盂蘭勝會只保留祭拜儀式 歌台戲班 開不了工零收入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盂蘭勝會只保留祭拜儀式 歌台戲班 開不了工零收入

(吉隆坡29日訊)盂蘭勝會整個月的歌舞表演、戲班演等全取消,導致數以千計的人受到波及,整個月的表演工作告吹,收入也歸零,損失介於數千令吉至數十萬令吉不等。



因新冠肺炎疫情,許多盂蘭勝會或中元公會取消普度晚宴、歌舞、戲班等表演活動,只保留祭拜儀式,導致許多涉及娛樂表演活動的人士都受到影響,面對收入幾乎歸零的情況。

8月19日也是華人農曆七月的開始,也就是所謂的中元節,但由於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也讓雪隆區許多盂蘭勝會或中元公會也相續宣布取消普度晚宴、 大型法會和歌舞表演等活動,只舉行祭拜儀式。


據悉,雪隆區許多盂蘭勝會理事會除了取消歌舞表演,也取消了一些傳統活動的舉辦,包括戲班、布袋戲及木偶戲、露天電影等活動。

據《中國報》向各單位了解,目前受影響的人士和領域也相當多,相信有數以千計的人受到了影響,包括歌手、舞者、主持人或司儀、戲班、歌舞團、燈光音響、搭舞台公司等。

隨着所有盂蘭勝會的歌舞表演活動都取消,以致上述人士和公司等的在農曆七月的整個月工作也全告吹,損失介於數千令吉至數十萬令吉不等。

各相關單位的人士接受詢問時說,他們已接獲許多理事會通知取消歌舞表演的通知,由於目前也正面對疫情問題,他們也遵守理事會的決定。

他們說,在每一年的盂蘭勝會,有不少人士和公司等接獲許多普度晚宴、歌舞表演、台前幕後等的工作,因此當晚宴和歌舞表演取消,也讓受影響和失去整個月工作的人相當多。

一般上歌手和舞者都是在盂蘭勝會時趕場表演,有時一晚是要趕3至5、6場表演,一個月則是連續表演20天至27、28天。

歌手演出的收費各異,有者是通過歌舞團或者是主持人、司儀等安排接演出活動,一些比較有名氣和經驗的歌手則是自行接洽演出活動,收費也是有相當大差異,從最普通一兩百令吉一場表演至1000至3000、4000令吉不等。

在過去,一些歌手在盂蘭勝會期間也會“跨國”表演,接在新加坡的盂蘭勝會組織的歌舞表演,演出都是以新幣計劃。

一些歌舞團則是以配套計算,包括歌手、舞者、司儀或主持人、舞台、燈光音響等,大約一晚是介於3500令吉至8000令吉不等,要視規模和人數而定。

至於傳統表演,如戲班、布袋戲和木偶戲等,也已接獲取消在盂蘭勝會的表演通知,每一個戲班在一個盂蘭勝會表演約2、3天,每一天是一至兩場演出,在一個中元節中,大約取消了10多至20個盂蘭勝會場次的演出。

布袋和木偶戲表演涉及台前幕後人數較少,大約是4、5人,至於戲班,涉及的人數較多,大約是10餘人至近20人,尤其是涉及越大型的表演,涉及的人數也越多。

一些戲班則是由班主帶領,有些是有固定班底,有些表演者是“自由身”,以接演出為主。

在盂蘭勝會期間,一些戲班也會重金聘用來自國外的戲班表演者,包括台灣、中國、香港、泰國等。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盂蘭勝會不能如往年般大規模舉行。(檔案照)

隨着行動管制令於3月18日開始,許多從事娛樂表演活動的人士已面對4個月完全沒有歌舞表演的情況。

據一些歌舞團接受詢問時說,許多歌手在管制令期間,都失去了歌唱表演的活動,此此情況也長達4個月。

他們說,除了失去中元節整個月的表演活動,從3月到今日,也沒有接獲其他表演活動,包括晚宴、慈善活動、其他公開表演活動等。

他們說,除了在8月至9月期間的中元節,因許多公會和社團等也取消在10月至11月的晚宴,他們相信到年尾的表演活動都受到影響。

由於,目前許多卡拉ok、夜總會、酒吧或酒廊等也未復業,許多歌手、樂團也失去駐唱表演活動。

“不只是盂蘭勝會,包括九皇爺誕、各神廟的神誕活動全都取消表演活動,公會和社團等也取消晚宴的舉行,相信接下來數個月都無法接表演工作。”

至於一些接司儀和主持人工作的人士也面對同樣的問題,包括各大型商場活動、代表大會、晚宴、紀念活動、婚宴等也取消。

過往每年農曆七月,各地區都會舉辦盂蘭勝會。(檔案照)

管制令4個月來也失去表演活動,讓一些歌手也要改行,其中有部分更是改當直播主,直播售賣各類物品。

根據一些歌舞團班主和負責人接受詢問時說,一些歌手是全職,但有一些歌手是兼職,他們有一些是有正職行業,只是兼接跑歌台等的工作,因此在管制令期間,雖然失去了表演機會,但還是有一些收入。

同時,一些歌舞團團主或班主,或者歌手也有本身的音樂學校或歌唱班。

他們說,有一些歌舞團和歌手則是陷入幾乎零收入的情況,有部分在期間也轉行,從事其他工作如飲食業、改當直播主直接售賣物品等。

“有一些是舉行直播或網上歌唱比賽、網上教唱歌,直播歌唱活動等,有一些是改當直播主,或者是網購等。”

至於戲班方面,有者說,由於一些從事戲班台前幕後的人士都是以年長者居多,大部分也只有大戲表演的專長,都是從小就在這行業之中,因此要轉行也是相當困難,因此大部分在疫情期間,都是休業在家。

★福建金龍鳳閩劇團負責人李玉玲

從2月尾至今日,我們的表演活動都是處在零的情況,完全沒有接到任何表演活動。

通常,我們都是在去年盂蘭勝會期間,已接到今年盂闌勝會的表演活動,但在最近我們也一直在接到主辦單位通知取消在盂蘭勝會期間的表演活動。

在華人農曆七月,我們在整個中元節內的表演大約有27、28天,每一天是兩場表演,由於許多主辦單位已取消普渡晚宴和娛樂表演活動,因此目前這些表演活動全都已取消。

除了盂蘭勝會,我們接到一些在九皇爺誕的表演活動,但最近我們也接獲廟方的通知,表明由於受到疫情的影響,表演活動也取消了。

截至目前為止,大約10場在九皇爺誕的表演已取消。

由於我們是表演布袋戲和木偶戲,人數是看錶演的規模大小而定,介於4人至5、6人期間。

由於我們這一行全都是從小開始接受訓練,也只會表演布袋戲和木偶戲,而且年級大了,即使在這段期間完全沒有表演,收入也是歸零,但也很難轉行。

★節目策劃兼主持人陳維通

從華人農曆新年後迄今,我之前接獲周年紀念、代表大會、晚宴、慈善晚宴等的主持活動已全部停辦,迄今並沒有接到主辦單位進一步的消息。

由於管制行動還在持續,下個月開始的盂蘭勝會也受到影響,我們也接到一些理事會通知停辦普度晚宴及歌舞表演,只進行膜祭儀式,而且也只有理事會參與。

娛樂歌舞表演活動也停止了數個月之久,再加上盂蘭勝會的歌舞表演也取消,也讓許多歌手、舞者、燈光音響公司、搭棚公司、主持人等都受到影響。

在歌手方面,有一部分是兼職跑歌台,還有一分正職,對於她們的影響就不會太大。

但有一些全職以歌舞表演為主的歌手、舞者、樂隊、燈光音響公司、搭棚公司、主持人等,因期間的活動全停,也讓有一些已改行,包括轉為從事餐飲業、直播賣物品、搬運公司等。

往年農曆七月是歌舞團忙碌的月份。(檔案照)

★鄭椏鏵歌舞團班主鄭椏鏵

據我了解,在雪隆一帶的盂蘭勝會或中元普度活動,有大約99%已取消舉辦普度晚宴、大型普度法會和歌舞表演活動,只保持祭拜儀式。

從管制令在3月18日開始,我們的歌舞表演就完全停止,迄今已停止了4個多月,也讓許多歌手也因失去表演活動,而陷入零收入的情況。

雖然管制令已逐步放寬,各行各業已復工,但如今只有娛樂活動還是受到相當大的限制,尤其是娛樂表演活動還是無法舉行。

除了一些歌手演唱活動無法進行,在一些酒廊的駐唱活動也是停止。

我們在這之前也也曾見過旅遊、藝術及文化部等,表達我們在管制令期間所面對的困境。

由於一些歌手及表演者已4個多月完全沒有演出機會,其中有部分也轉行,包括在酒樓工作、當直播主直播售賣物品、網絡代購、搬運公司等。

由於盂蘭勝會理事會也取消歌舞表演,不只是歌手受影響,受影響的人士也相當多包括舞者、主持人、燈光音響、搭舞台公司等。

不只是盂蘭勝會,從現在到11月的活動也受到影響,包括公會和社團也不敢舉行晚宴,連在11月舉行的晚宴也取消,我接到的一場表演也是在12月。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贊成政府徵收網購服務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