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孩子的妈妈(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孩子的妈妈(下) 作者:雅蒙

胡征宏的生意摇摇欲坠,因为他疏忽,上了老千的当。



胡征宏欲哭无泪,商品被吞拿不回本钱,他欠银行的贷款步步相逼。他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压力,不时长嗟短叹,更夜夜失眠,爱夫心切的薛美芳也为之心疼焦虑不已。

一日胡征宏对2个尚不懂事的儿子叹息∶“爸爸没用,对不起你们,不能给你们过好日子,日后还要令你们吃苦。”


薛美芳心有不忍安慰他∶“否极泰来,峰回路转,也许事情会有好的转机呢。”

胡征宏苦笑∶“除非我现在就天降横财,让我拥有20万令吉解银行欠债的燃眉之急。”

这一晚薛美芳本来想安慰丈夫的,她伸出手但丈夫却毫无动静。她更为丈夫难过,她知道丈夫心情坏到极点。

第2天薛美芳看报纸,读到一则新闻,她眼睛突然一亮,找到财源了。然后她苦苦沉思。毕竟找到金矿也要下一番苦功才能把黄金握在手中。

接连几天,薛美芳早出晚归,把小强与小明交给邻居照管,但她总在丈夫回来之前先回到家,即刻匆匆烧晚饭。

再接下来几天,她就带着2名儿子出门,她还带了小强到理发店,要理发师按照她的要求为小强剪一个新发型。

薛美芳只是在两三个地方闲逛。这一天,她的机会来了。一名衣着华丽约40岁的妇女,带着2名6岁的男孩向她迎面走来,薛美芳等这名妇女走过了,才转身唤住她∶“这位太太,请你留步。”

掉包

那位妇女转过身有点不耐烦问∶“什么事?你是谁?”

薛美芳也不答话,只指指身边的小强,轻声说∶“我刚巧看到你的儿子,我感到很奇怪。”

她没有说“为什么奇怪”,但她注意到这名妇女脸色大变,她已明白薛美芳所谓的奇怪,她带着2名和小强同样6岁的小男孩,而小强的脸孔就和其中一位一模一样,只有薛美芳看出,另外一位小男孩眉目酷似自己的丈夫胡征宏。

薛美芳建议∶“我看我们要仔细谈谈。”

这个女人也已猜测到是怎么回事,立即说∶“是、是,一定要谈,我要把我先生找出来,要他看看。”

这妇人是林太太,不久林先生赶来了,胡征宏也同时赶到。2个男人一看到3名男孩,立即又惊又怒∶“老天,医院把我们的儿子搞错了。”

林先生悖然大怒∶“我一直以为我这对双生子面貌不同,是因为他们是异卵双胞,没想到我其实有一对长得一模一样的同卵双胞胎儿子。”

林太太看着小强,悲从中来骂道∶“那间混蛋医院,收费不便宜,办事如此草率,我不放过他们。”

薛美芳轻声说∶“对,我们应该控告这间医院,要他们赔偿损失。”

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小强与林氏夫妇的其中一名儿子小麟长得一模一样,但在律师的建议下还是去做脱氧核糖核酸的基因分析,报告是铁证如山∶小强和小麟是同父同母的双生子,而林氏夫妇另一名儿子小麒则和胡征宏是亲父子。

胡征宏与林氏夫妇联合控告那间私人医院,并要求赔偿。医院当局要求庭外解决,他们愿意尽速赔款,只要求胡氏与林氏2家保守秘密。

索偿

胡家与林家分别获得500万令吉赔偿。薛美芳冷笑∶“这不算什么,他们收费昂贵,这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的损失。”

在谈到数额的时候,胡征宏心情已大好,在数百万的赔款对比下,他欠银行的20万令吉不过是“九牛一毛”的小数目。

第2天,胡氏与林氏都拿到这巨额支票了。他们2家已同意换回亲生子,但为了不伤害他们弱小的心灵,都认为要逐步缓缓进行,同时因为对2名孩子已有深厚的感情,愿意互认2家的小强和小麒为亲儿子。

胡征宏笑对妻子说∶“美芳,你说的对,天无绝人之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一笔赔偿。”

又笑说∶“也真巧,我们和林家住在2个不同的区,碰头的机会不大,没想到都让你和林太太带着孩子们碰上了。”

薛美芳微笑∶“这大概是天网恢恢吧。”

当然她不会告诉大夫,她是在侦查后故意前往那个商场,装做与林太太无意间相逢。

胡征宏又恨恨说∶“到底是那个王八蛋这么坏心肠,要拆散人家的骨肉。”

薛美芳笑笑∶“谁知道。”这点她倒没有说谎。

薛美芳的确不知道是谁,那天她被妇产科主任责备一轮到护育室工作时,才知道里面刚刚发生一场小混乱,护士们刚把几名婴儿抱起放在平台上要量体重时,才发现2名婴儿的脚牌掉了,护士猜是刚才一名小顽童闯进来“恶作剧”给解掉了。

小强、小麒和小麟3个男婴刚巧放在一起,3个不足月的婴孩真的是面目模糊,脚牌不见的是他们之中的2个。

这名护士刚好又常有左右一时分不清的毛病,她靠记忆把脚牌为婴儿系上,却左右颠倒了。只是薛美芳因为胡征宏的关系,她知道那一个才是胡家的儿子。

薛美芳一眼就看出胡家的儿子与林家的一名亲生子“掉包”了,但因为是许玉慧害她被上司责骂一场,所以恨意加上旧怨,她一声不出。

她那时心想∶我当不成征宏孩子的妈妈,你也一样当不成。哈哈。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
55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