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逾千信徒难监督 疫情未过不冒险 盂兰胜会 不办了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逾千信徒难监督 疫情未过不冒险 盂兰胜会 不办了

(吉隆坡16日讯)距中元普渡季节仅约1个月,即使行动管制令已放宽,但举办大型活动仍面对约束和限制,雪隆大部分盂兰胜会组织已决定不冒险而停办盂兰胜会,也导致息息相关的神料业者生意受创,失去至少80%订单!



今年中元节落在农历七月初一至七月三十,即8月18日起至9月16日,随着行动管制令已逐渐放宽,宗教活动不再受限制,但需保持社交距离和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很多盂兰胜会组织和主办单位已决定停办。

也有的主办单位考虑进行小型祭拜仪式,仪式仅会进行1天或数小时,不过不会开放给信徒到场参与,也有者会在各会所进行祭拜仪式,信徒可前往祭拜,前提是必须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受访的盂兰胜会组织向《中国报》记者指出,复苏期行动管制令(PKPP)于8月31日才结束,不过政府是否会当天就宣布或展延管制令仍是未知数,加上标准作业程序每日都在变动,难以适应而开会决定停办集中人潮的盂兰胜会。

他们指出,盂兰胜会的祭拜仪式是一连数日举行,无论是祭拜仪式还是晚宴都吸引许多信徒前来,人数可超过千人,因此要100%遵守社交距离并不易,也为了保障信徒和众人的安全,所以选择停办。

“就算8月​​31日马上结束管制令,我们也没足够时间向业者订购盂兰胜会相关祭品,包括纸扎祭品、大士爷金身和法船等,加上很多单位已通知取消订单。”

他们指出,疫情都还未全退,他们也没必要冒险而连累他人,因此今年的盂兰胜会只能喊停,至于明年就需视疫情而定。

年度中元节,也有许多信徒前去祭拜,也是集中人潮的活动之一。
难以临时准备

◆沙登万福祖师坛盂兰胜会副主席兼安邦哥沙花园盂兰胜会秘书谢凤娥

我们已开会决定取消,无论是沙登万福祖师坛盂兰胜会,还是安邦哥沙花园盂兰胜会一切活动和仪式都停办。

复苏期行动管制令于8月尾结束,如果我们要举办盂兰胜会需要提早准备。

即使政府随后允许中元节普渡活动举行,但我们难以临时准备,加上前来的信徒人数相信不如以往。

我们考虑以小型祭拜仪式替代,1天或数小时的方式,仅是让理事们参拜,而非开放式的仪式。

历年的盂兰胜会也是一连3日,人潮也很多,因为担心若照办而难以控制人次。

理事会已会向炉主和善心人士发布取消举办盂兰胜会的决定。

即使现在已放宽,可是我们都不能放松而要更谨慎,疫情都还未全散。

守SOP简单祭拜

◆吉隆坡灵山金佛法院盂兰胜会永久主席王勇程

中元节是中华重要的文化仪式,虽然我们今年已取消盂兰胜会,不过理事会可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下,进行简单祭拜仪式,就好像清明节都在家中进行祭拜仪式。

疫情还处于危险阶段,所以没考虑复办盂兰胜会,也不想连累大家,明年再作打算。

就算8月尾的管制令结束,我们都来不及订购盂兰胜会相关祭品,比如大士爷金身需耗时订制,厂家肯定来不及制作,所以干脆取消举办。

举个例子,盂兰胜会所需的祭品和材料需在1年前订购,包括大士爷金身和法船等,因下订单的盂兰胜会组织非常多,所以要提前许多订购和给时间对方制作。

自4月发现疫情爆发后,我们就马上取消所有订单。

盂兰胜会相关的祭品,尤其大士爷金身都必须提早订购,以让制造者有时间准备,不过许多单位已决定取消举办今年度的普渡活动。
担心信徒安危

◆安邦阳光花园工商/小贩/居民庆赞中元理事会主席陈星华

原本是计划以小型的祭拜仪式进行,不过因考虑到不圆满就决定全面停办。

我们也担心信徒的安危,所以我们理事会和佛堂的人商讨好决定今年停办。

今年的盂兰胜会是暂停在9月3日举行,虽然目前的一切标准作业程序是直到8月31日,可是结束管制令后如何进行也尚未知道,我们担心会展延而来不及准备,没必要去冒险。

我们希望大家可安全度过此疫情,停办一年普渡活动也是合理的,毕竟大家最重要是求平安。

免得劳民伤财

◆新世兴公会友力华青乐善社主席涂兴忠

盂兰胜会一般的平安晚宴都是千人宴,祭拜仪式也很多信徒前来,所以考虑到各造安全,加上经济不好,我们决定取消,一切待明年再打算。

我们没必要去冒险和伤害大家,一旦有事爆发,我们也良心不安而必须负上责任。

超度亡魂是宗教仪式,虽然是一年相聚一起,不过在新常态下,有很多约束和标准作业程序必须遵守。

原本有考虑进行小型仪式,不过简单仪式、封路搭棚等都需耗费上万令吉,显得有点劳民伤财,只能干脆取消举办。

神料业者也陆续接获许多订单的取消,所有订造法船和大士爷金身的极品也一律喊卡。
神料店业者 寄望九皇爷诞 清囤货

神料店业者原本有望在中元节,能售出清明节部分囤货,岂料算盘打不响,唯有寄望九皇爷庆典!

马来西亚神料商公会总务戴添成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指出,清明节期间遇着首轮行动管制令,完全无法做生意,而他本身清明节的祭拜品仅消化20%,尚有80 %库存在仓库中。

他说,原本以为所囤积的祭拜品,可在中元节售出小部分,岂料复苏期行动管制令直至8月31日才结束,故此今年清明节的祭拜品,要囤放到年尾或明年。

“其实清明节祭拜品不适于囤放过久,可是也没理由白白烧掉或丢掉。”

他指出,清明节只有一小部分的祭拜品可供中元节使用,因为清明节是祭拜祖先,而中元节是祭拜“好兄弟”,大部分的祭拜品是无法统一使用。

“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九皇爷神诞也会受影响,中元节后就是九皇爷神诞,如果管制令再展延,我们唯一可依赖的九皇爷神诞的期望就会泡汤,否则今年会非常凄惨。”

他说,基于疫情不明朗,很多神料业者亲身体会到损失后果,因此都不敢贸然大量订购中元节祭拜品。

他说,因听闻一些单位会以小型的模式进行祭拜仪式,所以他会准备祭拜品供主办单位购买。

戴添成:接来电通知 取消订单 冲击大

戴添成陆续接获许多普渡单位的来电,通知一切宴会和仪式都会停办,订单也一律取消。

他指出,对神料商业者,每年有3个“旺季”,即是农历新年、清明节和中元节,可是中元节距离目前虽然尚有一段时间,却已陆续接到订单取消的通知,带来非常大冲击。

他本身今年原有的中元节订单,截至目前已取消了接近80%,不过也估计订单会全面被取消,因盂兰胜会需要遵守很多标准作业程序,若在减少平安宴席位的情况下,平安宴的竞标福品环节也难以进行,因此是难以承担到举办系列仪式的经费。

“中元节通常的祭拜品是以手纸扎为主,尤其是法船和大士爷金身等,普渡单位和我们订购后,我们是直接向制造者沟通。”

他指出,因复苏期行动管制令是在8月尾才结束,适逢是举办盂兰胜会的日期,普渡单位根本来不及准备而索性停办。

“我们的销售情况真的很糟糕,在新常态的生活模式,神庙的膜拜也是受到影响,我们的销售对象也有包括神庙组织,可是因许多约束和限制,自然会影响到神料业者的业绩。”

盂兰胜会的平安宴都是千人宴为主,不过在新常态和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下,大型活动并不鼓励进行。
叶国荣:部分单位简单祭拜

梳邦再也市议员叶国荣指出,据其了解,有盂兰胜会和普渡单位选择在会所进行简单的祭拜仪式。

他说,早前确有许多单位取消活动,因疫情严重,不过目前每日情况都在改变,因此他会咨询当地普渡主办单位是否有意愿举行盂兰胜会。

他说,历年而言,盂兰胜会和普渡主办单位,需在举办活动前呈上申请信给梳邦再也市议会,以探讨地点的适合性,如果已是多年有主办盂兰胜会的单位资料会有存档。

“我有问过一些主办单位,他们都选择以小型的方式进行,毕竟经济不理想,要筹钱举办盂兰胜会也不容易,也有很多尚未表态。”

他也提醒所有单位若是在会所内进行小型祭拜仪式,也必须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黄思汉:放宽不松懈 不建议 办大型活动

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受访时指出,盂兰胜会是否可在今年如期举办平安宴和祭拜仪式,必须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就宗教场所的指南。

他指出,据其了解,许多盂兰胜会和普渡的主办单位,已取消今年仪式、活动及晚宴。

他指出,无论如何,今年大型活动都不建议举办,即使目前行动管制令已放宽,可是各界都不能因此而松懈,也不希望盂兰胜会成为另一个疫情的源头。

“管制令放松是为复苏国内经济,让大家的生活可重回轨道,绝对不能忽视防疫的工作。”

神料店业者原本有望在中元节,能售出清明节部分囤货,岂料算盘打不响,唯有寄望九皇爷庆典。
竞标福品也是平安宴的“重头戏”,不过在削减席位的情况下,前来响应的信徒也会减少,更会影响到福品的投标价格。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马哈迪还适合再次出任首相?