隆地区的慈善团体自成立以来,大都分都有提供援助计划,协助社会上有需要帮助的群体,当中包括贫困人士、单亲妈妈、病患,还有老人院、孤儿院及残障中心等。

虽然目前我国已进入复苏管制期,但受到过去疫情和管制令的冲击,导致许多人的生活都受到影响,低收入一群的生活也更艰苦。


虽然一些政府单位如福利局也有定期提供生活援助金给申请者,惟雪隆地区的慈善团体也不遗余力,继续为有需要的一群送暖。

大部分受访的慈善团体说,即使疫情造成经济上冲击,惟他们进行慈善活动的举动并不受到影响。

“在这个艰难时刻,贫困家庭更需要我们的帮助,尤其在管制令初期,很多人失业,我们也额外提供物资的协助,为他们解燃眉之急。”

有的慈善团体则是与当地的人民代议士配合,在服务中心接获求助后,就交给他们处理,视求助者的需求提供援助。

有者是提供善款,如生活费,有的则是提供医药费,有的则以购物固本方式,让他们可到住家附近的杂货店购买日常用品。

马来西亚善心组织日前在吉隆坡半山芭举办的善心派饭活动圆满结束。

雪州无拉港区州议员王诗棋呼吁雪州子民,踊跃申请由州政府提供的关怀子民计划。

她说,其中有两项计划,即健康关怀卡(PEDULI SIHAT)和关爱母亲计划(KISS)比较切身,让低收入家庭直接受惠。

她说,凡是雪州子民,家庭收入低于2000令吉,或个人收入低于1500令吉,都可提出申请。

“详情包括所需要的文件,可到我的面子书 或无拉港服务中心了解。”

《万寿园慈善基金会》于7月拨出了约1万9000令吉给社会弱势群体。

◆仁嘉隆万寿园慈善基金会会长梁嘉倚

我们每个月都有发放援助金,这个计划已做了10多年,包括在行动管制令期间,我们也没有中断,反而也有额外的协助,帮助有需要的人。

我们也会根据家庭所需提供援助,包括贫苦的,单亲的,或是病患的,他们需要的是哪一方面的援助。

有的我们会提供善款,有的是以购物固本方式,让他们可到住家附近的杂货店购买日常用品。

由于我们的资金也有限,我们一内设定100名以内的受惠者,这段日子人数难免有所增加,我们只能尽量协助。

◆重生团契社会关怀创办人之一沈宝兰

我们从2015年开始就有为街头露宿者提供食物,在管制令前,我们也让街头露宿者到我们的中心来洗澡及吃饭,约50人。

但自从管制令后,因为标准作业程序,我们的中心无法确保社交安全距离,所以没有开放。

目前,我们只是准备了食物到楼下派送,但因为中心关闭,所以前来拿饭的人只有约35人。

我们的经费也相当吃紧,过去一直获得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和其介绍的商家协助,但今年因为无法举办筹款晚宴,经费面对困难,但我们还是会继续我们的援助工作。

◆马来西亚善心组织创会会长拿督斯里王荣桐

我们做了慈善活动5年多,尽我们能力帮助有需要的家庭,每一个个案都有做家访,看他们真来需要什么,我们才决定援助的方式。

有的可能是需要医药费,有的可能失去经济能力需要生活费。

即使是生活费,我们一般也是会预备了一笔钱,然后每个月分发。

在管制令期间,我们接获更多的求助,来自老人院、孤儿院、残障中心等,我们也尽量协助。

此外,我们的义工队每周六也有到半山芭派饭给平民,并没有因为经济不好而取消这项有意义的活动。

◆雪隆爱心慈善协会财政蔡宗荣

我们是在2019年成立,希望通过援助计划,帮助社会上有需要的人士。

我们有配合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提供援助,当有需要的人士或家庭向他求助,我们则看我们可以提供什么方式的援助。

有的我们可能捐助数百令吉,为期一段日子,有的是一次性,根据他们的需求而定。

患有糖尿病的妇女通过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穿针引线,获得雪隆爱心慈善协会每个月200令吉,长达6个月,直至12月。
报导:林淑慧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赞成政府征收网购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