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杀父仇人(中)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杀父仇人(中) 作者: 雅蒙

胡秉成是因为母亲何玉香的病--心病,而要寻找男扮女装的“人妖”云花影。



何玉香近年来参加宗教组织,热心做义工,胡秉成也高兴守寡寂寞多年的母亲有个精神寄托。

可是他没有想到笃信宗教后的母亲,继之而来的是精神不时惴惴不安。


这一年在父亲胡国鹏去世25年忌日时,胡秉成照例偕母亲、弟、妹以为各人的小家庭成员祭拜父亲。

这天风大,祭桌上的酒杯在一阵狂风吹来时,悉数落地,胡秉成却看到母亲惊慌得面无人色,摇摇欲坠昏过去。

何玉香称自己没病,胡秉成和弟弟妹妹坚持送她入院检查,医生也说∶“令堂没病,身体很健康,大概是精神衰弱。”

胡秉成做生意,这几年更做得风生水起,环境颇佳,当初他做生意的本钱,是父亲胡国鹏留下的。

父亲去世时,胡秉成9岁,他记得那时生活环境欠佳,母亲常为钱不够用和父亲吵架。在胡秉成的印象中,父亲好像一直没有工作,长大后他明白,父亲生前是不务正业的流氓。

但父亲给他与2位弟弟妹妹留下极好的印象,因为父亲很爱他们。长大后他听说父亲在外头凶悍,但在他印象中,父亲从未碰过他们三兄妹一根指头。

预知会死

父亲遽然去世时,胡秉成十分伤心,但长大后回想往事,他又觉得事出可疑,父亲好像预知他会死。

胡秉成记得父亲出远门前一天,特地带着他们三兄妹去吃烤鸡,带他们去看马戏团,买玩具给他们。

胡秉成记得父亲再三叮嘱他∶“你长大,如果爸爸不在了,你就要做个勇敢的男子汉,要好好照顾妈妈,还有弟弟与妹妹。”

多年后回想,胡秉成觉得这是爸爸留下的遗言。

父亲英年早逝固是不幸,但不幸中的万幸,是因为父亲的死,家境反而大大好转。因为父亲生前--其实是死前不久,买下一笔赔偿颇可观的人寿意外保险,胡秉成做生意的本钱也源自此。

在父亲忌日过后二天,何玉香对长子说∶“医生说我想得太多,心中就会有病,我明白了,秉成,有一件事我一直不安,所以那天酒杯落地,我吓得晕过去,以为你父亲显灵生气。”

胡秉成安慰母亲∶“您想太多了,妈。”

何玉香摇头∶“你父亲生气,是因为有一件事我应该告诉你们,但我没有。”

她没有说下去,发一阵呆,却说另一件事∶“秉成,有件事你一定要去做。你要去找那个艺名叫云花影的陈志毅,如果他境况不好,你就帮他一把,他应该出狱好几年了。”

胡秉成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呆了一阵怪叫道∶“妈,你有没有搞错,叫我去帮那个云花影?那个杀死爸爸的人妖。”

何玉香吃力说∶“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当我听到说云花影开枪杀死你爸时,我真的不相信,我们以前同校念书,每个人都知道云花影--爱……对你爸爸的感情。我们结婚时,因为我有了你,赶着要结婚,云花影给了你爸不少钱,后来云花影去了泰国,但你爸心中还是惦记着他的。虽然我知道你爸和云花影之间真的没什么,但我心中还是不喜欢那个云花影,因为他--”

胡秉成明白妈妈没有说完的句子,没女人肯容许第三者爱自己的丈夫。

但胡秉成很吃惊,他真的不知道父亲和杀死他的云花影是老相识。他开始相信母亲刚刚说的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这时,胡秉成问∶“妈,刚才您说有什么您应该告诉我们?”

何玉香又发怔一下∶“整件事很奇怪。有一天,你爸突然急着找云花影,打电话回家乡问了不少人。几天后他对我说∶‘明晚我要去边境,我约好了志毅在那儿等我’。那时候人人都带一种嘲笑叫他云花影,只有你爸一直叫他志毅。”

何玉香迷惘的说∶“过一天,你爸打电话回来,他说已见到陈志毅,我问他,到底是什么事急着找陈志毅,借钱吗?他说不是,却也是和钱有关,最后他说∶‘等孩子长大了,告诉他们,不要错怪陈志毅,因为是我叫他--’他停了一下又说∶‘算了,你还是别知道那么多。’隔一天,我就接到警方的消息,说云花影杀死了你爸。”

另有内情

胡秉成千头万绪不知从何理起,半晌他问∶“妈,你怀疑什么?”

何玉香艰难地说∶“我怀疑整件事另有内情,我不喜欢云花影,我更讨厌他望着你爸爸那种眼神,可是也因为如此,我不相信云花影真的杀死国鹏,尤其国鹏死前一晚在电话中说的。”

何玉香又说∶“你爸生前不是好人,有时我想如果他没死,我会不会在那一年就与他离婚?他不是好丈夫,没钱,又爱拈花惹草。”

胡秉成低声说∶“但他是好爸爸,他很爱我们。”

何玉香轻叹∶“是,他爱你们。”

何玉香又说∶“事隔这么多年,我也可怜云花影,我怀疑国鹏常利用他,不知向云花影借了多少钱都没还,可怜的云花影也因为国鹏坐牢20年。”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政府征收网购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