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孩子的妈妈(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孩子的妈妈(上) 作者:雅蒙

这一天,薛美芳的感觉真是糟透了,她觉得比失恋那一天还要糟。



薛美芳是一名合格护士,这时她是在一家新开的私人医院服务,派在产房部工作,事实上她很糟的感觉也与“失恋”有关。

失恋是薛美芳自己的感觉,对外人她不会承认,事实也没有人知道。真实的情况是她曾向胡征宏示爱被拒,胡征宏挑选了何玉慧,在一年多前结婚。


薛美芳感觉很糟,就是因为何玉慧昨天进入这间医院待产,就在今早诞下一名麟儿,一家人喜气洋洋,胡征宏笑到见牙不见眼,对何玉慧更呵护备至。薛美芳看在眼里,心中更是又妒又羡。

自然,薛美芳不可避免的见到胡征宏,他倒还好,向她嘘寒问暖一番,对自己过去婉拒薛美芳的一片深情好像颇有歉意。

女人对爱情最敏感,何玉慧是知道丈夫与薛美芳以前一段似有似无的感情,她最不愿看到的人就是薛美芳

如今薛美芳是负责“服侍”何玉慧的护士,何玉慧可不放过这个机会,私人医院是顾客至上,薛美芳虽忍气吞声含笑“服侍”,内心却恨得牙痒痒,内心诅咒∶“你别得意,你早产,儿子还在护婴室特别照顾中,天知道他的生命力是否够强大。”

这一天下午,薛美芳更视何玉慧为天下最可恨的人。因为何玉慧竟然向医生投诉薛美芳服务不佳。这间私人医院的宗旨是不能得罪顾客,此规矩召薛美芳是训话一遍还记小过。如果记了个小过就别想今年加薪。

妒嫉

薛美芳悻悻然走出妇产科主任的房间,就到特别护婴室去工作。这间房间的婴儿多半是早产婴或先天不足的婴儿,大部分在悉心照顾下很快就能健康成长,自然也有些小部分的婴儿会不幸夭折。

薛美芳这时照顾着一对也是在昨天生下的早产双生男婴,一个5磅一个4磅,像2只小猫咪。医生有点担心4磅那个,特别吩咐要额外留意。

初生婴儿“面目模糊”几乎都差不多一样,因此小脚上要绑著名牌。如果有人恶作剧解下这些婴儿脚牌,那就一团糟不堪设想了。

很快的这些婴儿在悉心照顾下,体重猛加已健康正常,这一天,薛美芳看到胡征宏与何玉慧来到医院,兴高采烈的把儿子接回家。薛美芳躲在一旁看到,内心有一种凄酸∶如果我好运气,这个孩子就应该是征宏与我生的。

时间匆匆,5年后的一天薛美芳想∶难怪古人说“白云苍狗,世事如棋局”变幻莫测,她再也没有想到自己最终会成为胡征宏的妻子,这时2人已结婚快一年了。

薛美芳与胡征宏重逢是在2年前,这时薛美芳已换到另一家医院的儿科部门工作,一天她做午班,到医院时赫然看到胡征宏坐在病榻照顾3岁大的儿子小强。

薛美芳走过去招呼,看到胡征宏消瘦了,神色有点憔悴,但仍然是一个会令她心跳加强的男人。她自己明白一直交不到新男友,也因为始终不能忘情胡征宏。

续弦

因见不到何玉慧,她很自然问起∶“怎么不是你太太来照顾儿子。”

胡征宏一叹低声说∶“玉慧在3个月前去世了。”

即使自己讨厌何玉慧,薛美芳此时也感到惊悸震撼,她真挚的说∶“太不幸了,你们父子一定很苦。”

她望着胡征宏∶“父兼母职不容易,可以想像你的苦处。”

胡征宏颇有遇到知音的感触∶“是,小强病了,我不得不放下工作来照顾他。”

薛玉芳对他说∶“你放心,我帮你看着小强,你先忙你的去,照顾小孩我们护士最拿手。”

胡征宏看到儿子与薛美芳很快就融洽有说有笑,也放心走了。

小强病愈出院,薛美芳向胡征宏推荐一间托儿所,自己休班就先接小强回家,等胡征宏来接儿子。那时小强已经忘记妈妈了,除了爸爸就是芳姨最亲。

此时,连胡征宏也得到薛美芳的“安慰”了。那一晚他们第一次有了最亲密的关系,胡征宏当然立即表明会负责任。薛美芳依偎着胡征宏强壮的身体,听他轻微的鼾声,感觉到他的体温与体味,她流下幸福与快乐的眼泪,我终于得到征宏了。

胡征宏与小强迫切的需要一个女性来照顾他们父子的生活起居,在何玉慧亡故一周年忌才过,胡征宏就把薛美芳迎娶过门了,况且这时薛美芳已刚刚珠胎暗结。

薛美芳如愿以偿的成为胡征宏太太后,一些亲朋戚友暗中密切注意她会不会虐待前妻生的小强,尤其在她自己也生了一名儿子小明后。但令他们“失望”的是,薛美芳克尽己责作为贤妻良母,她对小强和亲生子小明一视同仁,非常爱护,小强亲热的唤她妈咪。

最满意的人是胡征宏,认为自己娶到一个好妻子,更有愧自己拒绝过薛美芳的感情,对她更是温柔体贴。

他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只是这时候,胡征宏经营的一盘小生意却面临倒闭危机。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