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肥水不落外人田(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肥水不落外人田(中) 作者:雅蒙

卢莉另有原名,但后来她从母姓,母亲卢玉慧为她改名卢莉,暗寓“努力”之意。



对于生父,卢莉印象模糊,母亲也不愿多提这个人,只说∶“女人最怕嫁错郎,我就是有眼无珠嫁错郎。”

卢莉从母亲那儿得来的“父亲印象”是∶他是个令家人面目无光、且连累家人的社会败类。


“父亲是怎么样的败类?”

母亲不耐烦回答∶“他的事你知道得越少越好。”

后来甚至说∶“他伏尸街头死了。”不过卢莉半信半疑,但她相信母亲恨他入骨。

卢莉后来也不把父亲的事放在心上,她渐渐年长,愈来愈独立,有没有父亲都一样。

也许卢莉怀疑父亲是“坏人”,所以在她情窦初开后,她对除暴安良的警察特别好感。

她在中学时还参加过少年警卫队,大学第一年,还在假期参加青年警卫队生活营,接受颇严格的训练。

至这一关卢莉因体能吃不消知难而退。不过她另有“丰富的收获”,她就是在训练营中认识一名年轻警长关阳。

关阳比卢莉年长5岁,两人互有好感,但关阳却说他被警方选拔去参加一个“地狱式训练课程”为期两年。他更有点自豪说∶“要头脑优秀、体格更要强壮过人,才能被选拔。”

关阳还半开玩笑说∶“你不要这么早让自己名花有主哟,等我,我一定找你。”

死心塌地

卢莉脸容俏丽、笑容甜美、性情平易近人,在大学也很多男人追求,但卢莉芳心难有所属,可能心头深处确是藏着关阳的身影。

在大四毕业那年,卢莉有一天终于见到笑容灿烂如朝阳的关阳,他还很绅士地带了鲜花与糖果上门做客,卢莉的妈妈也很欣赏他。

关阳光明磊落的摆明要追求卢莉。他对卢莉说∶“不要问我这两年去了那里,做些什么,因为这是官方职业秘密,我不能说,但我又不愿意讲谎话骗你。”

卢莉喜欢他的坦白,笑问∶“能不能问你有没有升官发财?”

他笑说∶“发财是没有啦,不过我的军阶倒是连升两级。”

卢莉后来把一颗芳心死心塌地交给关阳,对他全面信任几乎言听计从,是因为她较后得知,原本关阳的父亲关兆雄反对儿子与小家碧玉卢莉恋爱,关兆雄希望人材杰出的儿子能和一名大户人家的千金攀亲。但关阳不肯听从,一度父子闹得不欢。

幸好关兆雄爱子心切,终于俯顺儿子的心愿。在卢莉第一次随关阳回去谒见未来翁姑时,她一点也感觉不到关兆雄曾曾激烈反对她,相反的,关兆雄像慈父般厚待她。更说∶“亚莉,我知道你很早就失去父亲,等你和阿阳结婚了,我就是你的父亲了。”

这时卢莉已知道关兆雄已退休,不过退休前他曾在监狱部门任主管。

关兆雄还催促两人早日完婚,他笑说∶“我退休后没事做,就想早日抱孙。”

婚事推延

偏偏这时卢莉的母亲卢玉慧意外去世,幸好她已有一位贴心的“未婚夫”,不仅能安慰她稍减悲伤,更一力负起“半子”的责任处理卢玉慧的后事。

卢莉与关阳的婚事为此推延一年,不过关阳已不时在卢莉的寓所过夜陪伴她,两人已俨然是一对小夫妻。

卢莉不知关阳工作性质,但她约略猜到他大概是隶属飞虎队一般的成员,他们的工作与身分都需保密。

卢莉后来惊讶地发现,关阳比她知道更多她生父的事。他说∶“是令堂告诉我的,好让我们有个准备,亚莉,你的生父还在世,但令堂生前结下极大的怨仇,她真的害怕你的生父会来寻仇报复,他们两人没有正式结婚,所以也谈不上什么一夜夫妻百夜恩。”

“我生父在那儿?”

关阳摇头∶“不知道。”

卢莉太信任他,看不出他神态中的一点不安是因为他说谎。

是他的父亲关兆雄一早告诉他的,当初关兆雄就是根据这点强烈反对,但他很快的就转变态度。他更吩咐儿子∶“既然亚莉的妈妈隐瞒着她,我们也不必揭穿。”

这时警方接到线报,在销声匿迹10年后,“五狼党”似乎要重振旗鼓,消息说已看到林二郎、吴三狼、孙四狼与李五狼在这个城市现身。很明显他们是要迎接他们的老大王大狼出狱。

昔年,“五狼党”是无恶不做的匪党,干过多宗重大械劫案,单是抢劫银行就已经一口气连干3宗,这是王大狼入狱不久前干下的。那时“五狼党”是警方通缉名单第一要犯。

警方不敢小觑“五狼党”卷土重来。在数次会议中决定,先以不变应万变,在王大狼出狱那天就严密24小时跟踪监视,关阳也参与这些会谈。

在王大狼出狱那个上午,其余四狼没有现身也早在警方意料之中。警方看到有一名约10岁的男孩,趋前把一件东西交给王大狼,那是一部手机。

警方看到王大狼很快接听电话,王大狼是个性格深沉的人,喜怒不形于色,在他脸上看不到表情。他投宿闹市一家中级酒店。
(三之二.明续)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赞成政府征收网购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