盂兰胜会只保留祭拜仪式 歌台戏班 开不了工零收入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盂兰胜会只保留祭拜仪式 歌台戏班 开不了工零收入

(吉隆坡29日讯)盂兰胜会整个月的歌舞表演、戏班演等全取消,导致数以千计的人受到波及,整个月的表演工作告吹,收入也归零,损失介于数千令吉至数十万令吉不等。



因新冠肺炎疫情,许多盂兰胜会或中元公会取消普度晚宴、歌舞、戏班等表演活动,只保留祭拜仪式,导致许多涉及娱乐表演活动的人士都受到影响,面对收入几乎归零的情况。

8月19日也是华人农历七月的开始,也就是所谓的中元节,但由于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也让雪隆区许多盂兰胜会或中元公会也相续宣布取消普度晚宴、 大型法会和歌舞表演等活动,只举行祭拜仪式。


据悉,雪隆区许多盂兰胜会理事会除了取消歌舞表演,也取消了一些传统活动的举办,包括戏班、布袋戏及木偶戏、露天电影等活动。

据《中国报》向各单位了解,目前受影响的人士和领域也相当多,相信有数以千计的人受到了影响,包括歌手、舞者、主持人或司仪、戏班、歌舞团、灯光音响、搭舞台公司等。

随着所有盂兰胜会的歌舞表演活动都取消,以致上述人士和公司等的在农历七月的整个月工作也全告吹,损失介于数千令吉至数十万令吉不等。

各相关单位的人士接受询问时说,他们已接获许多理事会通知取消歌舞表演的通知,由于目前也正面对疫情问题,他们也遵守理事会的决定。

他们说,在每一年的盂兰胜会,有不少人士和公司等接获许多普度晚宴、歌舞表演、台前幕后等的工作,因此当晚宴和歌舞表演取消,也让受影响和失去整个月工作的人相当多。

一般上歌手和舞者都是在盂兰胜会时赶场表演,有时一晚是要赶3至5、6场表演,一个月则是连续表演20天至27、28天。

歌手演出的收费各异,有者是通过歌舞团或者是主持人、司仪等安排接演出活动,一些比较有名气和经验的歌手则是自行接洽演出活动,收费也是有相当大差异,从最普通一两百令吉一场表演至1000至3000、4000令吉不等。

在过去,一些歌手在盂兰胜会期间也会“跨国”表演,接在新加坡的盂兰胜会组织的歌舞表演,演出都是以新币计划。

一些歌舞团则是以配套计算,包括歌手、舞者、司仪或主持人、舞台、灯光音响等,大约一晚是介于3500令吉至8000令吉不等,要视规模和人数而定。

至于传统表演,如戏班、布袋戏和木偶戏等,也已接获取消在盂兰胜会的表演通知,每一个戏班在一个盂兰胜会表演约2、3天,每一天是一至两场演出,在一个中元节中,大约取消了10多至20个盂兰胜会场次的演出。

布袋和木偶戏表演涉及台前幕后人数较少,大约是4、5人,至于戏班,涉及的人数较多,大约是10余人至近20人,尤其是涉及越大型的表演,涉及的人数也越多。

一些戏班则是由班主带领,有些是有固定班底,有些表演者是“自由身”,以接演出为主。

在盂兰胜会期间,一些戏班也会重金聘用来自国外的戏班表演者,包括台湾、中国、香港、泰国等。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盂兰胜会不能如往年般大规模举行。(档案照)

随着行动管制令于3月18日开始,许多从事娱乐表演活动的人士已面对4个月完全没有歌舞表演的情况。

据一些歌舞团接受询问时说,许多歌手在管制令期间,都失去了歌唱表演的活动,此此情况也长达4个月。

他们说,除了失去中元节整个月的表演活动,从3月到今日,也没有接获其他表演活动,包括晚宴、慈善活动、其他公开表演活动等。

他们说,除了在8月至9月期间的中元节,因许多公会和社团等也取消在10月至11月的晚宴,他们相信到年尾的表演活动都受到影响。

由于,目前许多卡拉ok、夜总会、酒吧或酒廊等也未复业,许多歌手、乐团也失去驻唱表演活动。

“不只是盂兰胜会,包括九皇爷诞、各神庙的神诞活动全都取消表演活动,公会和社团等也取消晚宴的举行,相信接下来数个月都无法接表演工作。”

至于一些接司仪和主持人工作的人士也面对同样的问题,包括各大型商场活动、代表大会、晚宴、纪念活动、婚宴等也取消。

过往每年农历七月,各地区都会举办盂兰胜会。(档案照)

管制令4个月来也失去表演活动,让一些歌手也要改行,其中有部分更是改当直播主,直播售卖各类物品。

根据一些歌舞团班主和负责人接受询问时说,一些歌手是全职,但有一些歌手是兼职,他们有一些是有正职行业,只是兼接跑歌台等的工作,因此在管制令期间,虽然失去了表演机会,但还是有一些收入。

同时,一些歌舞团团主或班主,或者歌手也有本身的音乐学校或歌唱班。

他们说,有一些歌舞团和歌手则是陷入几乎零收入的情况,有部分在期间也转行,从事其他工作如饮食业、改当直播主直接售卖物品等。

“有一些是举行直播或网上歌唱比赛、网上教唱歌,直播歌唱活动等,有一些是改当直播主,或者是网购等。”

至于戏班方面,有者说,由于一些从事戏班台前幕后的人士都是以年长者居多,大部分也只有大戏表演的专长,都是从小就在这行业之中,因此要转行也是相当困难,因此大部分在疫情期间,都是休业在家。

★福建金龙凤闽剧团负责人李玉玲

从2月尾至今日,我们的表演活动都是处在零的情况,完全没有接到任何表演活动。

通常,我们都是在去年盂兰胜会期间,已接到今年盂阑胜会的表演活动,但在最近我们也一直在接到主办单位通知取消在盂兰胜会期间的表演活动。

在华人农历七月,我们在整个中元节内的表演大约有27、28天,每一天是两场表演,由于许多主办单位已取消普渡晚宴和娱乐表演活动,因此目前这些表演活动全都已取消。

除了盂兰胜会,我们接到一些在九皇爷诞的表演活动,但最近我们也接获庙方的通知,表明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表演活动也取消了。

截至目前为止,大约10场在九皇爷诞的表演已取消。

由于我们是表演布袋戏和木偶戏,人数是看表演的规模大小而定,介于4人至5、6人期间。

由于我们这一行全都是从小开始接受训练,也只会表演布袋戏和木偶戏,而且年级大了,即使在这段期间完全没有表演,收入也是归零,但也很难转行。

★节目策划兼主持人陈维通

从华人农历新年后迄今,我之前接获周年纪念、代表大会、晚宴、慈善晚宴等的主持活动已全部停办,迄今并没有接到主办单位进一步的消息。

由于管制行动还在持续,下个月开始的盂兰胜会也受到影响,我们也接到一些理事会通知停办普度晚宴及歌舞表演,只进行膜祭仪式,而且也只有理事会参与。

娱乐歌舞表演活动也停止了数个月之久,再加上盂兰胜会的歌舞表演也取消,也让许多歌手、舞者、灯光音响公司、搭棚公司、主持人等都受到影响。

在歌手方面,有一部分是兼职跑歌台,还有一分正职,对于她们的影响就不会太大。

但有一些全职以歌舞表演为主的歌手、舞者、乐队、灯光音响公司、搭棚公司、主持人等,因期间的活动全停,也让有一些已改行,包括转为从事餐饮业、直播卖物品、搬运公司等。

往年农历七月是歌舞团忙碌的月份。(档案照)

★郑桠铧歌舞团班主郑桠铧

据我了解,在雪隆一带的盂兰胜会或中元普度活动,有大约99%已取消举办普度晚宴、大型普度法会和歌舞表演活动,只保持祭拜仪式。

从管制令在3月18日开始,我们的歌舞表演就完全停止,迄今已停止了4个多月,也让许多歌手也因失去表演活动,而陷入零收入的情况。

虽然管制令已逐步放宽,各行各业已复工,但如今只有娱乐活动还是受到相当大的限制,尤其是娱乐表演活动还是无法举行。

除了一些歌手演唱活动无法进行,在一些酒廊的驻唱活动也是停止。

我们在这之前也也曾见过旅游、艺术及文化部等,表达我们在管制令期间所面对的困境。

由于一些歌手及表演者已4个多月完全没有演出机会,其中有部分也转行,包括在酒楼工作、当直播主直播售卖物品、网络代购、搬运公司等。

由于盂兰胜会理事会也取消歌舞表演,不只是歌手受影响,受影响的人士也相当多包括舞者、主持人、灯光音响、搭舞台公司等。

不只是盂兰胜会,从现在到11月的活动也受到影响,包括公会和社团也不敢举行晚宴,连在11月举行的晚宴也取消,我接到的一场表演也是在12月。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赞成政府征收网购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