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最惡毒的報復(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最惡毒的報復(中) 作者:雅蒙

湯裕成拿着這封恐怖又惡毒的信,連夜又到警局報案,警員一看這封信也臉上變色,即刻呈報負責失蹤案的上司。



查案警官看了這封信後,輕輕嘆息∶“色字頭上一把刀,大部分男人都當耳邊風。”湯裕成的頭低得不能再低。

在問話中,湯裕成坦白說自己毫無頭緒,猜不出是那一個女人拐帶女兒小美。


警官平靜的問∶“被你玩弄欺騙的女人太多?”

湯裕成目光獃滯的點頭∶“恨我的女人也很多,每個都說她們一定會報復。”

警官又輕嘆∶“你詳細的告訴我,你是怎麼把小美弄丟的。”

湯裕成面無人色的說∶“今天下午,我帶着小美和她4歲的哥哥小旭一齊出外逛街玩樂。我帶他們到一個商場頂上的兒童遊樂場。兒子在玩摩天輪,女兒太小,我只讓她騎電動馬,我站在她身旁。”

他面有愧色又低下頭輕聲說∶“這時一名穿着性感的年輕女子走過來與我聊天,談了一陣她給我電話號碼,要我也寫一個給她。”

他呆了一陣喃喃說∶“等我再回頭,電動馬完全無人影,小美不見了。”

警官說∶“湯裕成,你有沒有懷疑,這個女人可能是串謀者。”

湯裕成一怔,站了起來又頹然坐下,重複警官的話∶“串謀者!”

警官又嘆息∶“湯先生,我也不能肯定,不過我們會即刻發布消息。”

又說∶“湯先生,好好看着你的太太。”

湯裕成苦笑,是的,他不知妻子尤韻芳會有什麼反應。但只要她和腹中的胎兒安全無恙,讓妻子殺死他也無所謂。

警方在第二天早上向各報記者發布湯小美失蹤的消息,並要求知情者協助,晚報一發售不久,就有一名叫珍妮的年輕女子到警局去提供線索。

提供線索

湯裕成也獲得警方通知即刻趕去,一看到珍妮,他記憶猶新,憤怒的指着她對警官說∶“就是她,就是她,她是串謀者。”

珍妮叫嚷∶“我不是串謀者,我不是。”

她說出昨天中午的事∶“有一名衣着端莊體面的少婦叫我幫忙,試探一下她的丈夫是不是很容易被女人勾引。她還願意付我200令吉。我想200令吉可以買下我剛才看中的一條裙子,也想試一下我有沒有這個魅力——”

珍妮的話還未說完,湯裕成已撲上去要打她,幸好警員眼明手快的拉住他,但珍妮已中了他一記老拳。

珍妮很生氣,但警官勸她∶“你是可以控告他,但上到法庭一登上報紙,對你的名聲不好。”珍妮想想也對,雖然氣猶未平,但也悻悻然說∶“好吧,我體諒他失去女兒的悲傷。”
女兒被人誘拐綁架,親友都同情,但湯裕成顧着和靚女搭訕而失去女兒,就令親友大不以為然,雖然這是一個圈套,但湯裕成已無暇去理別人的看法,

他只擔心仍在醫院的妻子尤韻芳會有什麼反應。

但妻子沒有大哭大鬧,只是一直沉默發獃。看到湯裕成,她只輕聲說∶“我不要再看到你。”

妻子寬恕

湯裕成走到醫院的樓梯角坐下,他拉頭猛撞膝蓋,他想哭但哭不出來。他心中哀嘆∶“家破人亡了。”他從沒想到一向自詡性格洒脫的自己,這時有生不如死的感覺。

湯裕成每天帶兒子小旭到醫院,希望這能阻止妻子起輕生念頭,但他自己不敢進去,但他很欣慰聽到妻子與胎兒無恙,只要未出世的孩子生存着,妻子就不會有事。

一個星期後,尤韻芳出院了,雖然家居有女傭清潔,一切井井有條,但一種窒息的沉鬱籠罩着這個家,連向來頑皮吵鬧的兒子小旭也沉默憂鬱,尤韻芳這時才眼淚直流,胎兒第一次踹了她一下,像提醒她仍有做母親的責任,只是孩子也同樣需要父親。

晚上,尤韻芳推開書房的門,不出所料,丈夫滿臉鬍鬚,一副邋遢落魄樣,也不知多少天沒洗過澡了,手上握着一個酒杯。

丈夫仰起臉乞憐的望着她。尤韻芳心中一酸,低聲說∶“你不要再自責了,這種事沒有人想的,我——沒有怪你,我知道你心中比誰都痛苦。”

湯裕成一臉驚訝,幾疑自己聽錯,他站起來腳步踉蹌走到妻子跟前,雙手放在妻子的肩膀,不知怎麼膝蓋發軟,他順勢滑下去,跪在妻子的跟前,把臉埋在妻子的小腹,他放聲大哭,也像一頭受重傷的野獸在哀嚎。

尤韻芳把手放在丈夫的頭頂,撫着他濃密的頭髮,眼淚直流∶“我們還有2個孩子,我們不能再傷害他們。”

湯裕成哀嚎得更凄厲,頭猛搖,尤韻芳把他的頭按住,然後自己也蹲下再跪着,抱着丈夫和他一齊痛哭。

湯裕成這一晚回返卧房,與妻子同眠,妻子讓他感覺胎兒的活動,鼓舞了他“一切重新開始,要好好活着”。他喃喃說∶“這麼小就踢得這麼有力,肯定是個小子。”

果然,湯裕成夫婦不久就多了一個兒子,後來他們再生一個,也是兒子。親友們背後說閑話∶也許是上天垂憐他們夫婦,如果再生一個女兒,天天見女生情,誰都受不了。”

但尤韻芳知道丈夫永遠忘不了女兒小美。
(三之二、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強制外勞戴手環,可遏制外勞傳播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