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肥水不落外人田(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肥水不落外人田(中) 作者:雅蒙

盧莉另有原名,但後來她從母姓,母親盧玉慧為她改名盧莉,暗寓“努力”之意。



對於生父,盧莉印象模糊,母親也不願多提這個人,只說∶“女人最怕嫁錯郎,我就是有眼無珠嫁錯郎。”

盧莉從母親那兒得來的“父親印象”是∶他是個令家人面目無光、且連累家人的社會敗類。


“父親是怎麼樣的敗類?”

母親不耐煩回答∶“他的事你知道得越少越好。”

後來甚至說∶“他伏屍街頭死了。”不過盧莉半信半疑,但她相信母親恨他入骨。

盧莉後來也不把父親的事放在心上,她漸漸年長,愈來愈獨立,有沒有父親都一樣。

也許盧莉懷疑父親是“壞人”,所以在她情竇初開後,她對除暴安良的警察特別好感。

她在中學時還參加過少年警衛隊,大學第一年,還在假期參加青年警衛隊生活營,接受頗嚴格的訓練。

至這一關盧莉因體能吃不消知難而退。不過她另有“豐富的收穫”,她就是在訓練營中認識一名年輕警長關陽。

關陽比盧莉年長5歲,兩人互有好感,但關陽卻說他被警方選拔去參加一個“地獄式訓練課程”為期兩年。他更有點自豪說∶“要頭腦優秀、體格更要強壯過人,才能被選拔。”

關陽還半開玩笑說∶“你不要這麼早讓自己名花有主喲,等我,我一定找你。”

死心塌地

盧莉臉容俏麗、笑容甜美、性情平易近人,在大學也很多男人追求,但盧莉芳心難有所屬,可能心頭深處確是藏着關陽的身影。

在大四畢業那年,盧莉有一天終於見到笑容燦爛如朝陽的關陽,他還很紳士地帶了鮮花與糖果上門做客,盧莉的媽媽也很欣賞他。

關陽光明磊落的擺明要追求盧莉。他對盧莉說∶“不要問我這兩年去了那裡,做些什麼,因為這是官方職業秘密,我不能說,但我又不願意講謊話騙你。”

盧莉喜歡他的坦白,笑問∶“能不能問你有沒有升官發財?”

他笑說∶“發財是沒有啦,不過我的軍階倒是連升兩級。”

盧莉後來把一顆芳心死心塌地交給關陽,對他全面信任幾乎言聽計從,是因為她較後得知,原本關陽的父親關兆雄反對兒子與小家碧玉盧莉戀愛,關兆雄希望人材傑出的兒子能和一名大戶人家的千金攀親。但關陽不肯聽從,一度父子鬧得不歡。

幸好關兆雄愛子心切,終於俯順兒子的心愿。在盧莉第一次隨關陽回去謁見未來翁姑時,她一點也感覺不到關兆雄曾曾激烈反對她,相反的,關兆雄像慈父般厚待她。更說∶“亞莉,我知道你很早就失去父親,等你和阿陽結婚了,我就是你的父親了。”

這時盧莉已知道關兆雄已退休,不過退休前他曾在監獄部門任主管。

關兆雄還催促兩人早日完婚,他笑說∶“我退休後沒事做,就想早日抱孫。”

婚事推延

偏偏這時盧莉的母親盧玉慧意外去世,幸好她已有一位貼心的“未婚夫”,不僅能安慰她稍減悲傷,更一力負起“半子”的責任處理盧玉慧的後事。

盧莉與關陽的婚事為此推延一年,不過關陽已不時在盧莉的寓所過夜陪伴她,兩人已儼然是一對小夫妻。

盧莉不知關陽工作性質,但她約略猜到他大概是隸屬飛虎隊一般的成員,他們的工作與身分都需保密。

盧莉後來驚訝地發現,關陽比她知道更多她生父的事。他說∶“是令堂告訴我的,好讓我們有個準備,亞莉,你的生父還在世,但令堂生前結下極大的怨仇,她真的害怕你的生父會來尋仇報復,他們兩人沒有正式結婚,所以也談不上什麼一夜夫妻百夜恩。”

“我生父在那兒?”

關陽搖頭∶“不知道。”

盧莉太信任他,看不出他神態中的一點不安是因為他說謊。

是他的父親關兆雄一早告訴他的,當初關兆雄就是根據這點強烈反對,但他很快的就轉變態度。他更吩咐兒子∶“既然亞莉的媽媽隱瞞着她,我們也不必揭穿。”

這時警方接到線報,在銷聲匿跡10年後,“五狼黨”似乎要重振旗鼓,消息說已看到林二郎、吳三狼、孫四狼與李五狼在這個城市現身。很明顯他們是要迎接他們的老大王大狼出獄。

昔年,“五狼黨”是無惡不做的匪黨,干過多宗重大械劫案,單是搶劫銀行就已經一口氣連干3宗,這是王大狼入獄不久前干下的。那時“五狼黨”是警方通緝名單第一要犯。

警方不敢小覷“五狼黨”捲土重來。在數次會議中決定,先以不變應萬變,在王大狼出獄那天就嚴密24小時跟蹤監視,關陽也參與這些會談。

在王大狼出獄那個上午,其餘四狼沒有現身也早在警方意料之中。警方看到有一名約10歲的男孩,趨前把一件東西交給王大狼,那是一部手機。

警方看到王大狼很快接聽電話,王大狼是個性格深沉的人,喜怒不形於色,在他臉上看不到表情。他投宿鬧市一家中級酒店。
(三之二.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贊成政府徵收網購服務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