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裝逼真 難辨真假 汽車香精贗品橫行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包裝逼真 難辨真假 汽車香精贗品橫行

(吉隆坡10日訊)汽車香精贗品包裝直逼真品,消費者網購難辨真假,不明成分恐對消費者造成健康威脅!



隨着網購成為主要消費模式之一,許多人都化身微商,在社交平台、大型購物平台出售各式各樣商品,包括不同品牌的贗品。

馬來西亞汽車配件業商會接獲同業投訴,某來自日本的汽車香精自2016年開始被大量仿冒,即便遭國內貿易與消費人事務部多次取締,亦難以從市場上根絕。


馬來西亞汽車配件業商會財政羅開豐指出,在4年前,香精贗品是在一些實體店出售,經過舉報和貿消部取締,才將問題解決。

他說,直至2年前,贗品再次出現在線上購物平台和社交平台,這些賣家一般是用真品的照片,但是發給顧客的卻是贗品。

“真品的建議零售價25令吉,而贗品早期以相近的價格出售,後期就大幅度拋價,造成惡性競爭。”

他直言,香精真品是來自日本的配方,有特定香精料,味道廣受亞洲國家歡迎,也獲得國際香料協會的認證,證明對人體沒有害。

“贗品成份不明,聞起來味道讓人不舒服,可能會產生暈厥,另一個不同之處是,真品可以耐放3個月,贗品2星期就消耗了一半。”

為此,馬來西亞配件夜業商會會長林美珠、羅開豐、日本汽車香精Carall大馬總代理辜亞西、辜亞西代表律師黃天鴻召開聯合發布會,促請購買汽車香精的消費者加以注意。


(李玉珍攝)

這3款贗品越來越精細,連代理也未必能單憑肉眼來辨識真假。
贗品(右邊3罐)的包裝或設計都與正品(左邊)非常相似,若沒有細心留意,實在難以分辨。
羅開豐說,贗品香精成分不明,放在車內使用恐對身體造成威脅。
林美珠促執法單位關注

林美珠直言,汽車香精出現贗品的情況越來越嚴重,若執法單位不加以關注,對消費者也是不公平。

她向《中國報》記者指出,消費者難以辨識自己買的產品是否真品,公會多次與貿消部協調,收集情報和提供線索讓當局前往取締。

她說,在2016年,曾經有同業涉及賣汽車香精贗品,經過貿消部到實體店取締,現在同業實體店出售的都是真品。

“除了汽車香精,公會接獲其他贗品投訴尚有汽車音響、喇叭、隔熱膜也是有贗品。”

林美珠認為消費者難以辨識香精是否正品,促貿消部加強取締。
黃天鴻:代理可追討損失

黃天鴻律師指出,販賣贗品涉及了2個層面的法律,分別是是刑事成分和民事成分。

他說,如果觸犯者是公司,每個贗品最高罰款5萬令吉;如果是觸犯者是個人,每個贗品最高罰款1萬令吉,或坐牢最高3年或兩者兼施。

“另外,真品代理可以向賣贗品者提出民事訴訟追討損失。”

他說,真品的代理可以委任律師,透過聘請律師提告賣贗品的人,不過要證明代理面對損失,是相當艱難的事。

“有時候,即使贗品賣家被充公兩三百個贗品,可能只是賠償這批貨的價值了事,但真正造成的損失其實難以計算。”

針對汽車香精出現贗品,他說,希望貿消部安排馬來西亞汽車配件業商會和大型網購平台協商,將相關汽車香精的商品暫時下架,由總代理審批是真品才重新上架。

“過去每次要求貿消部官員採取行動,必須事先提供詳細報告,包括環境觀察、提供贗品樣品、和真假產品的文件,審核後才取締。”

黃天鴻:販賣贗品會同時面對2個層面的法律,即是刑事成分和民事成分。

他補充,如果貿消部取締地點是住宅區將必須申請庭令,若是工業和商業都可以直接前往。

辜亞西:大量贗品競爭

辜亞西感慨多年來辛苦為汽車香精開拓大馬市場,卻面對大量贗品的競爭,虧損難以計算。

他從2010年開始代理Carall汽車香精,當逐漸打起知名度就出現贗品。

他說,當發現大馬市場出現贗品,日本總公司雖然有發律師信給贗品的賣家,但是沒有嚴厲採取進一步行動。

“早期的贗品單憑肉眼就辨識出差別,後來贗品的質感和包裝都做得非常相似,若消費者沒有細心留意,難以察覺真假。”

辜亞西:隨着我國出現贗品,日本廠家有發律師信給贗品賣家。
代理收集正品和贗品的對比,並將資料提交給貿消部。
貿消部根據代理提供的線索,多次到贗品賣家的店鋪或貨倉展開取締行動。

 

★Carall汽車香精辨識方式 真品 贗品
雙面膠 淡黃色,沒有字體 褐色,有字體,或者白色,沒字體
透明盒子 底部有個凹處 底部是完整盒子
紙盒 深藍色 灰紫色,偏向紫色
蓋子 銀色邊 全黑色
瓶罐底部 平面,有寫着made in Japan字眼 有一些凹凸,沒有字眼
報導:劉佩明
攝影:李玉珍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贊成政府徵收網購服務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